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4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那你为什么不回来呢?”
“下了一夜的雨,我都没回来,你为什么不出来找?”李致远反问他。
苏弘伟的语气带着自责,带着心痛:“婷婷,你在怪我?你应该怪我的,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害你成现在这个样子!我会等你,一直等!我会等你的。”情真意切,就是没有说出来为什么不来找人。如果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可能真就被他给骗了。
“怎么离开,我和他都领证了。”李致远仰头,“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别这么想,他身体不好……”苏弘伟突然停住,深呼吸一口,“总之,我等你!”
他身体不好,如果自己是妹妹,如果妹妹真的是喜欢他,没有判断能力,那么妹妹会做什么?他在引导妹妹害死那个男孩子?按照上辈子自己知道的那些事情,妹妹在那个男孩子的死上面,是不是做了什么?这些不得而知。但是这个人的目的却是非常明确了。他想要家里那个小男孩的命。
苏弘伟伸手握住了李致远的手,让李致远很恶心,他用力一甩,苏弘伟站立不稳,扑通一声,掉进了河里。苏弘伟不会游泳,在河面上载沉载浮,李致远掐尖了嗓子喊:“救命啊!”
听见喊救命,还没有离开回家吃饭的,纷纷跑过来,水性好的汉子,跳进河里把苏弘伟给拉了起来。
李致远想起家里那个小朋友的饥饿值,再不回去做饭,小家伙估计就要饿死了。
李致远大步往上,快步往前跑。
有人在背后说:“把人推进河里,就跑了吗?”
听见这话,他头也没回,走到家门口的小路上,远远看见小家伙蹲在门口。
一下子看见他回来,立刻站起来,晃了晃身体,李致远快步过去,扶住纪翎问:“怎么了?”
“一直坐在门槛上,猛然站在来,眼前发黑!”纪翎再睁开眼,就好了,“你怎么才回来啊!我去烧水下面条!”
纪翎走进屋子拨拉开还没有燃完的灰,塞进一把柴火,重新燃烧起了火焰,加了一根木柴进去,她在那里叨叨:“我等了很久呢!等一下水马上就开了!”
李致远看着走到灶台前的纪翎,那个小细胳膊,略有些吃力地揭开了锅盖,问他:“你吃拌面还是汤面,我建议你吃拌面哦!”
李致远还没闹清楚状况,他顺着说:“那就拌面!”
李致远看着她过来拿起小板桌上的竹匾,里面有切好的面条,把面条抖落开,下进锅子里,锅里翻滚沸腾之后,她添了一勺子水进去,再翻腾,这才见她用筷子捞起面条,卷成一团放进碗里,最后用勺子把边上碗里的葱油酱浇在面团上。
“快来拿!”纪翎把剩下的一小团面放进了碗里。
李致远过来端面条,接过她手里的筷子,一起过来坐在小板桌前,板桌上还有一个碟子,里面两个荷包蛋。
纪翎伸出筷子夹了一个给他:“刚才去摘葱,发现河边有鸭子下了蛋,就偷偷捡回来了!”
鸭子有时候未必会把蛋下在窝里,在河边偶尔会捡到,也是正常。李致远想要说她,却无从说起,毕竟这种东西,也没有办法判别是谁家的鸭子不是?这个时候脑子里的小人儿跑了出来,头上冒出来一串字:“如果表扬我,我会心情变好哦!”
李致远夹起荷包蛋,还给了她:“你多吃点。”
“有两个呢!一人一个吃起来才开心啊!”纪翎把荷包蛋还给他。
李致远这才夹起荷包蛋塞在嘴里,咬下口,荷包蛋边皮略带焦香,里面却是软嫩,咬开蛋黄橙红,里面的黄半凝固要流未流。再夹起一筷面,吃进嘴里葱油的香气,酱油的鲜香之下还带着一丝丝仔细才能辨别的甜味儿,嘴巴里不免口水泛滥,一口接一口,停不下来,不过几大口已经把一碗面吃了进去。
抬头看见小家伙乌溜溜的眼睛盯着他,李致远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做的面条太好吃了!”
纪翎脑子里出来一声:“系统到账,一元!”
受到表扬了,还有钱啊?纪翎一下子笑容漾开:“荷包蛋不好吃?”
李致远看着她一双桃花眼笑地弯弯的,太惹人喜爱了:“荷包蛋也很好吃!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荷包蛋!”这个小家伙太瘦弱了,脸色也青白了点,要是双颊长点肉,肯定是个特别可爱漂亮的小子。
又来了一块钱?纪翎乐开了花,原来她的金手指,是靠彩虹屁充值的啊?
看她眉开眼笑,他调出脑子里的小人,小人也在兴高采烈,心情已经到90%了!只要夸一夸,她的心情就会好到飞起来啊?还是脑子里的小人儿可爱,圆滚滚的。就说吗!这小子要养点肉出来。
“这个手艺跟谁学的?”李致远问她。
“奶奶呀!我奶奶是解放前的大家千金。她会的可多了!”刚才她一边擀面条,一边想事情,把自己的特长,还有这个刚刚出来的app,组合在一起。给自己定人设。现在已经是七六年,这场运动马上要结束了,她也应该可以被摘帽。上辈子自己好歹也是研究生毕业。在这个时代,这个文化水平足以鹤立鸡群,既然已经穿过来,她得给自己谋求一条生路。
所以,会读书,会外文,全部可以算在奶奶身上,奶奶教她的,一切都说得通了吧?
果然,李致远点头:“被打成右。派,多数是知识分子家庭。你爷爷奶奶很厉害吗!”
“嗯,奶奶会英文,爷爷会俄文。奶奶说英文的音调好听,让我学英文。”
李致远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养好身体,等以后可以吃笔杆子的饭。”
“嗯!奶奶也这么说,她说我们国家历朝历代都重视文人,所以知识分子还是会被看重的。黑暗总会过去,黎明终将到来!”
听到这句话,李致远不禁觉得纪翎的奶奶真的很有文化,也很有远见。再过两年运动结束,一切就回到正轨了。
纪翎把面条吃完,想要站起来洗碗。李致远已经收起了碗:“去坐一会儿!我来!”这小子的体力就这么一点,得省着点儿。
“不用了,我有一下午呢!反正我也没事做。”
两人还在争论谁洗碗,外头老队长带着人进来堵在了门口:“李婷婷,你出来!”
第6章
听见声音,纪翎跟着李致远走出去。
老队长带着知青带队的那位孟同志和郑茜站在门口,看着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他对这个李婷婷刚才已经生出了好感,没想到这人又不争气,把那个苏弘伟推进了河里,喊了救命之后,不声不响走了,这是什么态度?
郑茜走过来,红着眼眶看着李致远:“李婷婷,你怎么这么恶毒?你之前约苏弘伟出来,他没有上你的当,没有跟你出来。最后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跟这个资本家的狗崽子滚在了一起。那也是你自己害了你自己,你凭什么怨苏弘伟?他不过想要开导你两句,让你放下那些不该有的心思,好好跟人过日子。你居然把他推进河里?”
纪翎一脸不解地看了看老队长,看了看李致远,这是个什么事儿?他把苏弘伟推河里了?
这可是书里的女主啊!这个女主怎么这么坏?这是大庭广众之下往李致远头上扣帽子。要真是小姑娘李婷婷,这才几天,小姑娘什么都没做,名声就已经给毁了。
李致远看着郑茜冷笑:“这是他告诉你的?”
“难道不是吗?他怕你想不开,他想要好好跟你谈谈,你不愿意听就不听,到底是什么泼天的恨,让你要把他推进河里?你的路是你自己选的,跟了这个狗崽子,也不是苏弘伟害的。”郑茜一脸正气指着纪翎。
纪翎听到这里,站在李致远身边,勾住他的胳膊,虽然她个头矮,不妨碍她有气势:“我呸!我媳妇儿有了我,还会看那个什么苏弘伟?你以为他眼睛瞎的啊?苏弘伟有我漂亮,有我好看?有我……”
纪翎一下子卡词了,李致远说:“也没有你可爱!”
“对!你听听!在我媳妇心里,我就是他心里最英俊最好看而且还可爱的男人,没有之一!”纪翎侧过头问李致远,“媳妇儿,你说是不是?”
“是!”李致远简洁利落地回答。
“作为男人,我最了解男人!郑知青,你别被苏知青给骗了。明明是苏知青那个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一边和你在一起处对象,一边却对我媳妇念念不忘。他是什么个想法我不知道?不就是觉得我体弱多病,认为我媳妇儿会嫌弃我,不甘心,他又跟我媳妇以前处过几天对象,以为就有机可乘,肖想有夫之妇。”往李致远身上泼脏水?来啊!互相伤害啊!难道她就不会泼了?
纪翎伸手摸了一把李致远的脸,手感还不错:“不过他转错了念头,我媳妇是个三贞九烈的,跟了我,这辈子就跟定了。怎么可能跟他有那种勾当?想给我戴绿帽子,他要是敢过来,我刷个牙,牙膏沫子喷他一脸。”
李致远被她摸了一手,虽然是个小家伙,可到底是被一个男孩子给摸了,他身上不免起了鸡皮疙瘩,浑身难受,听纪翎问他:“媳妇儿,我猜测的是不是差不多?”
李致远看向老队长说:“大致就是这样,他不仅对我说些不该说的话,还抓住了我的手,我当时惊慌失措,又刚好在河边,力气用得大了些,他就滚进了河里了。”
郑茜大叫一声:“你胡说,苏弘伟怎么可能对你动手动脚?”
“为什么不可能?我在岸边洗手,原本打算洗完手就上岸了,是苏弘伟叫你离开,留下我,要跟我单独说话。这些是你亲眼看见的不是吗?”李致远看着郑茜,郑茜回答不出来,毕竟这是事实。
“你又不在场,你怎么知道他是在开导我?我现在嫁人了,好端端的开导我什么?”李致远看向郑茜,“他带着我去边上,跟我说些没头没脑的话,还说什么要等我!”
李致远看向纪翎说:“苏弘伟说阿翎身体不好,他愿意等我,一直等下去。这个话不是咒阿翎死吗?我和阿翎领了证,我俩是夫妻,他死了我就要守寡。他说这种话,还来拉我的手,我能不生气?他要牵着我的手,我能不甩开他?”
老队长伸出大拇指:“李婷婷,之前老头子错看了你!这话我爱听!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是个好女人!”
李致远看着郑茜:“咱们说说之前的事情,他约我说有事情商量,不是我要约他。下大雨他没来,我闯进这间屋子,雨太大没能回去。一夜过去,我就成了不安分的女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有多少是你胡编乱造的?你拉了孟哥过来,说我被欺负了,要为我主持公道。不就是为了把我的名声搞臭吗?”
“我让孟哥来给你主持公道,怎么叫我要把你名声搞臭?”
“我回来了,你默不作声,帮我遮掩了就好。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是你,大声叫嚷,把事情闹大,让人知道我彻夜未归,又找来孟哥,孟哥又找了老队长,最后弄得我非嫁给阿翎不可。别说是为了我好,这种话的你以为有人会信?”李致远一脸委屈难受,要不是知道他是什么人。纪翎还真以为他是个女人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