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纪翎的身体就像是已经用了n年手机,充满电维持不了多久时间。经历了刚才的事情,她已经撑不下去了,倒在了床上。歇了吧!
“躺进去点!”纪翎听见那个声音,侧过头看他站在床边,不是?难道他要和自己同床共枕?一想,不同床共枕还能怎么样,家里的竹椅都裂了,难道叫人在那里站一夜?
纪翎听他这么说,滚进了床里,李致远就这么一条短裤躺在了床上,两人背对背。
上辈子母胎solo的纪翎,此刻身边正躺着让上辈子的她足以舔屏的小鲜肉。她让自己不要乱想,此肉有毒,肖想不得。
边上侧着睡觉的李致远,睁着眼睛,听着屋顶的雨水滴落下来打在木盆和木桶里的声音。他重生回来已经大半个月,成功阻止了妹妹下乡。自己替代她来到了这个山村。这一年多,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到死都不信开朗可爱的妹妹会变成别人嘴里放荡的寡妇。他抽丝剥茧,眼看就要接近真相,可惜最后失败了,一脚摔下山崖死了。
掉在山崖下灵魂出窍的李致远脑子里有个东西问他:“想回到过去,阻止你妹妹下乡,探查事情真相吗?”
他当然想,妹妹死得不明不白:“有什么条件?”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更何况回到过去能复活的不仅是自己,还有婷婷。
“照顾一个叫纪翎的孩子。”
李致远脑子里出现一个界面,上面有个q版小人,短发,圆脑袋,半阖着眼,耷拉着嘴,躺在床上,盖着一条蓝色波点被子。看上去有气无力。李致远伸手点上这个q版小人,发现跳出一些参数。
【年龄:18】【生命:20%】【体力:20%】【饥饿:10%】【心情:30%】
脑子里的东西在那里介绍:“她目前处于饥寒交迫的境地,你要恢复她的健康,照顾她的心情,培养她的兴趣……”
“我从来没养过宠物!”
“所以你拒绝回去,拒绝你和你妹妹的重生?”
“这个纪翎不是我妹妹嫁的那个男人吗?”李致远答非所问。
“他是我探寻真相的重点!”李致远回答,“任务的期限是多久?什么样的条件可以终止任务。”
“两年,各项指标超过80%,你们之间的关系就解除绑定了!如果不达标,你需无限期延长,直到指标超过80%。如果两年内她死了,你的生命也终止。”
就这样他和这个东西缔结了血契。
“当前她的初始值会维持到你和她的第一次见面,之后她的状态就是你养护的效果了。”
从那天开始,他的脑子的一个角落挂着这么一个小人,随时可以看这个小人的当前状态,一直没有变过。
现在他把小人点开,其他数值没有变,心情变成了【25%】,晚上遇见了这种事情,心情变坏也是情理之中。
李致远还在思考,这身上就压上了一条腿,一条手臂又过来,背后被人抱住。
李致远抓着自己身上的手臂想要扯开,发现这孩子的手臂真是细得皮包骨。把她推了推,她翻了个身侧了过去,不一会儿又侧过来。他身上又没穿衣服,她的手就放在他的臂膀上,手心的热量传来,让李致远有些出汗。天气太热,两个人挤一张床不合适。
天蒙蒙亮,一夜未睡李致远从床上起来穿上了湿透的衣服,纪翎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睁开眼坐起来问:“等下我就说你自己摸上我床的,我睡你实属无奈。”
李致远手一抖,扣错了扣子,回头看她:“没错!”
正要解开扣子,重新扣上,被纪翎阻止:“扣错扣子,更能体现你内心的惊慌!就这样挺好!”
李致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浑身湿透地从的她家里离开。纪翎继续在床上躺尸,等着下一步的到来!
天大亮了,一阵繁杂的脚步声过来,推开了她家那本不牢靠的木门,纪翎靠在床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眼前是穿着褂子的队长,根据原主的记忆,这个队长还是挺不错的,不像上一个队长。
原主命苦,她爸是知识分子,在五十年代后期的反右运动中,被打成了右/派,她爸逃往港城。留下了身怀六甲老婆和人到中年的父母,家里有个人出逃,这种人家妥妥的被归为五类分子。她妈生她的时候死了,她爷爷奶奶被拉到农村来劳动改造。
刚开始几年还好,到她七八岁的时候运动开始,上一个生产队队长就是她记忆里的噩梦,那人三五不时把原主的爷爷和奶奶拉出去批个斗,在老人身上挂着板子写“牛鬼蛇神xxx”,“吸血马王xxx”,“马王”是错别字,实际是“蚂蟥”。
那个队长后来升上去,进入什么革委会。换了这个队长就好多了。身体已经被折磨坏了的老人也没能坚持多久,相继去世。
原主看着照顾自己的亲人相继去世,自己也万念俱灰,本身身体不好,不用干啥!一口气背过去,就没了命,她穿了过来,除了原主的记忆,大约就是一个女扮男装的狗崽子身份了!关于为什么会女扮男装,纪翎到现在也没闹明白,反正她户口本上就是男的。
纪翎穿过来的时候,就是老队长帮着把原主的奶奶给埋了的那晚。所以纪翎对老队长还是很有好感的。
不过这个队长年纪大了,思想比较老旧。老队长身边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是已经下放了几年的老知青。
队长老脸紧绷,好似一头喷火的龙,低头问纪翎:“你个狗崽子居然敢侮辱女知青?”
“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纪翎虚弱地张口,“我这个身体怎么跑出去?您怎么不说女知青侮辱了我?”
看着纪翎瘦弱青白的脸,老队长一下子闷在那里,让这么个只剩下一口气的小狗崽子去欺负人家一个人高马大?不,身材高挑的女知青,有点难度。
转头对其中的一个知青说:“孟同志,你看?这个小狗崽子,身体一直虚弱,连提一桶水都提不起,别说是去欺负人家女知青了!”
“这么说,是我们小李同志欺负他了?”
那个知青刚刚这么出口,纪翎侧过去捧着脸哭:“嗯,她昨天趁我睡着,摸上我的床,等我发现,她……她……把我给压住了,差点把我的腰都给坐断了!”
“我对不起死去的爷爷奶奶,对不起大队对我的照顾,我不该……” 纪翎开始浮夸地捶着床叫,“可我还是个宝宝啊!我真的不想做这样的事,太不要脸了……”
“住嘴,这些话是能胡乱说出口的吗?”老队长一声大吼。
纪翎一脸委屈,不再说话。
李致远进来的时候,听见的就是这样的话,他不知道这个漂亮的小子说话会这么口没遮拦。小小年纪,懂什么叫坐断腰吗?
别人见他进来,之前还觉得是他吃亏,现在听纪翎这么说,又觉得这个女知青太不要脸了。连这么个孩子都要那啥!
纪翎听队长翘着胡子说:“你也别哭了,这事儿横竖都是男人占便宜。再说了李同志长得也好看!”
“他长得好看,我就不算吃亏了?”
“村里多少光棍想要个女人都想不上,你一个资本家的狗崽子,长得跟二椅子似的,有个女人愿意跟你,你还不烧高香?”队长转头对着身边的姓孟的知青说,“孟同志,这也是你们的李同志自己看中了他。既然已经跟了他,那就是他的人了。给他们开了证明,让他们登记结婚去?”
“什么叫二椅子啊?谁是二椅子啊?你问问她,昨晚……”纪翎不服气,想要站起来,却又跌坐在床上,上气不接下气。
“行了!你这个身体,要是运气好,给老纪家能留个后,也不枉你爷和你奶养你一场。”老队长这么一吼,纪翎立马闭嘴。又鄙夷地看了一眼李致远,扫了一下他的肚子,“你这种有作风问题的女人,原来是要被拉到大庭广众批判。今天我和孟知青在这里,做个主,你们俩就去扯证结婚吧!”
就这么三下五除二,纪翎和李致远,哦不!跟李婷婷的婚事给敲定了下来。
第3章
两人拿了介绍信坐了大队里的拖拉机去乡里办手续。
拖拉机后拖斗里还坐着两个隔壁生产队的人,要去镇上买化肥,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捅着一个长着鞋拔子脸,满口大黄牙的三十来岁男人:“阿四,看看人一个没用的狗崽子都娶上媳妇儿了,你呢?没用的东西,到现在连女人的滋味都不知道吧?”
纪翎听见这样的话,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挑唆这个恶心的鞋拔子脸,来想头别人的媳妇吗?幸亏李致远是男人,要真是女人,自己是个病弱的男人,如果这个光棍好色一点,被挑唆了,这个阿四要是真的有了想法,如果那个女孩子是李婷婷而不是李致远,还能逃脱吗?
侧过头看向李致远鸦羽似的睫毛,挺直的鼻管,饱满红润的唇?想起书里说过李婷婷和阿四在玉米地里怎么这么样?如果是双胞胎的话,那个李婷婷和他长得差不多,肯定还会多一些柔美,那是怎么样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跟眼前这个恶心的阿四?纪翎是无论如何都不信。
那本书在纪翎的眼光里写得真烂,说是恶毒女配,从被引导爬上自己的床,到后面,只体现了女配的惨,根本没有体现出女配的恶毒。在作者心里大概肖想男主就是恶毒该死吧?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现在扮演的是男人,那就该护住自己的媳妇儿。她回瞪那个阿四,哪怕自己个子小,也要有做男人的担当!
那个阿四,想要站起来。拖拉机却已经停了下来,两人下了拖拉机,拖拉机上的那个大黄牙,往下看来。纪翎对着那个阿四“呸!”了一声。
乡政府办公室大门顶上是一颗闪闪的红星,里面的墙上刷着伟人语录,纪翎看着手里的介绍信,看向李致远,李致远接过伸手撕了介绍信,李致远跟她说:“走吧!带你去吃口东西!”
乡政府边上只有一家集体经营的供销社,就三个字“老,破,旧”,前边是玻璃柜,后面是木架子搭建的橱子,纪翎跟在身后,看他拿出粮票和钱,递给售货员:“同志,来两个鸡蛋糕!”
那个售货员看了两个诡异的人,一个瘦弱的小男孩,一个人高马大的漂亮女人。她拿出纸袋,展开之后用夹子夹了两个褐色的蛋糕进去。递给李致远,李致远接过鸡蛋糕,转手给了纪翎。
纪翎拿出一个鸡蛋糕,剩下的给李致远。鸡蛋糕塞进嘴里,一口咬下去,粗糙的口感,还有碱水的味道,甜得过分,要是上辈子她一口就吐了,现在?她的胃里早上的一碗南瓜汤,早就不见了踪迹,这个时候有油有糖的东西进嘴里,足以让口腔里分泌充沛的口水。
她把一个给吃完了,李致远把手里的另外一个给她,她摇头说:“我吃一个够了!”
她把鸡蛋糕塞进了他的手里,李致远没有吃,他塞进了自己包里。纪翎想,或许是男人不喜欢吃这种甜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