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0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这个事情,狗崽子跟贫农,谁是自己人,谁是阶级敌人,这个是很严肃的事情。”大队长站起来敲着桌子,“在立场上可不能错啊!”
“我就是后怕这个吗!大庆这个人,说是贫农呢!也可以说!可实际上呢?当年他们家也是一家四合院,家里有百亩大田,实在是他爹不着调,抽大烟给全卖了。解放后,评成了贫农,大庆可是跟着他爹娘过过好日子的。以前在学堂,他穿一件织锦缎的棉袍,把咱们按在泥塘里打,被他打了,回家去,还被他妈找上门来,要咱们赔他们家儿子的织锦缎袍子。所以骨子里还是抽大烟家的败家坯子!阿翎这个小东西,说他们家呢?一直是咱们村的大户人家,后来一家子去了江城,开了个粮行。可等这个小东西出生的时候,他们家已经被划了成分。他是一天都没过过好日子,从小就跟一只吃不饱的小奶猫似的。大庆跟阿翎,骨子里谁的成分高?谁的成分低?”阿祥把陈年旧事给搬了出来,倒是勾起了大队长心里的一番计较。
“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个大庆也是该收拾收拾了!不过是解放前三五年的事情,真要翻老底儿,还是能翻的!”大队长看着桌上的东西,“这个东西拿来干什么啊?”
老队长把话说完:“那个女知青,家在城里爸妈都是工人,还有个哥哥,也是工人。一家子有点粮票肉票,舍不得她吃苦,出来时候给她了不少,每个月还给她寄点儿。这些是她的孝敬。”
他强调每个月,刚才阿翎媳妇跟他说的时候,他还说:“你说每个月,要是以后他们每个月想要你孝敬,你打算怎么办?”
“那就多少孝敬些呗!如果说以后没有了,他们还不如带了人来我家里抄一抄不是更简单?”
听阿翎媳妇的口气,好像还是有点底子的。那就按她的想法做了。
大队长看着桌上的富强粉和白糖,嘴巴里口水都多了起来,这些日子,夏粮还没交上去,剩余多少还不知道,家家户户都是靠着南瓜过日子,这些日子吃南瓜已经吃得胃里泛酸。再说了那个小狗崽子,那个身体也翻不出浪花来,倒是那个大庆,被多少人嫌弃,他要是敢来闹,借着机会,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大队长家里来了一回,又跑了一回大队书记那里,又是经过阿祥这么一梳理加上面粉白糖。
也认为,这个大庆敢闹事,就把他当年地主的身份给捞出来。因为败家子,把家里败干净了?就能否认他们祖上是地主的实事?
老队长走了两家,过来跟纪翎和李致远说了一声:“明天我再跟根发说一声,他只要在理会听的。”
没想到那个大庆还有这么个黑历史,这下李致远和纪翎总算是能安心了。纪翎躺在床上调用出自己的app,今天送糖,送面粉,到底是花了钱的。虽然还有十几块钱,可要是光靠着的李致远那点彩虹屁,就怕不够花啊!生财之道在哪里?
纪翎想着想着就睡着了。直到她听见了自行车的叮铃铃声,爬起来探头出去,看李致远已经把自行车推了进来。
“刚才我去洗衣服的时候,阿来婶儿问我什么时候去拿车,我就去拿了!”
“哎呦!什么时候了?”
李致远看了一眼他的手表说:“快八点了,我看你睡得正香,就没叫你起来!”
纪翎爬起来,扒拉扒拉头发,李致远去锅里给她盛了一碗粥出来说:“快吃吧!吃了我们去城里。”
“哎!”纪翎洗漱后端着碗吃了起来。
吃过早饭,纪翎拿了个奶奶缝的布包,出了门。
李致远上了车,脚踮着地面说:“上来!”
纪翎刚刚想要侧坐,一想哪有男孩子侧坐的?只有白色连衣裙的初恋女友才侧坐,她现在是男孩,她跨坐在书包架上,说:“走了!”
李致远回头看了她一眼,对她笑了笑:“抓稳了!”
纪翎抓着自行车凳说:“嗯!”
李致远骑车往前,经过地头,阿来婶跟他们挥挥手。
路上刚好碰见苏弘伟,他看着两人,冷笑一声,纪翎对着他:“呸!”
这个年代只有煤渣路,一路上颠簸,遇到一个小坑,车子一跳,纪翎没有坐稳,叫了一声:“啊!”
“抱着我的腰,当心掉下去!”
抱腰?他这是什么意思?又经过一个坑,纪翎被颠了起来差点飞出去,这才伸手环住李致远的腰。
天哪!她上辈子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抱过一个男人的腰,还是这么一个顶级小鲜肉的腰。脸上好热,好让人想入非非,尤其是双手抱上去,肚子上没有肥肉只有肌肉,手感太好。
李致远叫纪翎抱住自己,没有叫她上下起手,这个小家伙居然上下模了起来,他咳嗽了一声:“阿翎,你别羡慕,以后你也会有的,等你多吃饭……”
纪翎这才发现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自己现在在李致远心里是男的,哪怕是没长开的男孩,那性别也不能搞错。她连忙放开了自己手,却又被李致远说:“叫你抱着,只要别瞎动就行了!”
这小子胡乱摸,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会心跳脸红。见他没有肉的手扣住了自己的腰,总算不乱动了,李致远才舒出了一口气,专心地骑车。凉风微拂,一路过去小桥流水人家,还有已经割了干净的麦田,还是秧子的玉米。
进了城里,李致远带着她去了百货商店,这个时候的百货商量乏善可陈,而且样样都要票。
实际上,李致远出来家里人还要生活,他也不可能拿多少票。想着家里有聚宝盆,他按照自己的票,每样买了些。
纪翎跟在李致远身边,她看什么都新奇,毕竟这个时代她没有经历过,到处墙上刷着标语。和前世自己在农村老家,那种刷墙的都是广告,这个时候全是伟人语录。
李致远以为她从小在家,没有见过世面说:“以后我带你去江城。那里比这里繁华地多。”
“你会带我走?”他们之间只有约定,她等他回城,他们之间的关系就结束了。
李致远揽着她的肩膀:“嗯,我带你走!等过一阵子,有空了咱们一起梳理一下文化知识,一切总归会回到正轨的。到时候,咱们一起考大学,考去江城,你那么聪明一定会有似锦前程的。”
纪翎脑子里一下子蹦出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这个李致远是重生的?要不然,他怎么会说考大学?她试探:“我是狗崽子的身份,只要身份不改变,永远不会有上学的机会。工农兵学员的机会多难得啊?如果有这种机会,你一定要跟我断绝关系……”
“傻子,信我,最多三年,你就能摘帽了。摘帽了,你就能考大学了!”
李致远当然不会想到纪翎会是一个看过整本书,了解剧情的人。他只是想要用自己重生知道未来的经历,来给纪翎希望,让她能够努力向上,却没想到他掉马了!
回去的路上,纪翎抱着李致远的腰,脑子里在盘算李致远重生的细节,这样就能理清楚了,如果不重生,他为什么要替代妹妹下乡,为什么还要故意留在自己身边,不就是为了探查上辈子妹妹死亡的真相吗?如果她猜测的不错,该是在他摔下悬崖之后重生的吧?
书里对他的描写,阴郁,暴戾,可实际上呢?一个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多无奈的人,骨子里还透着善良,纪翎收紧了她的双臂,紧紧地抱住李致远的腰:“致远,你真是个好人!”
“小傻瓜!”
第16章
那个纪大庆一大早坐在大队办公室门口,等着大队长和书记过来。他脚上一双打了补丁的解放鞋,身上一条涤纶卡其裤,上身一件领口全是毛边海军衫。浑身上下是一股子劳动人民的味道,前世是要忽略他满脸横肉,一脸凶相。
大队长先到,看见地上的纪大庆,想起昨天阿祥说他们村这个刺儿头的事情。这些年靠着脸皮厚,会闹,会吵得了不少好处。跟生产队的社员也起了不少冲突,是个人见人厌的货色。
“大队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纪大庆一脸委屈,跟在大队长屁股后面进办公室。
大队长打开窗户,坐了下来。外边进来大队的赤脚医生,提起办公室里的热水瓶出去。
大队长坐在那里问他:“来,坐下说说,是怎么一回事儿啊?”
“昨天……”纪大庆叙述了昨天的事情,让大队长很意外的是,这个一直靠闹的货,今天说话条理分明,“大队长,我说的对吧?我们阿祥队长包庇五类分子,压迫我们贫农,这个是原则上犯错误了,这个事情,您一定要主持公道啊!”
大队的书记这个时候也进来了,纪大庆看见书记一进来立刻过来再说了一遍。大队长又听了一遍,果然跟阿祥说的那样,是恶人打算先告状。
中间赤脚医生进来给大队长和书记刷了茶杯,倒了茶水。
大队长解开搪瓷茶杯盖:“我问你一句,你说五类分子不应该给自留地,那么他的自留地,不让他种了,不应该是归入生产队集体的吗?为什么你就占了呢?”
“这个?那不是我们家人口多吗?五个孩子呢,还有一个老太太,那日子可难过了。”
“这个难道不应该生产队开会表决的吗?你这样自说自话占了算了?”
被这么一问,纪大庆骨子里的无赖劲儿出来:“你们帮我解决我们家的粮食吗?我们家五个孩子,就那么一点点自留地,让我们怎么活?我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把地给拿回来,我跑公社找公社领导去,再不行,找县里,一级一级找上去,你们不能包庇五类分子,不能为了照顾五类分子,不给咱们贫农活路。”
“人家的自留地,问你要回来怎么就变成了照顾五类分子了?”书记昨晚拿了白面儿,今天一大早老婆做了一顿面疙瘩汤,总算吃了一顿细粮。肚子里正意犹未尽呢!
“对啊!就是这个道理,人家的地皮,人家也才一点点的自留地,也是要靠着扒拉点吃食出来救命的,被你抢了去,你让他吃什么?”大队长见书记这么说了,就不是他一个人的意见了。
“这是什么个意思?你们跟阿祥穿一条裤子?你们都包庇那个五类分子?”
“他爷爷奶奶和爸妈都是五类分子,但是他,上头已经有说法,叫可以教育好子女。不能完全算是五类分子。”
“那也是五类分子的子女,五类分子的子女世世代代要为他们祖上犯下罪孽恕罪,你们怎么能轻易饶恕他们?放过他们?”纪大庆扯开了嗓子大声嚷嚷。
书记听了他的话说:“你不要这么蛮横无理。”
“什么叫我没道理?难道我一个贫农连话都不能说了?”大庆往办公桌上一坐,拿起边上大队会计算账用算盘在手里挥舞,“大家来听听,咱们队长和书记都在包庇五类子女,咱们大队要成为落后大队了……”
一边拍大腿,一边挥舞算盘,还很有节奏,颇有唱莲花落的味道,把老队长,大队的人一个个骂过来,最后总结:“我是贫农的儿子。我的成分摆在那里,你们要是敢欺压贫农,我就算是走,也要走到北京,去找找毛主席,让他给评评理!”
大队长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好了,别闹了!先回家去,这个事情让大队里先讨论一下具体要怎么处理,好不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