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5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而自己,单单靠彩虹屁不是一个持久的输入,一块钱一块钱挣,太慢!而且app的钱不能换成现实的钱,他们的这间土坯房,会不会坍塌真的不知道。需要早点建起砖瓦房才行。好不容易有这样的机会,怎么可能放弃?
“我们不是只是吃饱就行了,还得为以后着想。”纪翎打算好好跟李致远说,“我们总有一天要分道扬镳,你要回城,那么我就该有个营生能自食其力,这种机会错过了,可能就错过了。你说呢?”
“我不是不让你自食其力,而是你身体还没好,你身体才养了几天?再过半年不行吗?”
纪翎听他说这句,不是不让你自食其力的时候,心口一下子发闷,自己说什么分道扬镳没事,但是从他嘴里出来,心里还真地过不去呢!这一天总是要到来的,他真要走了?那就走了吧!她还能真的留住他?
“致远,这是一而二的事情,如果能给他们烧饭,让村里人知道我有一技之长,以后能掌勺红白喜事的话,你想想那不是一条很好的出路。”
李致远想着未来几年,这孩子肯定会被脱帽,他说他认字,也不知道到底认了多少,还说会英文,如果脱帽了就可以参加高考,就能上大学。那条才是正路。可现在自己跟他说那些?他生活的环境就是这样,要他一下子来相信他说的话,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确实很难。
“阿翎,这也不急于一时,等过半年,你身上的肉养起来了再说。”
“要是没有这种机会了呢?”纪翎问他,“就做十个人的饭。不会太累的。”
“每天来回呢?公共汽车不是到村口的,从站点下来走进来二十分钟,每天来回你受得了?”
“让我去试试,要是不行我再回来,不试我不死心。”纪翎知道李致远是担心她,话也没有说得绝对。
李致远不声响了,他不能说服纪翎,该怎么办呢?他真要去试试,就去试试吧!
“我陪你去!”李
致远下了决心,“跟他们商量一下,咱们拿被褥过去,他们不是有食堂吗?晚上没人住吧?咱们在那儿打地铺吧?明天跟老队长商量商量?跟他们说,两个人就收一个人的工钱。”
第二天一早,纪翎和李致远一起去跟老队长商量,老队长想了一下,却是纪翎没有个人在身边伺候着,到时候有个差池,得不偿失:“中午我去大队里,我打个电话给他们问问。”
“哎!”纪翎听上去有戏。
下午李致远在田里插秧,老队长过来招手:“阿翎媳妇儿!”
李致远走上去,听老队长说:“他们应了,食堂那里有个仓库,你们可以住那里。他们让你们明天就过去。”
“那农忙?”
“走,我带你去跟孟知青商量商量。”
老队长带着李致远去了另外一个生产队,知青们正在弯腰插秧,郑茜蹲在树荫底下乘凉,苏弘伟被那里的生产队长给盯紧了。人家队长的想法就是,男人整天想那档子事儿,绝对是白天力气没用完,白天力气用干净了,晚上那里还会想那种事情?一觉睡到天亮肯定连梦都不做一个。所以他给苏弘伟分最多的任务,让他挑最重的担子,比如挑河泥的时候,比别人多两锹那种。
果然苏弘伟每天干得累死累活,回到知青宿舍到头就睡,连跟郑茜说话的力气都没有。郑茜最近被他冷淡了好一阵子,倒是让郑茜开始胡思乱想,难道苏弘伟真的心里有的是那个谁?
此刻,李致远跟着老队长过来,正在田里插秧的苏弘伟站直了身体,看向李致远,自己真的是看错了眼,才会挑上了李婷婷,原本以为李婷婷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没想到这个女人却是个极其难搞的,现在弄到了这个境地,他跟坐牢有什么差别?
他心里恨着李致远,一直盯着李致远,李致远学着自己妹妹走路的步子,快速往前,扯住了老队长的袖口,指了指盯着他看的苏弘伟。
老队长现在可喜欢这个李婷婷了,自家老太婆还觉悟都没有这个李婷婷高,纪翎那小子穷得叮当响,家里有个屁东西?他招待战友可是那个李婷婷把她家里给她的东西全部给拿了出来。听自家老太婆说去找他们的时候,
小夫妻俩在吃茶泡饭。这是多实诚?多高的觉悟?一说让纪翎出去,她又来说要跟着纪翎。一个女人这么紧着自己男人,这是多好的女人?
不管别人信不信这个苏知青左勾右搭,反正他是信了,这个苏知青就不是个好东西。他往苏弘伟那里一瞪,胡子一翘:“苏弘伟,你看什么看?别对着人家女同志动歪念头,你要是在敢乱想婷婷,信不信我去公社里找领导?”
一听老队长那么说,又看那个女知青躲在老队长身后,再看看苏弘伟站了这么久,终于又弯腰插秧了。这会子大家都知道了,原来这个长得特别漂亮的姑娘,人高马大的姑娘就是那个女知青啊?
那个郑知青说什么人家姑娘长得跟头壮牛似的,可真看了,除了高了点,骨架粗了点,浑身上下还是很好看的吗?这个郑知青就是妒忌人家长得好看,这个苏知青勾引人家,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
他们生产队的队长一声吼:“有些人能不能劳动地专心一点?难道一定要扣个劳动改造的名头才能认真劳动?”
听见这话,谁都知道指的是谁,那个队长对着郑茜叫:“你要是再这样大小姐做派,孟知青不上报,我来报!”
郑茜看见苏弘伟看着李致远本来就心里一肚子火,听见队长又对着她吼,立马回嘴:“爱咋咋地!”可到底不敢不下地,只能下稻田里去。
孟知青从稻田里走了上来,到了田埂上,老队长跟他商量,毕竟他是带队知青,听到是这么一回事儿,还不是那种做得累得要死的活儿,孟知青对着李致远说:“小李,这是好事儿啊!那你就去吧!我写月底总结的时候,帮你写进去就好了。”
“谢谢孟大哥!”
“别客气!”
孟知青答应了,老队长松了一口气:“婷婷,你做事勤奋,不用我教,去了那里一定要给人好印象知道不?”
“嗯,知道的。”
“阿翎身体不好,洗菜,切菜,你多做做,我知道你找了阿翎,肯定心理有怨气,听你婶子说,你们其实没同房。等以后你真要走,我也没法子拦你,可阿翎……”
“叔,不用您多说的,我不会不管阿翎的,哪怕我以后回了城里,我也会想办法
把他带走,当成自己的亲弟弟照顾。”
老队长看向他:“好啊!这话我记下了!刚才我顺带问了大队里的拖拉机手,说明天会进城一趟,你们早上七点多去大队门口等着,他带着你去。”
“谢谢叔!”
纪翎在家做好晚饭,逗着小黄狗,看着小黄狗想着李致远。书里把他说成阴郁,偏执,不讲道理,这个家伙简直太讲道理了,而且接触久了话也不是那么少。纪翎点着小狗狗的脑袋,李致远对自己那么好,昨天自己坚持了,他就立刻顺着自己,今天找老队长去问了。他不该对她太好的?
李致远放工回家,纪翎还蹲在地上摸着狗头,李致远过去摸她的脑袋说:“那边同意里,那里有地方睡觉的,我们一起过去,明天早上咱们跟着大队的拖拉机走。”
纪翎听见事情办成高兴地差点转圈圈,她没转圈圈,脚边的小狗子倒是绕着她的腿转起了圈圈,她低头:“这条小狗怎么办?”
“带过去呗,食堂是多下来的汁水,给它一口不就行了?”
“嗯,嗯!”纪翎的眼睛笑得都眯成了一道缝儿。李致远不禁笑了一声,还真是个孩子。
自家这个土坯房子,门是锁上了,可真要是有人进来也很容易。家里还有她刚刚腌的咸鸭蛋,还有秀英婶子送的老母鸡养在那里,还有?
“致远,家里的东西咱们总不能带到城里吧?”纪翎问李致远。
李致远一看还真不算少,大夏天米面粮油都会坏,老母鸡总不能也呆在身边喂养:“老母鸡还给秀英婶子,跟她说清楚情况。咸鸭蛋你放在坛子里,扔在最里边,也不会有什么。米面粮食别带了,给三家人家分一分,这样送别人送地也不多,不会让人多想。你说呢?”
“那你帮我分一分!”
两人一起把东西分了,给三家拿去,把家里的自留地托付给了阿来婶子一家,阿来婶子说:“你们去吧!反正我种我吃,你们回来你们吃,好不好?”
“谢谢婶儿!”
“谢什么呢?我都没谢谢你们呢!能让我们明天再吃一顿白米饭。”
这么一来回来再收拾东西,第二天早上,纪翎起来做了早饭,特别多煮了两个白煮蛋,多做了一块葱
油饼子。
“等下给拖拉机手吃!”
“好!”李致远突然想起说,“别忘了把聚宝盆拿着!”
纪翎只能去拿那个土陶坛子!唉!
到了大队门口拖拉机已经噗噗噗地响着,拖拉机手是另外一个村的,大家都叫他老陈,纪翎过去说:“老陈师傅,早饭还没吃吧?给你带了两个鸡蛋,一张葱油饼子。”
老陈咽下一口口水:“那怎么好意思?”
说是这么说,连忙接过,饼子还是热的,油酥润泽,好些日子都没见过油水的老陈吃得特别舒坦。两个鸡蛋他放在自己口袋里。想来是要留给自家孩子了。
两人坐上老陈的拖拉机往县城里去……
作者有话要说:有一本文呢,叫《五零生活记事》是我基友初林写的,刚刚开坑。有兴趣的戳一下哈!
陈红一朝梦回80年前,成为了被卖做佣人的一个黄毛丫头陈三丫,好不容易苟过乱世迎来新政府成立,却又被一封来自首都的电报打乱了计划。
第24章
从拖拉机上下来,到了大礼堂的建设工地,工地刚刚开始施工,还在平整土地。原来的礼堂是在建国初期建的,那个年代搞大跃。进,这些年下来县礼堂就破败得不成了样子,县里下定决心重修大礼堂,这个时候大礼堂承担着很重要的政治功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