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7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说明天吃什么菜!我把菜单开了出来。”
“早点去睡吧!你今天也累了!”李致远刚才调了小人儿出来,今天体力已经消耗过大了。
“真的累了呢!”纪
翎爬到了床上,不过一下子却也睡不着,她侧过去面对着李致远说,“致远,我做的香酥小黄鱼好不好吃?”
“好吃啊!你做的什么都好吃!”李致远说道。
“饲料鱼这么便宜,你说的等外品固然是一个缘故。可这些等外品难道不能处理吗?做成罐头食品,做成腌腊制品。”纪翎在那里问,“为什么要做成猪饲料,做饲料难道不能用这些鱼的下脚料做吗?”
“谁会想到去这么做呢?大家都怕,如果做了被打成走资派怎么办?”
“所以好东西就被浪费了吗?”纪翎想想这个县,一边靠海,一边是山,就他们那里几个村子有些良田。
“能不能想办法找县里说说,搞个食品厂出来?或者村里办个集体企业,做个食品厂。做烤鱼片,鱼肉松什么的……”纪翎一下子兴奋地做了起来。
李致远也跟着坐了起来:“光靠村里,县里恐怕不行。”
“找江城的大食品厂,跟他们聊这个事情,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一起做联营厂。”
“联营厂?这个倒是可以。我刚好要写信给婷婷,跟她说说?”
“我们先找村里问问,如果能够在村里建这样一家厂,村里就能吸收好些人做工人。”
“可是你要是动这个脑筋,我们先得想想,咱们村的集体资产一共才多少?这些钱村里愿意拿出来建厂吗?”李致远问她。
纪翎想这也是个事儿,要是改革开放了,她自己就能想办法办起来。她想了想说:“先不管,我明天开始试试看,能不能做一些容易保存的东西,利用工地上的人,能够先卖卖看。不是有工地大食堂吗?对内部职工卖,没有什么纪律可以违反的吧?你写信让婷婷去问问看,反正这种事情成不成对小姑娘来说也是个锻炼地机会。”
纪翎想了想,她拿了个闹钟出来,现在天亮的早,早上四点半起来揉面发面,一大早大家就能吃到喧软的馒头了,这才安安心心地睡了下去。
李致远看着这个瘦弱的孩子,这孩子的思路比他这个活了两辈子的人都灵活深远。上辈子如果婷婷遇到的是他,也不该落得那样的下场,转念一想,刚刚遇见他的时候,小家伙简直就是随时可能
没命,哪里像是现在?
想着想着,又想起接下去马上就要改革开放了,他这样的性格本事,恐怕以后时代中大有可为,又想起她前两天说的,总有一天要分道扬镳的,这个词真的让他很胸口有些发闷,要是他没那么能干,自己还能以照顾他的名义,把他拉在自己身边,可他?恐怕就是所谓的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他应该高兴啊!小家伙这么厉害,以后不用他操心,找媳妇,结婚,生孩子!
不,他不想这个孩子结婚,他想?
李致远蹭地坐了起来,看着枕着手臂在那里睡得香甜的纪翎。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有完结的年代文《八零之掌心娇》,《敬业女配跑路了》可以戳。
还有预收《八零之抛夫弃子的女知青》可以收一下!
基友初林刚刚开了本年代文《五零生活纪事》也可以看看哈!
明天上夹子,加上出去逛两天,更新在晚上,见谅!
第26章
楼下那帮子人,喝酒喝在兴头上,尤其是菜那么好吃,又是这么多年一起走南闯北的兄弟,一条腿翘在凳上,上衣一脱,越喝越来劲儿了。
哪怕纪翎为他们留的晚饭菜多,到了这个时候也不够了。
纪翎把放在明天吃鲳鱼和小黄鱼都炸过了,打算明天吃之前再复炸一遍,再调味。
几个人去翻开了纪翎放在纱橱里的鲳鱼和小黄鱼,尝了一口说:“熟的。”
“拿过来,拿过来!”
鱼没有炸到透,因为之前是用调料已经腌过,所以咸味儿倒是有的,吃吃味道也是可以的吗?
几个人把纪翎留着明天中饭的鱼,吃了个干净,大半夜啪拉肚皮,才想着散场往外走,回首看去,一片狼藉,几人面面相觑,老宋说:“要不咱们明天早点起来,一起帮忙收拾?”
毕竟叫人来烧饭,小纪那个媳妇,是因为人家老队长怕小纪吃不消,所以就是买猪头送的猪尾巴似的,没出钱,可人家勤勤恳恳,把个食堂拾掇得干干净净,经过他们一折腾?
这么一想明天早上一起来干,心也就安了,各自拿了水桶打水。
“咱们也算是见过大世面,成天吃席面的人,以前有吃过这么舒心的饭不?”
“还是宋主任想得周到,把这么个人给叫来,还真是有两手。以后吃饭问题解决了大家干劲儿也足啊!”
“这个小子看上去瘦瘦小小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手艺?在这种地方还真是埋没了。”
“听我战友说,他是爷爷奶奶出身资本家,他爷爷还是什么大学里的教授,解放前在江城的,五七五八年,他那个爸爸留下媳妇孩子逃出去了,他妈生下他就死了。资本家的家里吃的东西,跟咱们一样吗?哪怕吃穷了没钱了,骨子里还是讲究的啊!他奶奶传给他的手艺吧?要不是被打成右。派,又是资本家的老底,能给咱们烧菜?”老宋掰扯着那些道听途说的陈年往事,他倒是脑子还清楚。
后边的人拿着牙签剔牙说:“这么好吃的菜,最好能带回家给孩子们尝尝!”
这么一说倒是说到了大家心坎里,这个年代物资紧张,买啥子都要票证。自己在外是单位里有补
贴,可媳妇孩子们在家,日子过得辛苦。
老张打完了水将勺子交给小林,侧过头对着老宋说:“老宋,这个饲料鱼这么便宜,能不能让小纪帮忙做一些,咱们回城的时候带些回去。”
这么一说点亮了所有人眼里的小星星,老宋站在楼梯口:“鱼和调料咱们一起买,买来让小纪给做了。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咱们每个人每个月的伙食费不能超标了。”
反正鱼便宜,调料的话,能花几个钱?这么一说几个人都同意:“明天跟小纪说说,看他肯不肯?”
“我看行!”几个人上楼去擦洗。
脚步声吵到了纪翎,不过迷迷糊糊中也知道是几个人喝酒刚刚散场,继续睡觉。
四点半一到,老式的机械闹钟叮铃铃地响了起来。纪翎摸了闹钟起来,推开门,小奶狗,躺在阳台的角落里,一下子扑到她的脚边。她走进厕所间关上了门。
李致远虽然睡得晚,可被纪翎的闹钟吵醒了,也跟着起了床,起床第一件事肯定是解决人生大事,平时一推就进了厕所,推不开了。
纪翎上完厕所,打开门,看见一个人,差点吓得跳起来,定心之后说:“你再睡一会儿,着急着起来做什么?”
李致远被昨晚那个冒出的想法所困扰,却也经过了心理建设,告诉自己就跟婷婷一样,自己再疼婷婷,婷婷终有一天会遇到自己喜欢的人,会离开家里成为别人的妻子。纪翎也是一样,自己护他几年,他要是能够有自己的一番事业,那也是大好事。这般建设好了,自己要用哥哥的心态来对待他:“跟你下去一起去收拾。”
两人洗漱了一把,下楼去。小奶狗腿短,爬不了楼梯,纪翎抱在身上,到了楼下,把小狗放到了地下。
往里面一看,真是满桌的狼藉,昨天刚刚洗涮干净,看来又是一番大工程。
“我先揉面,你烧热水和粥,幸亏你下来!”纪翎过去倒了面粉,化开了鲜酵母,揉面发酵。
纪翎面揉好,李致远的那里也烧了水,粥锅已经烧开,两人开始收拾桌子,把那些吃的骨头全部清理干净,洗了碗筷,用热水煮了。
李致远又打了水,拖了地。纪翎看纱橱里就剩下昨
晚她放进去的排骨,其他东西一概没有了。这群人?把她的半成品都吃了个干净。
她去拿了酱菜腐乳出来,看有一包开过的萝卜干,切了和鸡蛋一起炒了。面团也发酵好了,开始再次揉面,做成一个个圆圆的馒头坯子,放在蒸笼里二次发酵。
老张敲门叫人起来,一起下楼来帮忙收拾,大家耷拉着眼皮,从外头进来,里面早就被收拾地干干净净,桌上已经摆上了白胖的馒头,还有一大盘的萝卜干炒蛋,小碟子里放上了腐乳。
老张在那里埋怨:“早知道昨天晚上咱们就收拾了!都是你们吃得糊里糊涂了。”
纪翎笑了一声说:“没事儿,我们睡得早,起来也早,刚好我发面,婷婷收拾。两个人一起做事,也不孤单。”
老宋对着老张说:“咱们就是用了两个人,就按照两个人算工钱吧?”
“要的,要的!”老张连忙应下。
“那怎么好意思,说好的!”
“不是两个人干活吗?”老宋说道,“可以吃早饭了是吧?”
“对!我来给你们盛粥,你们先坐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