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5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你说会不会你爷爷奶奶和苏家谁认识?”李致远上辈子已经查出了蛛丝马迹。纪翎从小在乡间长大,只有上一辈里面的问题。
纪翎看向他,很意外他怎么会问这样的话?纪翎说:“想不起来,听爷爷奶奶说,纪家是江城老底子的书香门第。苏家是什么出身?”
李致远上辈子查过苏家的背景,他找了个借口:“苏弘伟在来的路上,炫耀他家是又红又专,他爸是援朝的回来的,他妈解放前给资本家做佣人的,是被剥削的无产阶级。”
“等等,你说他妈是做佣人的?我听奶奶说,以前家里有一对母女下人,我们家成了右。派,这对母女离开了他们家。我奶奶时常说那对下人母女是好人。”
“苏弘伟的妈,是你们家以前的下人?”
纪翎又好似恍然大悟地说,“好像我奶奶提过,那个伺候他们的姑娘在五七年,嫁给了一个当兵的。那个当兵的好像姓苏!”
李致远皱眉,外头铜锣敲响,下午要上工了,李致远把碗筷放好,擦干净手:“我知道了!我先去上工,晚上回来我再跟你聊?”
纪翎连连点头:“嗯嗯!”
李致远下午继续去上工。纪翎从水缸边拿出那块鲜酵母,放在凉白开里化开。
切了南瓜放在锅里蒸上,这个时代富强粉虽然是精白面了,可质量到底比app里的差了不少,她去app里买了一袋中筋面粉,存富强粉的陶土坛子里,混合一下。混着混着,她想起一个古老的传说,比如说聚宝盆什么的?这个陶土坛子,不如就当成一个器具吧?让自己的金手指有了的合理的代替品。
纪翎心头宽松起来,把蒸好的南瓜晾凉之后,加入化开的酵母混入面粉,揉了面团,把小锅盖,盖在盆上,等面发起来。
纪翎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午觉,睡着,睡着有个念头进入她的脑海,上辈子看了那么多言情书,真假千金曾经流行过很长一段日子?
为什么原主的奶奶一直在那里念叨那对下人母女好呢?为什么他们会把原主登记成男性呢?
纪翎蹭的一下坐了起来,越想越明白,越想越是那么回子事儿。
如果原主是那个下人的孩子,而苏弘伟实际上是爷爷奶奶的亲孙子。那么就能说得通了,为什么原主那个逃港的爸爸,会给苏弘伟一大笔钱。而苏家其他孩子只是得到了象征性的帮助。很简单,因为苏弘伟是他的亲生儿子。
纪翎一拍她那跟棍棍似的大腿,手掌拍到骨头,好疼!好疼!
不得不佩服自己机智过人,聪明绝顶。怎么样?推论出来了吧?
推论一下当时的情形,苏弘伟现在的爸爸如果在部队,而苏弘伟的母亲和外婆住在一起,苏弘伟的母亲生下了自己是个女孩儿,这个时代重男轻女,刚好原主的这个奶奶,求她救救孩子。所以把两个孩子对换,之前纪家生的是男孩子,所以原主的性别是男,而苏弘伟被苏家报了户口,当然是以苏家儿子的身份存在。
苏弘伟为什么要弄死她?那应该是苏弘伟不知道在哪个渠道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这个年代,有个逃港的父亲,所有的一切,包括入学、招工、参军、入团、入党和分配都没有机会,在婚姻市场上,更是大部分,好好的一个英俊青年,娶个残疾人,甚至娶个傻子,也不再少数。
她起床看面团已经发酵好了,揉了面,做成一个个圆滚滚的馒头,在竹子蒸盘上铺上门口采的新鲜粽叶,把馒头放上去,放在锅里二次醒发,这个天气没多久,馒头就胖了起来。纪翎生火蒸了起来,白色的蒸汽冒出来,带着酵母和粽叶的香气,弥漫开来。
还要焖一会儿才好,纪翎坐在凳子上,手搁在小板桌上。假设自己的推论成立,只要自己活着,对于苏弘伟的母亲来说就是一个牵挂,只要是一个牵挂,难免有一天会暴露,为了埋葬这个偷龙转凤的真相,弄死她是不是一个好办法?
这个让他妈牵挂的孩子死了,他妈也就没有了那个心思,他爸也就永远不会知道有过这么一段故事。他就是苏家这个军人和工人阶级的儿子,身份上就高人一等,就有机会成为工农兵学员?
纪翎刚刚融汇贯通,看见老队长的媳妇,从门口偷偷摸摸进来,叫:“阿翎!”
纪翎站起来叫:“婶儿,你怎么来了?”
“家里摘了些茄子和豆角,还有家里几只鸡下的鸡蛋,给你拿了几个过来。你补补身体!”
“茄子和豆角我能要,鸡蛋可不能要,你家还有五个孙子孙女,他们还小啊!”
“拿着,家里人口多,好歹还能养几只鸡。你这个身体!哎!”婶儿叹了一声,站起来说,“我从村后小路过来的,就不多待了,被人看见不好!”
纪翎拉着她说:“婶儿,你等等,我蒸了点南瓜馒头,你拿几个回去。”
“不用不用,你们粮食紧张,给我们做什么?”
“是婷婷用家里拿出来的粮票买的。我给您拿!”
说着纪翎从橱里拿出一个碗,揭开锅盖,蒸汽升腾起来,香气勾得婶子嘴里口水泛滥!她一下子没办法拒绝。
一共蒸了十来个,纪翎原本打算今晚吃一顿,明天早饭再吃,现在?她留下四个,其他全部给了婶子说:“婶儿,还不够你家一人一个呢!”
“不用这么多,我们分一分,尝个味道就好了!”
纪翎推给她说:“拿着,拿着!别客气!您和叔对我好,就不兴咱们回敬点儿啊?”
老婶子偷偷摸摸离开,纪翎看着桌上的东西,进入自己的app,买了一罐子黄豆酱,加了几个鸡蛋。婶子给了四个鸡蛋,自己凑成十个总归可以吧?把东西放好,准备要做晚饭了。
她刚想要歇歇,脑子里噼里啪啦收钱的声音,连续几个到账一元。婶子再次出现在自家门口,她拿着碗进来,把碗放在桌上,碗里有小半碗红糖。
这是礼貌,别人给你送东西过来,要是家里实在没什么可以回敬的,糖罐子里挖一勺子糖,也算是谢谢了!不过婶子实在大方,给这么多。
“阿翎,你做的馒头太好吃了!”
这话一出来,又是一块钱到账,听婶子说:“我家那几个娃娃,一个个吃得跳起来呢!”
原来刚才的钱是这么来的啊?纪翎开心地说:“下次我多做些,再给你们拿点过去!”
“胡说!有粮食也不能这么糟蹋?留给你自己多吃两口,身上长出点肉来。你叔说,现在上头的口风已经变了,你这种已经改成叫‘可以教育好的子女’,熬上一年两年,说不定还有机会变一变。一定要养好身体,知道不?你叔能看懂报纸,全是你爷爷当年教他认的几个字。我们俩口子,能帮就帮你一把!”
“婶子,这哪里是糟蹋?”纪翎笑着送了婶子出了门口。
茄子和豆角切丁,鸡蛋在锅里划散,再把茄子和豆角丁放进去炒,放入一勺子黄豆酱,加上一点红糖,炒了一碗酱丁,等下夹馒头吃。怕两个馒头一个人不够吃,纪翎又烧了点籼米粥。
直到有人跑过来说:“小狗崽子!你媳妇跟人打起来了!”
纪翎拍了拍脑袋,轻声叫:“omg!”
第8章
李致远边割麦子,边想苏家和纪家的关系,上一辈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能让苏弘伟要害死纪翎?这一点他一直没有想通。不过他已经理顺了自己妹妹死的原因。
前半段跟自己经历的完全一样,后来苏弘伟一边吊着小姑娘,一边利用郑茜诋毁小姑娘,加上纪翎这个小家伙身体不好,成分不好。婷婷长得漂亮,难免有觊觎她的人,小姑娘被人坏了名声,谁都能来沾一下,越发名声坏了,最后没有办法活下去。想到这里,李致远心疼地眼泪都快落下了,自己上辈子为什么要同意她下乡?让她遭遇这么可怕的事情?
他弯着腰,擦着汗,不停不歇地忙着,心头是化不开的悲伤,一边又安慰自己,这辈子不会这样了,妹妹会好好地活着。
边上队里的一个光棍走过来,站在他面前:“李知青,还有多少任务?我来帮你吧!”
刚刚想着妹妹有觊觎的人,这会儿人就过来了,李致远抬头冷眼瞥过去:“不用,我快割完了!”
那人还不肯走,说:“你家那个狗崽子,风吹了就要跑的样儿,你这么个跟花儿一样的小媳妇,跟了他,太可惜了!”
李致远边干活,边牙齿咬地咯咯响,这个人上辈子肯定也这样出现在自己妹妹面前。
李致远继续最后的一点任务,这是队长第二次给他加任务了,他也快完成了。那人转到他身边,弯着腰说:“我说的你听见了没有,跟了我,有肉吃!”
“滚!”李致远说。
那人笑出声来,突然伸手往李致远屁股上一拍,说一句:“小屁股还挺结实的吗?”
“癞生儿!厉害啊!”
边上的人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时候大家手头的活计都差不多了,一个个站直了身体来看戏。包括远处的知青们,也停下手,看过来。苏弘伟正往这边看。
癞生儿退后了几步:“今晚陪我睡,我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李致远拿着镰刀,追了上去,那个光棍二流子,往前跑,围观的男人们起哄:“癞生儿,小媳妇追你!你还不停下来?”
李致远一脸恼羞成怒追他说:“有种你别跑!”
“哥哥我就是有种,妹妹是不是想来借哥哥的种啊?”癞生儿停下来回李致远。
李致远冲到他面前,他学着自家妹妹的样儿,抱着肚子弯着腰喘气,那个二流子笑着说:“哎呦,可把我妹妹给累着了,哥哥可真是心疼了!”
趁着他不注意,李致远一脚踹过去,踢在那货的裆里,那货疼地抱着命根子嗷嗷叫。
癞生儿还没反应过来,再一脚补上去,那个二流子被李致远给踹到了地里,李致远扑上去,想着妹妹从小跟自己打闹的样儿,扭着腰,挥着手,一拳一拳打上去,看上去花拳绣腿,娘娘腔腔,实际上却是每一拳力道都不小。
那个二流子疼得直叫,想要逃开,只是李致远的力量太大了,压根就逃不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