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6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这还叫简单啊?我们之前只会煮熟。”老宋说了一声,招呼大家坐下,纪翎要过去涮锅,被老宋叫:“小纪,小李,快来坐下一起吃饭。”
纪翎放下手里的抹布,舀起水,用香皂洗了洗手,过来坐下。一直以为厨子就是那种光头大有脸的老宋都不禁笑了:“小纪还挺考究。”
纪翎笑了笑:“做的东西都要吃进嘴里的,总归要收拾地干净些。”
原本已经习惯了饮食店里油腻腻,食堂里更加油腻腻的几个人,突然间觉得纪翎说得好对。
“这个说法,我爱听!”老宋举起拇指对着纪翎夸了一下,因为进账声音设置成了静音不知道有没有到账,等下打开看一下。
大家拿起碗筷,开始伸出筷子夹菜,排条香脆,一口吃进嘴里,油滋滋,肉一点都不柴。其中一位说:“宋主任,您尝尝这个排条。我在江城老牌国营饭店吃的排条也是这个味道,这个排条比江城饭店里做的还好。太香了!”
李致远笑着说:“你说的是人民街那里的利群饭店吧?他们家的菜在江城算得上有名气的了。排条确实是他们家的招牌。”
“你是江城人啊?”
“不过他们家的排条没这个好吃!”
“也不是,他们一天要出那么多份儿的排条,再说了他们的油复炸了再复炸,不如我们的新鲜啊!所以味道就两样了,我们是第一次炸啊!”纪翎笑着说。
那位说:“反正我不懂,不过我知道今天是我吃到最好吃的排条。”
另外一位在吃红烧带鱼,纪翎因为看着带鱼很新鲜所以用酱油水的做法,闽南的酱油水的做法最能保持海鱼的鲜味儿,加上她用的调料是自己从app里带出来的,恐怕是这个时代食品商店里买不到的。好的食材碰到好的调料,再加上一个懂怎么做的厨子,味道得到充分的展现。
“这个带鱼也好吃!”
“对的,我怎么就烧不出这个味道?”
“你要是能烧出这个味道,老宋还要死活把人家叫过来?”
一顿饭大家吃得意犹未尽,老宋在那里说:“小李,晚
上再添一些菜,咱们喝老酒。”
“好!我等下去买。”
“小纪,你告诉我要买什么?”
纪翎一听喝老酒就问:“大家辣炒螺蛳想不想吃,要是外头有去了尾巴的螺蛳卖,就买点回来。猪耳朵,鸡胗,鸭肠,口条什么的下水,你们要是吃得惯,就买回来,我来收拾,今晚来不及吃,我卤了你们明天吃!还有小黄鱼和马面鱼之类的也可以买点过来,下酒菜又便宜又好吃。”
“小纪,这条大带鱼才三毛二分一斤,你知道小黄鱼和马面鱼是干什么用的吗?供应给牧场做猪饲料的。”边上的老张说。
“鱼?做饲料!”在纪翎看来,这样的年代,这种好东西居然被当做猪饲料?
“只有吃不起这种带鱼的人家才会周路子去买那种饲料鱼吃,才五分钱一斤!”那个小李说。
“买回来,买回来!我来炸香酥小黄鱼!”纪翎笑着说。
“小李,你去牧场找老黄,找他们仓库里,去找一些新鲜货回来!”
吃过饭,收拾干净,有点时间可以午休,纪翎和李致远一起上楼把房间给收拾了,天气热了纪翎再睡床单就不行了,李致远提议说:“去外边看看,买一条草席?”
纪翎摇了摇头:“拿纸笔给我!”
李致远递给她纸笔,只见她写下了“草席,长两公尺,宽九十公分。”
这张纸扔进坛子里,李致远凭空看见一张草席出现在地上。
“我最近才发现的!”纪翎耸耸肩。
“不是吧?那岂不是要金山银山都可以了?”
“不行,我试过了,便宜货可以!”纪翎接着写“二十六寸自行车一辆”,扔进坛子。
李致远盯着坛子很久,也没见动静。
纪翎笑着说:“我发现这个坛子也不是说永远出不完的东西,它是需要积攒一定时间之后,才能问它要一点东西。”
这是纪翎想了很久才想到的办法,如何让坛子跟她的app更贴合接近。
李致远听她这么说,他写了一个“圆珠笔一支”扔进坛子里,盯着它看,没用。
纪翎皱眉,她装模作样,写了同样的字,扔进去,圆珠笔就出现了。
“它还认主?”
李致远皱眉说:“好像是!”
作者有话要说:饲料鱼这个事情是听长辈说的,那时候小海鱼上来做猪饲料,里面各种鱼都有,海鳗最多。计划经济的时代和需求脱钩,上下层之间信息差异,让上层并不了解下层真正的情况。
第25章
老宋说晚上要喝酒,那就按照下酒菜的标准来做饭。纪翎把早上他们买的肋条上的小排多带点肉给剔了出来。剩下的就是五花肉了,煮了等下做蒜泥白肉,夏天晚上下酒肯定好。
她揉了一团面,等豆炖排骨,贴上面饼子。
不一会儿,小李提着一大个塑料袋进来,就让她改变了主意,小李说:“你知道这些东西多少钱吗?四毛钱!”
纪翎看着他把鱼倒出来,巴掌大的银鲳鱼,一尺来长的马鲛鱼,一条鳗鱼超过一斤半,还有一堆的小黄鱼和马面鱼。
“怎么会这么便宜?”纪翎翻看着鱼,还真是好东西呢!东西都挺新鲜的啊!怎么就会这么便宜?
李致远站在她边上说:“这个肯定便宜,所有的鱼收上来都是有等级的,就跟咱们上交的公粮一样,一旦被判定等外品,那就没几个钱了。”
“牧场里的猪也是,要是重量不够就变成了等外品。价格也降几档。”小李跟纪翎解释,“那行,你们收拾。我先去工地了!”
纪翎点头,这么多鱼,天气又热,必须要想想办法,要不然就坏了。
那就要改变一下策略了,之前打算土豆炖排骨,排骨飞水之后放风口里,一个晚上不会坏,可以放在明天吃。鳗鱼和五花肉烧,滋味醇厚,马鲛鱼烧雪菜就是一个鲜字。小黄鱼和马面鱼,干煎,来个香辣口味,小鲳鱼,用熏鱼的方式来做,咸甜口,重盐,重糖的菜都可以放一半放在今天,一半放明天吃。
忙碌了一个下午,等纪翎将面饼子从锅边揭下来,放在桌上。那群人也回来了,中间一大盘五花肉炖鳗鱼,边上围着六七个菜,还有一盘贴饼子。
老宋开了一瓶酒他倒上,问纪翎和李致远:“你们吃不吃酒?”
纪翎摇头,扒拉着饭:“不吃!”
“不会!”
见他们快速吃饭,老宋也不强求,毕竟不过是叫过来的小工。
两人快速吃完晚饭,过去涮了锅子,听着他们在那里或是谈笑,或是骂娘。
建筑队的管理人员,辛苦是辛苦,不过待遇在这个时代真的算是不错了。
纪翎清理完毕灶台,李致远在那里把三个大锅里全部烧上热水

李致远给纪翎先打了水,又把锅子加满,给纪翎提到楼上去,他下去把食堂的地面扫过之后,再拖了一遍。
干完了,李致远给自己打了热水,跟那几位说:“你们吃好了放在这里,明天一早我们起来收拾。洗澡水三个锅子里都是满的,你们自己打。”
“小李,谢谢啊!辛苦你们夫妻俩了!”
“不客气,应该的!”
李致远提着水桶上楼,老张问老宋:“这对小夫妻可真勤快,而且很拎得清,你看都不要你说的,这里收拾地干干净净,还帮咱们把洗澡水给烧好了。”
“是啊!今天的菜,要是我们自己烧,最多一个红烧肉,炒两个菜就结了。你看那个小纪,做了多少花样出来。”
“这些鱼四毛钱,牧场里的老黄,随便我进去挑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