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2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郑茜大叫:“李婷婷,你不要胡说八道,我没有!”
“你怎么没有?不是冲出去跟人说,我衣衫不整地回来,不是你去找了孟知青过来?说我被人给欺负了去?到最后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浑浑噩噩嫁给阿翎。我嫁就嫁了,反正纪翎也知道疼人。可没想到他还要跟我牵扯不清,之前就要我害死阿翎。这次他故意的,他就是要借着纪大庆害死阿翎,然后……”
李致远双手捂住脸大哭,纪大庆的老婆听见这话立刻起劲了,过去拉住苏弘伟:“好啊!你个王八蛋,原来起的是这样恶毒的心思,却让大庆做那一把杀人的刀!我们被你给害死了!”
这么一来一团子的混乱,书记拿起话筒大吼一声:“好了!一个一个来!”
纪翎走过去站在的李致远身边,李致远半蹲着身体,头埋在她的肩头哭:“幸亏阿翎对我好,要不然叫我怎么活啊!”
纪翎抱住了自己超大只的媳妇站在小太阳低下,就是被聚光灯罩住的样子,撸着他的背:“好了啊!咱不哭了,不哭了!”
苏弘伟想要否认自己勾引李致远,可这是事实,他当时路上就处心积虑想要让两个女知青帮他把事情给做了,李致远边抽抽搭搭边说:“你自己说啊!在火车上,你有没有给我泡水,给我吃的,有没有跟我说,说我长得漂亮……”
他想要否认,李致远说出来让人信啊!更何况他被李致远推进河里也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这么一来苏弘伟倒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苏弘伟只能说:“你们别听她胡说,我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约我出去,没有跟我说阿翎身体不好,你会等我?”李致远咄咄逼人,“我呸!你真当我是水性杨花,还瞎眼的东西吗?我早看透你了!你却还不死心要害死阿翎,你个王八蛋!”李致远走过去伸手就是一巴掌,他的手劲儿大,拍得苏弘伟眼冒金星。
纪大庆的老婆冲过去,大叫:“都是你这个黑心肠的啊!你要害人,怂恿我家大庆去干什么?我家大庆是个愣头青啊!”
纪翎内心一声:“卧槽!”连愣头青都出来了,纪大庆的老婆也是个人才。
纪大庆的老婆跑到的大队书记和队长面前说:“书记,队长,你们听见了吧?我们大庆真不是坏,是被人挑唆了啊!求你们网开一面,要是成了地主,我们一家子都完了啊!”
她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大哭:“你个杀千刀的,没个脑子,听那个黑心肠的挑唆……”
大队长让人去把孟知青叫过来,毕竟他才是带队知青,这个事情大队里不好处理。
孟知青急急忙忙赶过来,这边新来的几个知青一个个都是麻烦人麻烦事儿,天天闹事情。他一过来听纪大庆和纪大庆老婆说的那一番话,问苏弘伟:“你到底要怎么样?人家李婷婷已经被你害成这样了,人家也认了,你怎么就不能消停些吗?我要向上汇报!”
孟知青实在受不了这个苏弘伟了,成天给他惹事。
这会子苏弘伟有些庆幸,毕竟这个李婷婷没有说纪翎的身世,要是说了纪翎的身世,一旦被苏康达知道,一切就都完了。苏康达一生戎马,刚猛勇武,要是自己被他知道李代桃僵这么多年,还在暗中要害死他的亲生儿子,定然是会一枪毙了他。
苏弘伟过去拉住孟知青,拉到边上说了几句话。孟知青知道这个苏弘伟有来头,他爸爸好像是战斗英雄,所以他们一群人里一直都让着他。现在听他这么说,孟知青走到大队书记那里说了两句,有些事情不能闹得太难看。
大队书记一想公社领导说的话,现在正在树立典型的时候,要是这个时候放开纪大庆,那这个典型就树立不了了,而现在苏弘伟已经被牵扯进来了。就没办法把整个事情给圆过去了。书记说:“不行,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能放走一个坏人。”
纪大庆的老婆爬在大队长的脚边,嚎叫:“大队长,你就帮着说句话吧!我们大庆就是被人挑唆的啊?”
大队长叫边上的人说:“把这个女人给我拉开!”
大队长对着大队书记说:“不管这个苏知青是什么来头,他做的那些事,要是不想着人姑娘,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是也没有切实的证据,毕竟都是靠嘴说的。这个苏知青的材料还是如实上报吧!等公社里有了回话再说。这样,在上头有回话前,咱们把苏知青单独看押起来。”
苏弘伟没想到他说出了家庭背景还不行,要是真被坐实了自己耍流氓就完蛋了,他连忙喊冤:“这些话都是他们说的,我根本不可能看上一个身高比我还高的女人!我跟纪大庆说那些话,是因为我对象郑茜被李婷婷欺负了,她咽不下那口气,我才想要替她出一口气,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
郑茜原本听李致远那么说,心里还在恨苏弘伟,这会子听见苏弘伟这么说,一下子又信了,她出来扯着李致远说:“你自己看看,你哪里像个女人,哪里值得弘伟喜欢?你就是在冤枉他。”
李致远甩开她说:“你没长脑子,眼睛也瞎,愿意上他的当就尽管上!”
书记和大队长要的不过是把纪大庆给坐实,关于苏弘伟是周旋于两个女知青中间,跟两个女知青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他们不关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孟知青也说了,这个苏弘伟有背景,那就不要惹了吧!
“到底你们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也没办法分辨。不过,苏弘伟你挑唆纪大庆他也认了,思想上肯定有问题。”大队长看向孟知青,“这样你把人领回去好好教育,让他写交代材料,我们一起把材料上交给公社。”
李致远走过去问:“大队长,这个事情太不公平了,他不认,就没有了?”
“你这个女同志啊!这种事情,你说是就是,没有证据我们能冤枉好人吗?”大队长看着李致远说,“我们把他们俩换个生产队,给你们换开,他要是再来招惹你们,那他对着你耍流氓就逃不过去了,好不好?”
纪翎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大队长和大队书记也不可能完全帮自己,更何况苏弘伟的成分确实好。现在闹下去只能让书记和大队长厌恶,到时候没好果子吃。她过来拉李致远:“婷婷,大队长和书记都是讲理的人,咱们要的不就是他不要在纠缠你,也不要再来害我了吗?这么一来他也不敢了。事情就算解决了!”
“可是,我们白吃亏了吗?”李致远已经明白纪翎的意思,还在装模作样。
纪翎眉头一皱:“家里到底听谁的?”
“听你的!”李致远低声说。
“哎呦,小狗崽子还很凶吗?把媳妇儿管得死死的!”
苏弘伟心里是宽松了,可这个事情却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不受控制,他妈一直挂念这个孩子,要不是他妈和外婆私下议论被他听见,他也不会谋划过来。原本以为跟信里说的那样,那个老头老太太生怕自己死了之后,这个孩子死了都没人埋,才写了信,这个孩子肯定活不长。没想到自己几次想要弄死他却被他都逃脱了!现在又被调离这个生产队,接下去该怎么办?
他侧过去看,见纪翎嘴角挑起,灯光之下,对他笑得犹如鬼魅!
预收《八零之抛夫弃子的女知青》这个文案有兴趣不?
何倩好不容易回城,家里已经没有她的房间,爸妈哥嫂天天催着她去相亲。
晚上做梦梦见自己是一本年代文里的极品小姑。
把自己下乡吃的苦全算在无辜的哥嫂身上,回城后作天作地,害人害己。
文里她还抛弃了乡下的丈夫和儿子!
不是?这个人不是村办工厂的厂长小仇吗?他们是纯友谊,铁哥们!
小仇上来找到了她,她肯定要把酒言欢。
小仇请她帮忙在城里设立销售点,想办法给他们的产品拓宽销路。
反正家里没住处,她吃睡在办公室。
帮着小仇一起把工厂的产品卖出去,给他求老专家做技术指导……
小仇把儿子送过来,让磊磊在城里读幼儿园,小家伙真可爱,她就帮忙带着吧!
小仇上来,他们一起吃饭,多喝了两口,话有点多。
“小仇,你说好不好笑?我做了个梦,梦里你居然是我老公,我抛弃你,独自回了城?”
转瞬之间,何倩被他拉在了身上,他眼圈泛红问:“你总算想起来了?”
第20章
苏弘伟脱身,纪大庆不可能有这个幸运,上头正缺这样一个典型,材料报送上去,立刻批示下来,给纪大庆坐实了这个地主阶级的帽子。
纪翎一家三口,原本老弱病残占了前几样,这下子只剩下病弱的纪翎和一个被一起来的知青坑了的傻姑娘。平时就是要斗地主,打五类分子,把两人往前面一拉,打上去没有出气的感觉,反而觉得是在欺负人。这下好了,这个纪大庆就是罪有应得,他平时可没少干坏事儿,三五不时地拉出去,好好批一下,骂他几声,踹他一两脚,心里也舒坦不是?
经过打谷场上那一场热闹,虽然书记和大队长说没有证据。可大家听下来却是心里敞亮,要不是这个苏知青想着人家李婷婷,他做那些事做什么?什么给郑茜出气?只有那个知青才会相信他的鬼话。这个苏知青就是个臭流氓。
苏弘伟把材料交代上去,得到了一个口头警告的处分。又把他和郑茜调离了杨木桥生产队,到新的生产队一落脚,人家生产队队长就过来说话了:“苏知青,你可是咱们陈家村的名人。以前干的那些事情咱们不计较,可你要是对咱们队里的小媳妇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别怪我不客气!我才不会管你家里是什么样红红火火的人家,流氓就该吃花生米!”
这话把苏弘伟给气得七窍生烟,又无可奈何。他压根对李婷婷那个长着一张漂亮的脸蛋,但是身材那样高大的女人没兴趣,真是被扣上了屎盆子,摘都摘不下来!
纪翎看这人被调离,她心里宽松了些,毕竟自己的这个身体状况,天天跟他斗智斗勇还真受不了,她要时间休息。
卖了夏粮,秧苗还在秧田里长,大田已经开始用拖拉机翻地,不用人下去犁地,也能让忙活了这么久的人轻松一会儿,生产队放了社员一天的假。
临近端午节,大家也没什么余粮,不过包一两个粽子来应应景总是要的。
纪翎脸上也长了点肉出来,原本干瘦的一个小东西,看上去好看了许多,也不会动不动就喊累了。
李致远脑子里的小人数据在变好,他打心眼儿里高兴。
李致远把衣服洗好,纪翎收拾
好灶头,拿了一个采棉花用的大布袋,两人一起去河边采摘芦苇叶。
一大片的芦苇,风吹过沙沙作响,阿来婶子和另外一个婶子已经在采了。
“你别下来了,我来采就好!”李致远对着纪翎说。
纪翎站在岸上,看着他把棉花袋子围在腰里,下了河滩,开始掰芦苇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