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3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那也是应该的啊!”阿来婶子说。
“一个生产队的,哪里能要?那我走了!”纪翎把芦苇叶放下,跟阿来婶子道别,却看见她家的那条看家的小黄狗,带着三只摇摇摆摆的小奶狗走了出来。
小奶狗太萌了,纪翎禁不住蹲下去摸摸小狗头,小狗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纪翎的手。
看纪翎喜欢,阿来婶问:“阿翎,要不要抓一条回去养?”
纪翎倒是喜欢,只是现在家里有两个人了
,她转头对着阿来婶说:“我问问婷婷,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喜欢我们就来抓一条回去!”
出了阿来婶家,水埠头上李致远还在洗芦苇叶,芦苇叶上面总有些脏东西,比如灰尘,小虫子之类的,他在那里拿了丝瓜络一张一张清洗干净,看她过来,说了一句:“马上好了,等等我!”
纪翎下水埠头蹲在没有水的那一阶上,看他洗芦苇叶,真的!李致远真的太好看了,三百六十度没有死角的好看。长这么好看,关键是还不娘,哪怕穿着女装。
李致远突然抬头看着纪翎呆呆地看着他,那种专注的眼神,让他有些脸红心跳,他用湿手贴了贴脸颊,一下子有些说不出是羞还是恼,伸手在洗芦苇叶,手在水里,一念之间,转身湿手一甩,水珠子泼在纪翎的脸上。
纪翎回过神来,立马大叫:“好啊!你个李……”
她及时刹车,改口:“李婷婷,你胆子大了啊!敢泼你男人水,看我不收拾你!”
踢了鞋子下去,捧起水就泼李致远身上,嘴巴里叫:“叫你使坏,叫你使坏!”
李致远伸手挡在脸上,任由她泼,只觉得她脸上泛起了红色,分外好看。
“哎呦!小夫妻俩床上还没闹够,又到水埠头上来闹了!”阿祥婶子拿着淘米箩下来。
李致远抹了抹脸上的水,对着阿祥婶子说:“婶子,你粽叶掰好了没?没有的话,我们这里拿点过去?”
“你阿祥叔去掰的,家里有!”阿祥婶说,“要包粽子啊?”
“嗯!应应景!”
阿祥婶看了一眼纪翎说,“你的胃不太好,糯米的东西少吃点,知道不?”
“知道了!”纪翎忙应下。
李致远把洗好的芦苇叶用稻草扎了拎起来给纪翎说:“拿着!”
他自己提着鞋赤着脚往上走去,纪翎看着他头发到身上都被她给泼湿了,特别得意在那里嘿嘿笑,被李致远瞪了一眼不再理睬她。
人家大长腿的德牧不想理小短腿的吉娃娃的时候会怎么样?就是现在这样,她提着芦苇叶,人家已经走出十米远了,压根就不理睬她,明明是男扮女装,还真当自己是女人了啊?纪翎追了上去,拉住他的手:“你不能等等我啊!”

纪翎牵着手,李致远有些异样,边上有来往的人,他又不好甩开纪翎,只能看着这个小子得意地笑,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恼。这小子完全就是小孩性子,调皮捣蛋,自己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跟他一个小屁孩计较个什么?
纪翎哪里知道他这么一点点时间,已经百转千回:“别生气了,不就是泼你一点点水吗?等下我让你泼回来好不好?”
李致远低头一笑,敲了敲她的脑袋:“回去包粽子去!”
回到家里,李致远去他的箱子里拿了衣服,他身上湿了,要去换衣服。
索性拿了个盆,去水缸里打水,一样换干净衣服了,不如擦一把。
“你等等,我去给你烧点热水!”纪翎说,“当心寒气进身体,现在不觉得,等老了可不行!”
“啰嗦!”李致远根本不睬她端了水,“我去你房里换?”
纪翎应了一声,李致远撩开了布帘,进入她的房里,在里面擦洗。
外头阿祥婶子走进来,现在来他们家不用偷偷摸摸了,大家对纪翎夫妻俩已经改观了很多。
“阿翎!”
“婶子!”
“刚才在水埠头上看见你们在洗粽叶,你阿祥叔说你们家去年都没分到好的糯米,队里明生,估计把碎米分给了你们。不过估计你们也吃完了。婷婷有粮票,不过粮油商店的那些米都是陈了两年的,味道不好。所以你叔叔让我给你拿点糯米过来。让你包几个粽子应个景儿。”
“太谢谢婶子和叔了!”虽然app里有特别好的米,可人家也是一片心意。
“哦!对了!”婶子想起了一件事情,她伸手掀开门帘,“你跟我进来,我有事问你!”
纪翎没想到她会掀门帘,里面李致远在擦身啊!要是被她看见,李致远精瘦的身材,平板的胸,万一还有上次她看见的景象,要死的!
第21章
纪翎扯着婶子往外走,听见李致远惊叫一声:“啊!”
婶子往里看:“婷婷,你这是干什么?阿翎是你男人,我也是个女的,你这么大惊小怪干什么?”
纪翎偷偷瞥了一眼,李致远蹲在地上蜷缩着抱着胸,只露出了雪白的背,干农活干久了,脖子里的皮肤和背上的皮肤已经成了两个色,之前倒是没有发现。
纪翎推着婶子往外:“婶子,干嘛呢?婷婷脸皮薄,有话咱们出去说不成吗?”
到外屋,婶子说:“阿翎,看她这样防着你,外面说的不是真的吧?你到现在都没有碰过她的身体?”
纪翎挠着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防着你?”
“笑话,防着我干嘛?她现在不给我看,以后生孩子的时候,哪里我不会看?村里的孩子哪个不是我接生的?女人啊?也就小姑娘的时候值钱,什么都遮遮掩掩,结了婚,生了孩子。就跟条母狗似的,孩子要吃奶,坐在外头拉开就给孩子吃……”
纪翎听她说的一堆话,想想自己要是在这个时代成为女人,这也太难了!脑子里是大夏天的时候,一群已婚妇女嫌热,下身一条花布裤子,上身一个肚兜,大喇喇地跑出来。蹲在水埠头上,从侧面望过去……太惊悚了!她恐怕没办法适应,还是要进城才行。
李致远换了衣服从里边出来,阿祥婶子跟他说:“李婷婷,你别想着以后回城,你们都登记结婚了,阿翎就是你男人,你得给纪家传递香火。”
李致远侧头看了一眼阿祥婶子说:“婶儿,我知道的,你也不看看阿翎这个岁数,这个身体,总归要先养好身子吧?再着急,也不着急一年两年,是吧?”
阿祥婶子觉得无可辩驳:“那你?”
“婶儿,我们之间的事情,你别着急,阿翎能健健康康地活着,不是比什么都好?”
“好吧!那你好好照顾他!”
阿祥婶子一走,纪翎抹了抹头上的汗和李致远相视一笑,纪翎摇头:“阿祥叔的执念啊!”
李致远伸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行了,准备包粽子吧!”
纪翎进屋去拿了一大块肉出来,李致远把肉去了皮切成了块。
自己拿了洗洁精,把搪瓷脸盆里里外外给洗干净了,再烧了热水烫过。她去剁了葱姜末,挤出葱姜汁倒入肉块里,再加上料酒,生抽,老抽和一小勺白糖调味腌制。
app里出来的糯米一颗颗洁白圆润,带着淡淡的清香,淘洗之后她也是倒入生抽调味,老抽上色,白糖吊鲜,两样处理好了。
另外浸泡的红枣和赤豆,另淘了米,等下包赤豆粽。
搬出她腌的咸鸭蛋的坛子揭开坛子,掏出一个裹着灰的黑乎乎的鸭蛋,纪翎舀了水洗去上面的灰,拿了个碗,敲开一看,橙红色的蛋黄圆滚滚,跟个小球似的。她笑着说:“成了!”
把鸭蛋全部掏出来,清洗干净,敲了十来个咸蛋黄出来,剩下的咸鸭蛋,等下和粽子一起煮了,这才拿了小竹笾放在的板桌上,开始包粽子。
李致远看她手指翻飞,稻草一绕,一个粽子就好了。看着简单,跃跃欲试,纪翎立马说:“我教你啊!”
李致远对自己学习能力非常有信心,看着纪翎的手势拿起了芦苇叶开始拼接放米,纪翎说:“小指要压住,放一块肥肉一块瘦肉搭配好,再来一个咸蛋黄。”
他看上去步骤都跟纪翎一样,稻草绕上去就散开了。纪翎坐在他身边,抓住了他的手,手把手教他。纪翎的小手握着他的大手,低头看着手里的芦苇叶,她的脑袋就在李致远的眼前,一截洁白的脖子上有一颗红痣。人虽然瘦弱,可耳垂却饱满丰润。
李致远突然之间脸上**辣地烧起来说:“算了,算了!我不会!”
“不会才要学啊!那个女人不会包粽子?”纪翎想起上辈子自家的奶奶手把手教她包粽子就是这么说的。
李致远把米粒儿往盆里倒,懊恼地说:“纪翎,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个男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