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1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有了就好!慢慢摸索。”李致远倒是无所谓。
纪翎炒了花椒盐,先把牛肉给腌了。猪板油切成了丁,让李致远去院子里摘了一把葱,她在锅里把板油丁加了水放进去,小火熬油。
李致远看见院子里菜地,没有人收拾,夏天野草疯涨:“我在院子里拔草,你要我帮忙跟我说!”
“嗯!”纪翎炼着油,擦了擦鼻尖的汗水。
转身把白木耳泡发,银耳养人。每天来一碗银耳羹对身体有好处。
猪油已经吱吱冒泡,纪翎一大把香葱扔进去,香气伴随响声出来。猪油舀出来,油渣捞出来洒了盐花。
纪翎端着猪油渣的碗,拿了筷子走到院子里,到李致远面前:“来,吃一块!”
李致远伸出手说:“你看我的手脏成这样!能吃吗?”
纪翎笑着夹了一块说:“张嘴!”
李致远张开嘴,一口咬住了猪油渣,多久嘴巴里没有沾过猪肉的味道了?那股子油滋滋,香喷喷的味道直冲胃里:“好吃!”
到账与否不重要,他的笑容实在太让人高兴:“再来一块!”
纪翎双眼含着笑,看着他又吃了一块。
纪翎这才站了起来说:“我去做饭了,很快就好了!”
纪翎进去调和了鸡蛋面糊糊,放了葱花进糊糊里,在炼猪油的锅子里做了几张鸡蛋面饼,又炒了一碗肉丝炒干丝,玉米糁烧了粥。
给李致远倒了洗手的水叫他进来吃饭,鸡蛋饼裹了上肉丝干丝,喝着玉米糁粥,肉的味道真的让整个人都幸福起来,李致远连连的赞叹,也让纪翎连番赚钱。
“你太能干了!”
“以后我一定要带你回家城里,要不然我会念死你做的菜!”
“我爸爸妈妈都很好相处,妹妹脾气特别软,他们肯定会喜欢你,以后家里就多个弟弟!”
李致远这些算是彩虹屁,也算是他自己的承诺,他要带着纪翎回城里,他要带着他,让他有一份好前程。关于他跟系统签署的所谓的两年之说,他觉得可以放一边了,他会把纪翎看成跟妹妹一样重要的人。就算自己多了一个弟弟吧!
这边两人吃着饭,那边已经吃完饭的大队长和大队书记和民兵连长带着一群人直奔生产队来,远远地看见一群人过来,纪大庆是乐开了花儿,在地里对着正在挑麦子的老队长说:“阿祥!我等着看好戏!”
老队长回头哼了一声,挑着麦子往前,不高兴理他,把麦子挑到仓库场上,女人们披着披风帽,正在那里不停地轧麦子出来。
纪大庆从田里跑上来,对着大队长和书记,笑着说:“来抓人啦?我说吗?五类分子一定要镇压,给他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贫农兄弟,不是他这种人可以骑到头顶上的。”
“你说得对!不能放过那些剥削贫农的坏分子。把地主家的儿子纪大庆给抓起来!”大队长一声吼,“关到仓库里,看管起来。等下午放工了,让生产队全体社员去仓库场上开会,讨论纪大庆横行霸道,剥削和欺压其他社员的问题。”
“我是贫农。你们怎么可以抓我!”
“你说说看,你爹是什么样的人?怎么死的?”大队长问了一句,“抽大烟的败完家的地主,就算是败完家了,骨子里仍然是地主。晚上让生产队社员来说说你的问题。”
纪大庆完全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他老婆扑过来说:“你们干什么,我们家是贫农啊!你们不能欺负我们大庆老实,把他放了……”
说着老招数又出来,坐在地上拍大腿地哭,这种腔调,大队长摇了摇头,让下面的人去执行,把人关进了仓库里,两个社员看着门。
不一会儿大队的喇叭开始广播:“陈家大队的全体社员注意了,今天晚上六点,在杨木桥仓库场上,我们要对一桩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五类分子进行识别,请杨木桥生产队的社员务必参加。其他生产队的社员也可以来观看。”
纪翎刚刚吃过午饭揉了面团在发酵,李致远把院子里杂草清了,她躺在床上睡午觉,半梦半醒之间,听到这样的一条广播,精神一下来了,面粉的效果简直是立竿见影啊!
纪翎歇了一会儿,把李致远叫了进来,让他剁肉馅儿,她在那里揉面团进行二次发酵。
包子馅儿要肥一点,肥瘦比例四六开,姜片切成末,用水浸泡,泡出姜水来,这样去腥效果好,而且吃的时候不喜欢吃老姜的人也不会吃到姜味儿,料酒蚝油生抽白糖再加上一点点香油,把肉馅搅打上劲儿,这样的咬开来一股汁水。
纪翎包了一个个肉包码放在蒸盘上,李致远把房间门给拆了下来,把买的一块布做成了门帘,挂在了门口。
他们家门和这块门帘一样,只能防君子,真要有人来偷绝对是防不住的。纪翎相信李致远绝对是个君子。
李致远拿了砖头进来在外间砌了墩子,把门板放了上去,这样坐上去就像是一张床了。主要是离了地面五六十公分,睡在上面就不会受到潮气了。对身体好!
包子要在锅里等待二次发酵,纪翎看时间差不多了,开始蒸包子。不一会儿肉包特有的香气飘了出来。
纪翎揭开锅盖,用手按了一下,包子弹性十足:“致远,你来尝尝!”
李致远洗了手过去抓了一个包子,塞进嘴里,一口咬下去,馅料油润又细嫩。他两口就把包子吃了下去:“好吃!我还要一个!”
纪翎又给了他一个,她拿了个干荷叶出来,夹了十来个个包子,对着李致远说:“你给阿祥叔他们家送过去。”
李致远点头,用围裙兜住悄悄往老队长家里去,老队长家两个儿子都结婚了,生了孩子,没办法只能婶子停在家里照看几个孩子,看似轻松,实际上一刻都不能闲。
此刻正在忙活晚上的饭菜,青黄不接的时候,最苦。一锅子里一勺子米,半斗砻糠。砻糠饭,吃进嘴里刮嗓子,难受得很,可不吃这些又能怎么样呢?
门前就是小河,怕孩子出去玩水,婶子把孩子们叫在她身边。
“婷婷,你怎么来了”
李致远把围兜下热气腾腾的包子给拿了出来说:“阿翎让我来送几个包子。”
包子的香气让吃惯了砻糠粥孩子们一个个饥肠辘辘,口水都多了起来。
“这,这怎么可以?你们俩也才那点粮食!”
“没事儿,我们家里还有!阿翎叫我拿过来的。”说着李致远给三个孩子一人一个。
孩子们拿到包子,吹了吹,最小的小姑娘张大了嘴巴一口咬下去惊喜地叫:“有肉啊!真的有肉啊!好好吃啊!”
其他孩子也有有样学样,拿了包子吃了起来。
婶子也被几个娃娃吃包子的香味给勾得饥肠辘辘,咽下了几口口水,李致远叫婶子:“婶子,你吃啊!真的没关系,都是我家里拿来的票。”
婶子伸了手又抽回,不舍得吃。
在家的纪翎收到好几块钱。先吃的孩子犹如猪八戒偷吃了了人参果一下,还没有尝出味道就没了,还想要一个。被婶子给拍了拍手:“其他几个等你们爷爷和爹妈回来吃!”
孩子们虽然很想再吃一个,可一想到自己爹妈和爷爷,就下不了嘴!
婶子家里不能逗留太久,以免引起别人的注意。李致远回家和纪翎一起吃了晚饭。吃晚饭的时候,纪翎脑子里又到得到了好几块钱。想来是阿祥叔的家人都回来了,吃了包子称赞的。
吃过晚饭,纪翎拿着板凳和李致远去仓库场上。嗯,看热闹去!
第18章
各家各户都拿了板凳往仓库场上去,这个架势倒是和原主记忆里去看露天电影很像。去得早的人早已占据了前排好位子,纪翎找了个前排靠边的位子,一是她个头矮,看不太清楚,二是她这个狗崽子要识相,不要往人群里凑。
大队里用拖车拖来了广播设备,正在接线,风吹着杨柳莎啦啦地响,李致远让纪翎在这里占着位子。他走过去要跟知青打招呼去,纪翎觉得妇唱夫随,她媳妇去打招呼,她这个男人总归要陪着,让边上的阿来婶子给看住了自己的凳子,跟在李致远身边一起过去。
李致远到知青宿舍,看见苏弘伟和郑茜正在吃晚饭,青菜下面条。知青的条件比生产队里的农民到底要好很多,李致远和纪翎站在门口,一大一小,一高一矮,纪翎看着苏弘伟:“听说今天要识别披着羊皮的狼,是不是啊?”
苏弘伟下午看见纪大庆被拖进去,心里就一直不安宁。这会儿看见纪翎带着玩味儿的笑看着他更是心头砰砰跳。一次一次地落空,没有弄死这个看似就剩下一口气的小子,苏弘伟心里憋着一口气。
“苏知青,等下你要好好看看混杂在人民群众中的恶人会被人怎么吊打!”纪翎笑了一声。
李致远伸手敲了敲她的脑袋:“调皮,走了!我们先去坐下了!”
纪翎蹦蹦跳跳地跟在李致远身边。苏弘伟看着两人的背影,心头百味陈杂。
两人坐在一条板凳上,看着人越来越多,还有其他生产队的吃瓜群众,拿着蒲扇走过来。仓库场上一根毛竹竖起来,挂上一盏小太阳。
大队里的人拍着话筒,叫了两声:“喂!喂!”喇叭声音回荡在空中。
时间倒了六点半,大队书记坐在话筒前说:“阿祥,你看一看生产队的人都到齐了吗?”
“基本到齐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