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18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纪翎跟着小李就这么进了食品公司的后门,上了人家二楼办公楼,见了个叫老董的人,小李扔了一支香烟给老董,交了钱和票,听那个老董说:“给你留了个大蹄髈!骨头拿十斤对吧?钱就不要算了,我小舅子要造小楼,跟你们老宋说一声,帮忙带一点钢筋和水泥。”
“什么时候要,要多少,你带他来找我!造小楼的这一点东西,带一带没问题。”小李指着后面的纪翎和李致远说,“他们俩以后过来买肉,反正你给他们留好就行了。”
拿了一张条子,去楼下见了管冷库的一个仓库管理员,那个管理员穿了棉大衣从冷库里拿了他们要的那些东西出来。
纪翎和李致远目睹了整个过程,跟在小李身后,出了肉联厂的后门。
“你一定很奇怪,他们为什么跟咱们关系这么好吧?”小李问。
纪翎连忙点头,小李说:“旧的大礼堂拆下来,当年的大礼堂用黄泥砌砖头,拆的时候砖头都是完好无损的,县里但凡有点门路的,可都是上门来想要条子,要废旧建材,回
去造房子……”
菜市场也有,不过每个摊位都是挂着国营的牌子,这个时候肉摊已经收摊了,蔬菜那里还算供应充足,萝卜,茄子,黄瓜还都有。鸡鸭摊子上,都是活禽,没有鸡脚鸭蹼出售,纪翎也就作罢了,这些猪下水已经足够了。
小李骑在车上,带着他们去牧场,也是同样的路数,不过因为买的是猪饲料,所以手续更加简单,纪翎进去自己去挑了一堆小鱼出来,还有鱿鱼墨鱼也不少,七毛钱,拿了十几斤。
纪翎从上一辈子,物资丰沛,信息还算透明的社会过来,碰到这种处处靠票证,处处靠关系的情况,也算是长见识了。自己想要做食品厂,恐怕得多想想这里面的关节了,尤其是怎么跟人打交道,不要总用上一辈子比较直白的思路去处理问题了。
回到建筑队,纪翎和李致远一起在那里处理那些内脏,纪翎调侃李致远:“嫁个秀才做娘子,嫁个屠夫翻肠子!婷婷,委屈你了!”
“那你什么时候,给我考个秀才?”李致远抬头问她。
“考秀才这个事情还是你去吧!等你考中了秀才,我……”纪翎惊觉自己要说漏嘴了,“我给你介绍个漂亮娘子!”
李致远站起来骂了她一声:“贫嘴!”
第27章
纪翎还在想着那些条子人情的事情,李致远却是想到了另外一层:“阿翎,你原本是不是想用聚宝盆里出来的肉来替代去门市部买肉?”
“现在看来是不能了。”
经过李致远这么一提醒,纪翎立刻想通了里面的关节,董主任和黄场长跟小李乃至于建筑队的关系,如果她提供的食材和她去他们那里买的数量不符。一旦有一方面跟对方提起这个事情,不管平时她做的菜有多少,她一定会被盖上不老实这个戳。
纪翎沉吟了一会儿,她才来了两天,吃的人一多,app里的金额就蹭蹭往上涨,如果这条变现路不能做的话,那么其他的出路在哪里呢?
“如果,我们借着你在江城的身份,做香烟和糖果的生意呢?借口能弄到平价的香烟,有谁家要娶媳妇。就帮他们弄香烟和糖果呢?江城的奶糖在这里很紧俏啊!”
这家伙,一个办法刚刚偃旗息鼓,另外一个办法又出来了。脑子转得就跟风火轮一样快。
李致远赞成:“这个可以。借口亲戚在烟糖公司,这个倒是可以做,只要按照市面上的价格就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纪翎端上了爆炒鱿鱼、熏鲳鱼、酒糟小黄鱼、酱烧马面鱼:“这几样都不容易坏,比较好带回家。”
纪翎拿了一个铝饭盒出来说:“你们看看这种饭盒可行?要是行的话,每次就报哪种几饭盒?我刚才算过了鱿鱼要缩水,加上酱料用料多,一盒子两毛分钱,熏鲳鱼用油和糖,一份一毛五钱……”
“现在你们先把钱给我,要是月底的时候伙食费有得多,咱们就做个账本,每个月多下来的伙食费,均摊到每个人头上,大家可以用来换这些菜,你们觉得怎么样?”
“一个月伙食费,你能有得多?”老宋看向她,“我们可还是要下酒菜的。”
纪翎点头:“我试试,应该可以!”
几个人吃了之后,今天下班要回市区的几个人,都要了每样一盒子,这些被买了去,所剩也就不多了,大家吃上一顿也就差不多了。下午他们放工的时候,进来拿东西,闻到了一股子香味,直钻入人的鼻腔,香得让人放不下。
“在做什么呢?”
“做卤煮呢!晚上留下的人吃这个!”纪翎在那里说。
“能吃了吗?我能吃一碗再走吗?”有个人自动坐了下来,其他几个索性也坐了下来。幸亏卤煮要量多了煮起来才好,所以她本来就烧了一大锅子。
纪翎把烧饼放在桌上,给他们一碗碗端上来:“扯着烧饼放在汁水中吃啊!辣椒蒜叶自己加!”
老宋看见那几个说要早点走,回市里的,坐下来吃晚饭了,开骂道:“家里媳妇孩子都等着呢!你们倒是好,一个个在这里吃饱喝足了再回去。”
这几个人才不管:“你自己留下有好吃的,咱们吃一口,你都要说!”
纪翎还在那里添话:“明天早饭我们吃面条。今天拿回来的骨头我熬了一大锅汤,明天做汤头。”
“你听听,你听听!”几个人又觉得错过了山珍海味。
周日留在工地上三个人加上纪翎和李致远一共五个人,原本周日呆在工地上,中午去县城的国营饭店叫一碗馄饨或是一碗面条吃。可早上吃了纪翎做的雪菜辣肉丁面。外面饭店里的那些面条已经没了滋味。不过老宋也不好让纪翎他们一点点休息时间都没有说:“中午简单点。随便吃两口就好了!”
“嗯!只打算做一道豆花鱼。”纪翎笑着说,“下午想回一趟乡下。”
吃过饭,下午纪翎和李致远一起借了建筑队的自行车回了趟家里,给三家各带了点自己做的海鱼,又给每家留了一包香烟。
“阿翎,婷婷,你们也真是的。这不是又乱花钱吗?”
“婶儿,这些鱼买下来才五分钱一斤,加上调料也没多少钱。这个烟是婷婷的干妈寄给我的,我又不抽,放着等潮了就坏了!他干妈倒是一片好意,她在江城烟糖公司……”
在边上听着的阿祥叔问:“你说婷婷的干妈在哪里做的?”
“江城烟糖公司啊!”
“能不能帮忙买点香烟呢?”
“这个?”纪翎颇有些为难地问李致远,“婷婷,你看呢?会不会违反纪律?”
“我问问吧!”李致远说了一句。
阿祥在那里抱怨,家里要办宴席,桌面上要放一包香烟,现在香烟凭票买,好难。
下午纪翎和李致远回到建筑队,吃晚饭的时候,纪翎也放了两包香烟在桌上,老宋说:“小纪你这是干嘛?下午专门去买香烟孝敬我?你也来这么一套?”
纪翎张着嘴巴懵懂无知地看着他,一脸我不明白你说的是啥。
李致远笑了一声:“宋主任您误会了,这个香烟是我干妈给我寄的……”
这种凭票供应的紧张物资戳动了多少人的心,老宋也是第一时间就问:“能让你干妈给咱们弄些香烟过来吗?”
“这个?要是自己吃的那一点,大概是可以的吧?太多也不大行。”
“去问问,试试看!”老宋跟李致远说。
“我先写信去问问。如果可以到时候跟您说!”
如法炮制,去买猪肉的时候,给老董带了一包,去牧场的时候给黄场长带了一包。把原本跟建筑队的关系,变成自己的关系,从现在开始。一包好烟让老董满脸堆笑,听见他们有路更是从原本看他们是厨子,变成了有本事的人。
李致远看着纪翎左右逢源,不过几天时间,已经搭起了关系,一个个不嫌弃他是个矮小的小东西,把他当成了个能人。
自己上辈子也算是能干的了,见他这样,不得不佩服。
不过孩子思路太活络,还是需要给他一些忠告。
纪翎躺在床上,几条香烟买出去,手头就宽裕点了。还有砖瓦房的事情,这个楼等大礼堂起来了之后,最后要拆,到时候问老宋要这些废砖……
“阿翎,你说的都对。”李致远坐起来对她说,“不过你需要注意一下自己做事情的度,一包两包烟没问题,但是如果把这种手段用得厉害了,那就是行贿了,这是违法的。”
纪翎听他这么说,看着坐在床沿跟她说话的李致远,这哪里是大boss,简直就是正义的化身,人间的楷模。
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坐在李致远边上勾着他的肩膀:“致远兄,你想多了。我这种身份要是行贿,岂不是要下十八层地狱了?当然不能做了。我这是扩大咱们的关系网。”
李致远不得不说,有些人的生意经是刻入骨血的,把小家伙的手拿开,自己被他勾着不太舒服,李致远伸手勾住了纪翎,拍着她的肩头:“你知道就好。咱们也
不急于一时赚钱,情愿慢一点,也不要踩了雷,知道吗?”
纪翎看他一直对自己温言软语,没有一点点的不耐,时时刻刻用他作为这个时代的人的思维方式提点她。纪翎低着头在那里想,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是个女孩子,有没有可能会喜欢她呢?
一想到这个脸一下子就热烫了起来,生怕李致远看出来说:“我知道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