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4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听他继续说:“说回今天这个事情,他摔进河里,总不能我一个不会游水的女人扑腾进河里救他起来吧?到时候又有多少流言蜚语?我一个小媳妇,去救人家一个知青,别人会怎么说?我叫了人过来,有人拉他起来了。我走得远远的,还不够吗?难道还让我去沾一身腥臭回来?我要是再行差踏错,恐怕永无翻身之地了。难道非要把我按在泥潭里,爬不出来,你们才满意?”
纪翎过去搂住他的腰,她的小细胳膊搂起来不太容易,但是作为他的男人,她也要搂着他,安慰他:“媳妇儿,别难受了!我知道你是个好的,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这个事情你没做错什么。再说了人也捞起来了,咱们别怕,以后那个什么苏知青,咱们绕着他走。”
李致远在那里点了点头,用袖口擦着脸上莫须有的眼泪。
老队长一想整个上午这个李婷婷可是半句话都没有,一直在认真干活,比人家一个壮劳力干得还卖力。她说的话,他信了,听她的意思,倒是人家男知青对她有想法。
纪翎看向那个郑茜,又扫了一眼李致远,她张开嘴巴就说:“这个苏知青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吊着一个,想着一个。幸亏我家婷婷跟了我,我对他是一心一意,绝对不会看别人一眼。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婷婷,这下知道我的好了吧?”
李致远都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皮这么厚,不过这个场合,顺着她:“是,你很好!”
又是一块钱,这个钱未免也太好赚了吧?纪翎脸上笑开了花儿。李致远调看小人儿的数据,心情值满满的。饥饿也没了问题,对她看了一眼,低头笑了笑。
老队长一看这个李婷婷一整个早上都没笑过,就知道低头干活。这会儿看向小狗崽子倒是温柔绵软,像个媳妇儿的样,长得好,不代表人朝三暮四水性杨花,那些知青里面也是勾心斗角的。这个李婷婷大约是长得好,又不会说话,所以被人排挤,遭人陷害。
人已经给了这个小狗崽子,也愿意安分守己守着小狗崽子过日子,算是自家生产队的人了,他略微得护着点儿:“孟同志,我觉得,你还是去问问苏知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冤枉了好人,也别放过坏人!”
“你们就听她这么说,就信了?苏弘伟那样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怎么会做那样的事?”郑茜指着李致远愤恨地说。
李致远仰头看天:“我对天发誓,我没胡编乱造,苏弘伟就是说,他会一直等我!如果我胡说八道,让老天一个雷把我给劈了。”
李致远发过誓,看向郑茜:“够了吗?你敢发誓,没有污蔑过我?没有说过那些没有根据的话?你敢吗?”
郑茜脸色变了又变说:“四旧早就破了,不搞封建迷信。”
李致远嗤笑一声:“不过是心里有鬼给自己找个借口而已。往我身上泼脏水,把我踩死,你可以跟苏弘伟在一起。”
纪翎靠在李致远身上:“可惜,我家婷婷不稀罕那个什么苏弘伟,他就喜欢我。你爱跟那个苏弘伟在一起,就在一起。关我们什么事,以后别来惹我们。”
看着小狗崽子这般不要脸不要皮,也这般爱护媳妇儿,老队长的心突然有点子安慰:“行了!差不多清楚了,反正我也觉得李婷婷不会故意去推苏知青,孟知青你跟苏知青说说清楚,李婷婷现在是咱们队里的小媳妇了,叫他一个男同志不要缠着人女同志,影响不好。”这话老队长说得就重了。
孟知青原本听了郑茜的话,从隔壁生产队过来,现在听下来,还真难说!指不定就是人家苏弘伟缠着人李婷婷:“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我回去跟苏弘伟说这个事情,以后让他不要来找李婷婷。李婷婷,你也避嫌,知道吗?”
老队长翘着胡子带着人离开,纪翎和李致远相视一笑。
第7章
等人走远,纪翎问李致远:“那个苏弘伟找你做什么?”
不过是随口一问,纪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不该那么好奇,毕竟李致远是大boss,他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
没想到李致远开口了:“没有其他,他说你身体不好,他会一直等我!”
纪翎瞪大了眼睛看向李致远:“什么个意思?他在勾引你,暗示你把我弄死了,还能跟他双宿双飞?”
李致远没想到纪翎一下子能够想到关键节点,他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说:“他为什么一定要弄死你?这点我想不明白!”
纪翎站在边上,看他修长的双手,拿着丝瓜络洗碗,她脑子里把书里的主要情节过了一遍,她想起了番外一个情节,自己这个身体的爸爸,就是那个抛妻弃子,丢下老人去港城发展的男人,在八几年回到了国内和男主苏弘伟的妈妈见面。这段情节很突兀,之前也没有伏笔,就这么冒了出来。
书里说苏弘伟的妈妈是纪家的下人,解放前,老家发大水苏弘伟的外婆带着他妈逃到了江城,母女俩在纪家做起了下人。书里的意思,这个在港城发达的男人,感念于当年的情谊,看见苏弘伟的年纪和自己死去的儿子差不多,移情作用,赠送了苏弘伟一大笔钱,不是那个年代的一大笔钱,而是放哪个年代都不是一个小数目的钱。
说是感念情谊,那么情谊在哪里?主人对自己的下人,假设说是帮了他们家很多,那还说得过去。但是纪翎从原主的记忆里没有发现这个苏弘伟的妈妈来帮过老夫妻俩。
不过,原主的奶奶时常会念叨这对下人母女,还时常说,希望母女俩好人有好报。难道说这对母女在让原主的爸爸出逃上提供了帮助?
纪翎没办法把未发生的事情告诉李致远,只能给个引子,看看能不能谈地深入些,说:“不知道!我从小生长在乡下,跟他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想来是上一辈的事情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