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作者:小胖柑
文案:
年代文里有个极品女配,肖想知青男主。
谁知道智商不够,爬错床,到了那个成分很差的病弱炮灰床上。
她还作死不安分,在外勾勾搭搭。
男人一气之下,死了!女配也一生落魄凄凉。
纪翎很无语,为什么她的角色是这个被戴绿帽的病弱炮灰男?
看着已经在自己床上的妖艳贱货女配,她拉紧自己的衣服,这个剧情没法走。
没想到女配开口说:“兄弟,我也是男的,咱俩商量一下……”
男扮女装遇到女扮男装,这可怎么收场?听他自我介绍,这位还是书里大boss。
纪翎迫不得已跟他达成协议,她为夫,他为妻,直到他回城为止。
大boss劈柴挑水什么都干,还会给她吹彩虹屁,跟书里怎么不一样?
*
小剧场:
高考恢复,知青们忙着复习参加考试,看见女主在跟他炫耀男主多么有文化。
纪翎过去看了一眼黑板上,号称只有男主才能解得出来的题。
拿起粉笔,刷刷刷地给解了。
众人:“……”
她颇为嘚瑟地要离开,那货蹬蹬蹬地冲过来,抱起她转圈圈:“老公,好厉害!”
众人:“……”
内容标签:重生 爽文
主角:纪翎、李致远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被大反派亲亲抱抱举高高
立意:脱贫致富
=============
第1章
外边呼号的狂风和下不停的雨,还有时不时的惊雷,纪翎哪怕整个人迷迷糊糊,无法睁开眼睛,也做不到坐视不理。
她家的屋子已经年久失修,本就是茅草屋,上头的茅草又如同年岁渐长的男人头顶,日渐稀疏。自己这个身体又跟林妹妹似的,风吹了就倒,想要爬上去修,却担心有本事上去,没本事下来。要是不当心脚一崴,基本上小命不保。
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要是放任不管,明天睁眼,泥地就会变成泥水塘,走路打滑,又是一个要了她的命的风险。
她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勉强睁开了眼,伸手摸索床边的火柴盒,想要点燃煤油灯。
一道闪电劈下来,耀眼的光芒照亮了室内,一瞬间入眼的是一张人脸,纪翎的尖利的叫声刚刚出口,就被这人一把捂住,她家活人就她一个!这个时候出现的人?她唯一的想法是今天在劫难逃。先奸后杀还是先杀后奸只是个顺序问题。
她的人生何等艰难?上辈子爸妈是重男轻女,好不容易大学毕业,脱离父母在一线城市扎根,有房有车,就算是一辈子不结婚也能独美了。
一切看上去那么美好,除了工作太累常常加班,方案做得烦躁,夜宵还那么难吃,她给了这家饭店一个差评,说他们做菜不用心,如果用心做学一年也能成大师,如果不用心哪怕几十年的老店,只会越做越烂。打完差评,只觉得心脏难受,眼前模糊,倒在办公桌前,合上眼睛的时候,她唯一欣慰的就是,她办理过遗体捐献手续,也办过遗产捐献,但愿那点东西还能帮有困难的人一把吧?
醒来已经穿了,穿成七十年代,一个假扮成小子,因为营养不良十八岁了还没发育的女孩儿。纪翎不禁想问,好人还能有好报吗?
“不要出声!”声音低沉好听,跟刚才闪电光芒里那张……,那张脸是啥样儿的?太慌张了她没记清楚。她点了点头,那人放开了她的嘴,说:“点灯!”
纪翎抖抖索索地划了好几下,才把火柴给燃着了,伸进了煤油灯了。如豆的灯火透过玻璃罩,渐渐地长大,变成一颗花生,照亮了穷徒四壁的屋子。
纪翎颤抖着小心肝转过头,看见一张英气勃勃又唇红齿白的脸,那一双丹凤眼如同有种让人陷进去的魔力。
这人齐耳短发已经全然湿透,贴在脸上,往下看一件布衫被水浸泡成了深蓝色。纪翎的脑子有个疑问:“您老贵性?”
那人伸手扣住了她的手腕,大雨天,自家破败的小茅屋里进入了这么一个人,虽然无法确定性别,这人大概率是男人,毕竟力气这么大。
她要甩开那人,刚好那人也放开了她,她自己用力过猛,本来坐在床沿,一个不小心摔下了地。泥地上因为漏雨,又湿又滑,她又被滑出了一大段,靠在墙边。纪翎看着床上的人。近看英气勃勃,远看却是眉目如画。近看是个公的,远看又觉得是个母的。
一串的水珠打在了她的头上,冰冷的,带着陈年稻草的特殊气味的雨水,给了她提醒,她穿书了!
这是一本年代文,书里男女主都是知青,他们在下乡之后相遇,男主帮着女主干活,辅导女主功课,两人通过努力一起考上了大学,走向人生辉煌。
小说吗?总要有几个或者恶毒或者极品的配角来推进剧情。男女主在乡下这一段,作妖的剧情就由眼前这位来担当,她是书里当仁不让的恶毒女配。所以,这是个母的?
纪翎一直想要问,在这段情节中,恶毒女配怎么就能爬上她的床,这个不科学。她的房子挺偏僻的啊?哦!作话里说了,无脑爽文拒绝逻辑。
当前的情节,这个恶毒女配原本想要爬男主的床,爬到了她的床上。按照书里的情节这个恶毒女配,爬错床之后黑灯瞎火,跟自己成就了好事。
书里的描述是成就好事之后再点灯,点灯之后,发现床上的不是男主,而是村里一个成分很差的下放改造黑五类的狗崽子,女配大惊失色,衣衫不整地跑了出去,被人知道了她和那个狗崽子有不可描述的关系。
这个年代,都发生关系了,那只有结婚一条路了。恶毒女配只能嫁给自己这个病弱炮灰,炮灰的身体风吹就倒,干不了活,只能恶毒女配干,女配又懒又馋,又只能靠出卖色相,勾引村里的光棍帮她干活。
自己作为女配那个绿云罩顶的男人,本来身体就差,没多久就被气死了。从此这个寡妇女配,对男人来者不拒,跟谁都能上床。
在男女主回城前的一个月,女配因为偷人被人家老婆上门来,连踹带踢,打得小寡妇满脸桃花开,女配受不了跳进河里死了!
这就是自己和眼前这个人的结局,大约在前四十章,一前一后领了盒饭。那么最大的问题来了,自己是个女人,在这个天打雷劈下大雨的晚上,上床这个剧情应该怎么走?纪翎把手放在自己的衣襟上,想起在这件补了又补的衣衫之下,她还是有两个待发育的小笼包。她有小笼包,也就代表着她不具备走剧情的功能。
纪翎看着床上这个恶毒女配,明明长着一张很周正的脸,明明没有那种风骚的气质,怎么就能做那种女配呢?
床上的人咳嗽了一下:“兄弟!”这个声音有些低沉,还带有点磁性。
纪翎抬头看着他,她屁股着地,伤应该是没伤,但是屁股好疼,真的好疼,她都想掉眼泪了!
“我也是男的!”
这话出口,一下子如同被葵花点穴手给戳了的纪翎,看他解开布衫的扣子,从锁骨开始再往下,宽肩窄腰,还有腹肌。这么一张脸,配上这么一副身材,没穿之前网上的小鲜肉都没这么有料。
他说:“跟你商量一下,你能不能收留我?咱们俩假扮夫妻。”
纪翎脑子里第一反应,呸!他想占自己便宜,想要出口:“谁想跟你假扮夫妻?”一想,目前的情况只能是,他对外是女的,自己是男的,所以是另外一种方案?
“我知道你的情况,身体不好,什么活儿都干不动,工分没办法挣。这样我们扮成夫妻之后,以后家里活儿和外面的活儿都我干,你只要待在家里养病。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我是男人,你是女人。你干活?让我吃软饭?”纪翎确认了一下。
只见他低着头说:“可以这么说吧?你看我最大的秘密都给了你,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
纪翎脑子一抽问:“要是我不答应呢?”
他那脸上挂上了一丝意味不明笑容:“你今晚行房之后,体力不支,一命呜呼!”
不愧是恶毒女配,就这么谋?财她没有,那就是纯害命了?
迫于双方力量悬殊,纪翎一口应下:“好,就这么办?软饭什么的,我最喜欢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