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8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纪翎让出凳子说:“婶子,您坐啊!”
“不了!”婶子看向李致远,“刚才在地里的时候,不是说咱们家建军要入伍了吗?刚刚通知下来,成了!”
“哎呦!大喜事儿啊!”纪翎的脸上笑开了花。
婶子从围兜里拿出一包小小的糖果,透明的塑料袋,上面印着红双喜,透过塑料袋里面是几颗糖果:“前后邻居分个糖。”
“沾个喜气!虽然我不能参军,光听着就觉得光荣!”纪翎满脸带笑。
“阿翎啊!你娶了婷婷做媳妇,以后总归日子会好起来的。婷婷是个好女人!”阿来婶子看向李致远。
李致远刚好拿起搪瓷茶杯要喝口水,一下子呛了起来,纪翎伸手给他拍背:“喝个水都不当心,跟个孩子似的!”
又转头看向阿来婶子:“是啊!婶儿!奶奶走了,我以为日子过不下去了,没想到还能娶了婷婷。这么一来日子倒是有希望了!”
纪翎转身过去,拿了个韭菜盒子:“婶儿,您尝尝我做的韭菜盒子。”
“不要,你们俩才多少粮食?”
“婶儿,您吃吧!我从城里过来的时候带了不少全国粮票。爸妈和哥哥都是工人,我下乡来,他们舍不得我吃亏,给了很多。”李致远找了个理由,以后他们家粮食不缺,总归要解释的通的。
听他这么一说,阿来婶子也就把韭菜盒子塞嘴巴里吃了起来,立马眼睛都亮起来了:“哎呦,怎么有这么好吃的东西?我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钱到账了吧!纪翎眉开眼笑:“你也真是的!哪有这么好吃?”
“真的!我真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饼。”她说了一句。
纪翎更高兴了,又骗婶儿说了一句彩虹屁,自动充值余额。
边上李致远看她高兴,一双大眼睛都快笑弯了。自己是打定主意不哄她了,但是不代表不能换个方式啊?
他把整个盘子拿过来,里面还有四个韭菜盒子,递给阿来婶子说:“婶子,您都拿回去吧!让叔和建军他们尝个鲜。”
“哎呦,这怎么好意思呢?”实在太好吃了,人家给这么多,刚好回去一家一个。阿来婶子又觉得不太好意思,毕竟这个年代粮食紧张。
“想跟您借辆自行车。阿翎最近胃不好,想带她去县人民医院看看。不知道成不?”李致远问阿来婶子。
一听要借车,阿来婶子立刻就说了:“什么时候去,只管来骑。哪有不成的?”这么一来她把一盘子韭菜盒子,用围兜给罩住了,拿了回去。
等人一走,纪翎一个上午辛辛苦苦做的韭菜盒子被拿走了,她才吃了一个,她生气地戳着,想要戳脑袋,算了!还是戳胸膛!戳着李致远的胸膛:“我还想多吃两个呢!你全送人了?我吃什么?什么时候胃不好了?”
“你不想去城里,不想买点猪肉,不想熬上一罐香喷喷的猪油?不想买点鸡鸭?不想……”
纪翎一下子明白过来,高兴地扑上来勾住了李致远脖子,跳着笑起来说:“你太聪明了!太棒了!”
脑门一磕,李致远的嘴唇被她给磕破了,他嗷一声疼得叫了起来,纪翎退下一步,看见他嘴唇上冒出血珠来:“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李致远抹了一下嘴唇上的血,看她兴高采烈,开心得不行的样儿,一下子早上打算要不理睬她的心全没了,伸手揉着她的脑袋:“没事!没事!”
纪翎捧着自己的脸,撑在桌上,笑看着李致远:“晚上想吃什么?”
李致远被她笑成这个样子,不知为什么,突然心跳有些加快:“能有什么?蛋炒饭吧?你把籼米放进坛子里,指不定出来什么米呢!”
这个可以有哦!纪翎发现小鲜肉有些羞涩,想起电影里紫霞仙子的那一个眨眼,她就这么对着李致远来了一下。
李致远被她这个眨巴眼,给弄得心头一个热辣滚烫,转过身说:“我去出工了!”
“早点回来啊!”纪翎笑着说,脑子里听系统在报账,一块钱一块钱地进来,总共三块钱。所以想办法让更多的人吃到她做的东西,就能得到更多的彩虹屁,她就能发家致富了。
下午她把早上清洗干净,在外面晾干水分的鸭蛋拿了进来。从灶膛里扒拉出来稻草灰,那了一个陶土坛子,将早上烧好的盐开水和草木灰混合,在鸭蛋上均匀地把混合了盐水的草木灰。一个一个放在坛子里。最后从app里买了一瓶二锅头,倒入坛子里。再用油纸捆扎封住了坛子口。
这才去app里搞了点大米出来,籼米的味道实在受不了,吃口太差。把饭给煮了,锅盖揭开,打松了饭粒,晾在那里。
李致远下午出去上工,他浑然不在意自己的嘴唇磕破了,边上的女人们在那里时不时地看她,又在那里低声说:“到底是新婚夫妻,回去一顿饭的功夫,亲得嘴巴都肿了。”
“嘴巴都肿了,你说还能做什么事儿了?估计……”
一个下午,地里的女人就在说这些有的没的,李致远活了两辈子,却还是个黄花?黄花大闺仔!那群女人是什么都说,还比起长短粗壮来。李致远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的,卖力地干活,被后面的婶子嫂子们说:“别看这么容易害羞!越是看上去害羞,一本正经的,在床上说不定越是骚!”
郑茜在那里跟了一句:“装什么假正经,不就是勾引别人勾引不上吗?”
李致远回头看了她一眼:“你说的是苏弘伟?他真不值得我勾引。”
“哼,嫁给个右。派,还真舒坦?苏弘伟是什么出身,你高攀得起?”
“我爸妈是工人,我是工人家庭,是无产阶级,没什么家庭是我高攀不起的。你可以问问苏弘伟,他那个革命家庭的身份牢靠吗?”李致远似笑非笑看着郑茜,“你大可放心,我现在没兴趣攀他!”
说完他摸了摸自己的唇,低头浅笑,继续捆扎麦穗。边上的女人听了这话,没想到这个女知青倒是真对那个小狗崽子一心一意起来,那个病弱的小狗崽子,难道真有什么过人之处?有傲人的资本?
放工前李致远已经完成任务,在地里捡掉下来的麦穗,收在箩筐里交给阿来婶子。
阿来婶子刚才拿了他几个韭菜盒子,家里人吃的畅快,心里还高兴着:“阿翎媳妇儿,这个可以自己拿回去的,你家里养上两只鸡,喂上几只鸭子。什么时候去城里?”
“婶子,谢谢您提醒!明天去,我跟队长去说一声!”李致远走到队长那里。
队长听他说要带纪翎去城里人民医院看看胃病,他立马同意:“我去帮你问问,有没有进城的拖拉机,带你们去!”
“不用,问阿来婶子借了自行车,我骑车带阿翎去就好。”李致远回他。
李致远回家,看见边上的人家都在刨地儿,回家看见纪翎坐在那里问她:“我看家家户户放工了就在自家地里干活。我们的地在哪里?”
“村前屋后都是!还有外头有一块!”根据原主的记忆,“跟我来!”
两人无前屋后自然是已经荒了,往前去,在小河边上有一块,纪翎脑子里记得明明这块地是他们家的。可现在生产队里的大庆在那里浇水。她张口问:“大庆叔,这个地是我家的啊!你怎么在种?”
那个大庆放下了手里的浇水勺说:“你爷爷奶奶早就把这块地给我了!”
“你瞎说什么?我爷爷什么时候把地给你了?”
“你爷爷当然把这块地给我了,不信,你去问问他!”大庆翻了个白眼,笑了一声。
这是什么话?原主爷爷都已经死了这么久了,让她去问爷爷?那不是咒她死吗?
他的女人拎着篮子过来下了地。蹲在地上采空心菜说:“什么事?”
“小狗崽子在问,这块地是不是他家的。”
“我们都种了四五年了,当然是我们家的了。”占了别人的地,就成了他们自己的,这个女人的逻辑非常强盗。
纪翎拉着李致远往回走,背后大庆还在说:“怎么,相信了啊?不去问你爷爷了?”
两人回到家里,纪翎问李致远:“那对夫妻打得过吗?”
“打得过!”
“拿锄头!咱们走!”纪翎指着角落里的锄头。
第13章
李致远扛着就要走,纪翎说:“等等,让我拿点东西!”
她从碗橱抽屉里拿了白色的蜡烛一对,一把棒香,还有一袋子,当时原主奶奶死的时候剩下的一袋子纸钱。
还是那天抬棺,忘记拿出去的,纪翎穿过来原本想要扔了,后来一想,好歹还能用来引个柴火,就放在了那里。
李致远问她:“你拿这些做什么?”
“走极品的路,让极品无路可走!”
李致远没明白,纪翎说:“你看了就知道!”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