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3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纪翎摇头,又问她:“边上人家能借吗?”
“我去借借看!”纪翎往前走。
李致远看纪翎单薄瘦弱的身躯,跟在后边,纪翎刚刚到一家人家门口:“婶子,有扶梯吗?借一下!”
“没有!不要来我家!晦气!”里面一个圆滚滚地女人走出来驱赶两人。
纪翎笑了笑,原主记忆里就是这样的,生产队里大部分人对他们都不友好。偶尔如老队长这种也只敢在背后,悄悄帮个忙,生怕跟自家沾上一点点边。
“算了,别借了,我回去想想办法。”李致远看她在村里就是这个德行,也就不去为难她了。
两人回家,李致远仰头看她家门口的老榆树,他也不说话,从柴垛上抽出了几捆稻草,纪翎看着他熟练地把稻草编成了像是一块帘子一样的东西,一个下午编了五六张稻草帘子,他攀上那棵榆树,扒住枝丫说:“递给我!”
纪翎踮起脚尖,把稻草帘子递给他,他爬上屋顶,开始修葺茅草屋顶,等五张帘子全部盖完,从上头跳下来,拍了拍手,看起来他很满意自己的手艺。
纪翎在那里拍手:“媳妇儿,真能干!”
哎呦!又收来一个白眼!
第4章
李致远抱了两捆柴草进屋子里,在外屋的一个角落,铺上了稻草。他是要给打个地铺。
“有旧的棉花胎吗?”
“没有新棉花胎,所有的棉花胎都板结得跟发僵了的面一样。”纪翎呵呵笑着说,去抱了一条棉花胎来。
李致远一脸嫌弃地看着棉花胎。
纪翎内心也无奈,想她一个长在新时代的人,哪里吃过这种苦?这些天为了活下来,不也适应了吗?
李致远摊着棉花胎,纪翎蹲在那里,虽然吃了一个鸡蛋糕可那种蓬松的东西,对她这个空空的胃不顶用。肚子咕噜咕噜叫,饿得她心头发慌。她穿过来缸早就没米了,油盐也见底了,就是墙角跟还有几个南瓜,她靠着每天煮半个南瓜,熬了这些天。
李致远想起那晚她伸在自己身上那皮包骨的胳膊,叹息了一声,把刚才她塞给他的鸡蛋糕重新拿了出来:“吃了吧?”
她吃独食好吗?李致远伸着手,纪翎是被肚子里的饥饿给搞地不要了原则,伸手接过鸡蛋糕:“谢谢!”
李致远把他行李中的一条床单给拿了出来,想要铺在地上,转头一看,这个瘦弱的孩子,床上都是些什么东西?
递给她说:“这条床单,你铺吧!把你床上的那条换给我!”
纪翎挠着头连连说:“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呢?”
“叫你换就换,别多废话!”
好吧!人家太强势,纪翎不敢反抗。把鸡蛋糕放在碗里,到床上把自己的床单揭下来,她那个力气不过轻轻一扯,撕拉一声,原本不完整的床单,成了两片布片儿,还是透着光的那种,实在年代太久远了。
纪翎不好意思再拿别人的床单,伸手说:“还你!我睡惯了!”她撒谎了,睡惯个屁,上辈子,她也是睡鹅绒被的女人。
李致远摇了摇头,过来把旧床单给扯了下来,一看下面的一条棉花胎,跟他铺在地上的是同款。把自己的棉花胎给拿了出来,他原本还想着这个天气,就不用好的棉花胎了,没想到还是得用,她过来给她铺上,再铺了床单。
“那你怎么办?”纪翎问他。
李致远从行李里抽出一条草席,铺在上面:“我睡这个!”虽然现在已经进了六月份,可现在雨水多,晚上温度还挺低的,他睡地上容易受潮。纪翎不好意思把人家的好东西全占了:“这些都是你的,还是你用吧?”
“不用!快去吃东西吧!”
纪翎默默地拿起鸡蛋糕,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心头感慨万千,谁告诉她,大boss长这样,大boss心这么好?这不是开玩笑吗?
“家里是不是什么都没有了?”
“还有四个南瓜。”纪翎回答。
李致远看着墙角的南瓜,纪翎在那里说:“我干不动活,我奶奶去年也病了。虽然队里会分口粮,可我们这种成分,常常被克扣。这几个南瓜还是老队长看着我们祖孙可怜给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原主一看奶奶走了,她自己也跟着去了吧?实在是没法子活下去啊!
李致远出去挑了两桶水,进来洗了一个南瓜,切了半个,去了瓤和籽,切成了块,拿出小半碗富强粉,他说:“要是身体吃不消,去床上躺一会儿,等下好了我叫你!”
纪翎也实在撑不住了,她就这么去躺在了她穿过来之后,头一回感到软和的床上。一天下来,沾了床疲累袭来,闭上了眼睛。等她睁开眼,屋子里已经点上了煤油灯。
她走出去,见李致远躺在地上,见她出来,指了指灶台。纪翎过去解开锅子,锅里炖着一碗南瓜疙瘩汤,因为下面留了热水,南瓜疙瘩汤还有点温热。她捧起碗,这个时候的南瓜可没三四十年之后的什么板栗南瓜的香甜粉糯,完全就是一股南瓜味,还没甜味儿,不过她要求不高,现在能填肚子就好,尤其是里面还加了面粉,能填一下肚子。
李致远发现脑子里的小人虽然还是躺着,可生命值和体力值各多了一个点,饥饿已经到了60%,显示是绿色。心情到了55%。看起来这个少年还挺好养的。
第二天一大早,纪翎从睡梦里起来,听见外头有声音。揉着眼睛看见李致远挑了一对水桶正从外面进来,把水倒入水缸里。
李致远指了指灶台上的籼米粥说:“这是你的早饭,我出工去了!”
纪翎立刻笑得跟花儿一样:“谢谢……媳妇儿!”
李致远脸一寒往外走去,纪翎站在门口看他皮肤瓷白,有光泽。看看天上的太阳,这么好看的人,不管是男是女,晒黑了可不好。
他越是不让自己叫“媳妇儿”自己偏要叫,纪翎拿着草帽追出去:“媳妇儿!你戴个草帽,当心晒黑了!”
路上出工的人三三两两扛着锄头往外走,看见纪翎拿着一个破边的草帽塞给的李致远,李致远面无表情地接过草帽,戴在了头上。
有人就说了:“这个小狗崽子倒是知道疼女人。”
“我婆娘要是这么漂亮,我也疼啊!”
“只不过,那个女人是爬错了床,你看给那小狗崽子脸色吗?”
纪翎走过去,梗着脖子说:“说什么呢?他是我媳妇儿!你们说她什么坏话呢?”
“小狗崽子,刚刚能走两步路,就跳蹦起来了?有种下地去?”村上的一个男人走过来,扯着纪翎的肩膀,就要拖着他进队伍。
李致远走过来:“放开他!”
那个男人放开了纪翎,纪翎对着李致远笑,却发现李致远看向了东侧,那一排房子原本是村里的仓库,知青下乡后,辟出两间给知青落脚,之前李致远就住那里。
从里面出来两男两女,两个男的一个矮墩墩戴着酒瓶底的眼镜,当然不会是男主,只有那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男子,才会是书里的男主苏弘伟。
却听村里的人说:“小狗崽子,别瞎开心了,你女人谁不知道她心里有人了?”
李致远果然看向那里,到现在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纪翎不服气:“要你管!你看看,我媳妇儿比那个苏知青还高些吧?那个苏知青怎么能配她?”
“什么意思啊?苏弘伟没你媳妇高,不配?你就跟个蛐蛐似的个头,就配了?”
“我还小,我还能长高!我总有一天可以把媳妇搂怀里!”纪翎死鸭子嘴硬,挺起腰杆子说话。
一下子那群人都笑弯了腰,恨不能笑破肚皮:“哎呦!哎呦!人小志气不小,哈哈哈哈哈……”
李致远收回了目光,浑然不在意那些人的说辞,转头看纪翎:“回去吧!好好歇着!”
“你等下回来吃饭不?”纪翎问他。
李致远看着她,是不是她不会做饭?回了一句:“回来!”
纪翎站在那里看着李致远走远,边上的人拍她的肩膀:“你媳妇儿一早上对你笑过吗?”
纪翎瞪眼看那人,这话老扎心了!她也是要面子的好吧!
她转过头回到屋子里,拿起灶台上的籼米粥,呼噜噜地喝了起来。刚刚一碗粥下肚,头上有点热。打了水放在灶台的盆子里,把碗给洗了,顺带把灶台擦一边。不管家里多破,都要整洁。
擦着灶台的时候,脑子里出现一块面板,等她抬头,屏幕已经在她眼前,上面写着福运超市app。整个结构跟上辈子的超市到家服务差不多。
?纪翎一个问号,这是个什么鬼?她不仅穿书了,还有了金手指?
她伸手点一下屏幕,里面东西琳琅满目,就跟一个大超市似的。里面还有符合这个时代的风格,比如搪瓷杯,搪瓷面盆,的确良面料,尼龙秋裤。除此之外,肉蛋家禽,米面粮油,很是充足,价格也是这个时代的价格,标着几毛几分。既然写了价格,有个疑问,她该怎么买?
这个时候面板上跳出【下一步】,纪翎跟着下一步操作,点入【我的】,里面显示余额【5.00】,她仔细看了一眼真的是五块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