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9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对自己依赖的亲人,原主从来没有生出什么怨言,她靠在奶奶怀里,摇着头,她说她从来都不恨爷爷,在原主心里爷爷奶奶是她最亲的亲人。
而且记忆里一堆的老爷子被拖出去的样子,一脚踢在腿弯里,被毒打,一根担绳两头拴着两桶水,挂在她爷爷的脖子里,爷爷被人打耳光,被人吐吐沫。
这些都是原主最可怕的记忆,有一年快到自己生日的时候,爷爷去赶集,买了一斤白面,奶奶擀了面条,给原主吃,原主吃得很开心,却在那一晚,他们家门被踢开,一群人冲了进来把爷爷拖走,说他带头不上工。那一晚爷爷又彻夜未回,等回来,一只耳朵再也听不见了。
纪翎想到这里身体也擦完了,脑子里冒出:“不好!”两个字。
今天她做得畅快了,老队长也一直帮着她了,可是上面还有大队呢!要是那个无赖上去告状了呢?是不是自己就要经历跟原主爷爷一样的遭遇?
她穿了衣服出去,李致远也已经擦洗换好。进来帮她把水端起,出去倒了,他指着角落说:“刚才我在想,咱们这边铺个转头,开一条沟槽,通外边,以后就在角落里洗澡,你觉得呢?”
“这个不是问题!”纪翎拉着李致远的手说,“致远,我觉得咱们闯大祸了!”
“我跟你说……”纪翎把原主的记忆拉了出来说给李致远听。
李致远出生在工人家庭,这种事情没有经历过,虽然见过有人被批,他也不过是吃瓜群众,看戏而已。听纪翎这么说他也意识到问题严重。
李致远凝神静气在边上想了一下,把上辈子后来下乡调查的景象过了一遍,那时候运动已经过了,他来村里找了当时的大队长,那个大队长也因为运动中的不当行为而下台。
对于这个大队来说,三个人比较重要,大队书记,大队长,民兵连长。这三个人,上辈子他都接触过,他问纪翎:“还有多少鸡蛋和面粉?你那个聚宝盆里还有吗?”
“你要干什么?”
“送礼!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我好歹也是从城里下来的知青,手里有票有粮!你说呢?”
第15章
李致远看着纪翎用油纸分装的面粉,一包一斤,每家三包。民兵连长这个人很不错,上辈子李致远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成了大队书记,带着队里的人开办了村办企业,这个人是个不贪财,具有正义感的人,要是用这一手,不合适,以后有机会再亲近他。
李致远和纪翎趁着夜色,先去老队长家里,老队长看着两人手里提了东西,皱眉:“干什么?干什么?自家都没得吃呢?作兴送礼了?”
李致远坐在那里笑着说:“叔,今天这个事情不解决,会给大家伙儿惹大麻烦,指不定阿翎的命都会没了。所以咱俩找你来商量一下,趁着大庆没闹到大队里,咱们先把大队长和书记,还有民兵连长那里的关节打通了。”
老队长在那里吧嗒吧嗒抽着旱烟袋,婶子听了也心惊胆战,毕竟他们照顾纪翎都是悄悄的,私下的,要是真被人说一句跟资本家勾结就完蛋了。
“书记和队长那里要跑,根发那里,先不用东西了。根发是个好人,要不是他咱们村里的五类分子还要吃苦头呢!你们去拿东西,我带你们上门去!”老队长也是那个意思,民兵连长那个先不用。
“我们不去了,叔您上门,就说是觉得白天这个事情做得不妥帖……”李致远把自己想好的对策说给阿祥叔。
阿祥叔是个明白人,带着他们上门,不如他去找大队长和大队书记方便,他点了点头说:“行,我跟你们去拿东西!我这里不用,你们拿回去自己吃。阿翎媳妇儿,哪怕你手里有余粮,也不能这么乱大方,知道不?”说着把那些东西给退了回去。
一斤白糖,三斤面粉一家。老队长趁着夜色去纪翎家里拿了东西,往前边的生产队去。
敲开了大队长家的门,乡间到了天黑,吃过晚饭就睡了,大队长已经在洗脚了,看见阿祥,问:“阿祥,有啥事儿不?”
“有个事儿,白天我是处理了,可晚上怎么睡都睡不着。想来问问,我有没有做得不妥当的?”
“进来!进来!”
阿祥把东西拿进去,放在大队长桌上,大队长问:“你这是做什么呢?”
“大队长,您先听我把话说了!是这么个事儿,我们生产队来了个女知青,阴差阳错跟我们生产队的那个狗崽子凑在了一起,我上次不是跟您说过了吗?”
大队长笑着说:“说过!怎么了?又闹什么事了?”
“是这么回子事,之前分给他们一点点的自留地,后来被纪大庆给占了,现在老两口死了,那孩子也要活命吧?想要收回自留地……,可真这么按照道理把事情处理下去了,回家想想,我又觉得不对了,毕竟一个是成分好的贫农,一个是资本家的狗崽子。”老队长把李致远说的话,转给大队长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