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0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这种预售,按照纪翎的说法,最不占用资金,也不怕有人飞单,毕竟钱已经付出去了。
这么一来,工作量就上去了,一天下来,一起杀鱼,一起炸鱼。虽然不算什么辛苦的活儿,可到底是干活多了。
在一个人的鼓动之下,其他三个人也都不干了:“食堂对下面的人卖鱼,不是食堂的本职吧?我们凭什么要干?”
“这个是给下面的做工的人提供的福利。”纪翎在那里说。
“什么福利?还不是你在瞎说。你就是自己在赚钱,剥削劳动人民,你个资本家的狗崽子!”
“你出去跟外面做工的人说,我是资本家
的狗崽子,买鱼是为了剥削他们,你去说啊!快去说!”
几个人扔下围裙,走了出去,对着正在登记买鱼的人说:“别买了,人家在赚你钱呢!”
听见这话,外头的人一下子笑了:“要不,你也来赚咱们钱,拿这个价格,让咱们买这么好吃的鱼?”
“要不要脸,以前小纪没来之前,天天一个烧冬瓜、茄子、豆角。一斤一分钱的菜,吃的那是饭吗?小纪来了,顿顿有荤菜,吃的饭是干的。咱们干活也有了力气。你们要不跟我们来干干活?再吃吃你们以前做的饭。真当我们都是瞎子啊?”
老张过来问了两句,一听又是逼逼叨叨这些话,他脸一寒说:“食堂不想做的话,就去工地上。你们都是临时工,要不就回你们生产队去!要闹事,你们找错了地方!”
“我们多干了多少活儿?”
“工地上哪个人,不是大太阳底下,干上一整天的?”老张指着他们说。
“你们,你们吃饭单独吃,吃五菜一汤,还坐办公室……”
纪翎原本还想出来怼上几句,一听这个人自寻死路,可戳了老张他们的肺管子了,而且偏偏那十个人还是项目的主管人员。
老张也不跟他们多啰嗦,直接回了办公室给这几个人的大队打了个电话,让他们的生产队长来领人。
这么一来食堂缺人了,纪翎跟老宋商量,是不是让阿祥队长在生产队里叫几个勤快的婶子过来?老宋一想也可以。
阿来婶子和秀英婶子带了两个年轻的嫂子过来填充了原来食堂里几个人的位子。她们没有享受过之前一天到晚不干活的日子。一直在田里干农活,在这里不用被日头晒,还能吃饱饭,多开心?一下子食堂氛围就好了起来。
纪翎晒的小黄鱼干和鱿鱼干经过处理已经晒干,经过碳火烘烤,成了炭烤小黄鱼干和手撕鱿鱼干。这两样因为里面水分少,即便是夏天也不太会坏。李致远打包了给家里寄过去。
纪翎就靠着自己app里的调料和香烟,她也换了百来块现金在手里,而app里因为最近卖的东西多,吃的人也多,她已经累积了两千多的金额,而且这个金额还在快速增长。如果有必要,她可以换自行车,电风扇等在这个时代很紧俏的商品。
纪翎还在盘算接下去该怎么做,没想到县里来人调查,说她在投机倒把,说建筑队的领导包庇她的投机倒把!
第30章
投机倒把这个罪名可不小,尤其是对一个身份还是狗崽子的人来说,就是经过教育之后没有接受改造。几位前来调查的人员站在办公室里。
纪翎低着头缩着脑袋,站在边上,回答他们的询问:“你在食堂里卖鱼是不是资本主义的尾巴没有割干净?还想回去做资本家吗?”
纪翎连忙摇头:“没有这个想法,是因为工地上的人干活太辛苦,他们想要买点鱼回去给他们家人吃。我应了他们的要求,所以才做的。而且每一份鱼就放了一两分的利。”
“有利可图,不是走资本主义的道路吗?”
“不是的。是因为每个人一份饭的标准是一毛五,虽然我已经天天去食品商店,去菜场看了。可是一毛五分,要能让外头大太阳底下干活的师傅们能吃饱,还能有点油水不容易。虽然,建筑队的领导帮我联系了水产公司的领导,要了小杂鱼的条子,可不能天天吃小海鱼,总归得翻点花样吧?小海鱼最便宜,鸡蛋一个八分到一毛,吃一个荷包蛋,其他菜就做不了了。我就想着小杂鱼不是便宜吗?我有一到两分利,进来的利都放进食堂的公账上,等攒多了,食堂里进一次肉,让大家能吃一块红烧肉。绝对没有为自己谋利的想法。”
李致远拿出账本,交了出来,放在调查人员的桌上:“同志,您看,这是卖鱼的流水账,所有的款项全部充入食堂公账。”
老宋在那里说:“同志啊!要真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们好好调查一下,是为什么我们换了食堂的人?大食堂的人原来可都是走门路进来的关系户。同志,咱们下去听听群众的声音?”
三个调查人员进来就听了老宋的话,心里也是疑惑:“那好,我们先去调查调查!”
“小纪,你还是先去准备午饭。等下刚好让三位同志在食堂吃一口我们的工作餐。”
纪翎点头:“领导,那我们先出去了!”
食堂里婶子和嫂子们,心里都惴惴不安,谁都知道这种事情一旦沾染上了很难脱身。
纪翎拍着胸脯对李致远说:“还是你提醒我,不要先想着赚钱,还真是有这种事情等着我们。
“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之前他们多舒坦,每天就跟煮猪食一样,烧两顿,越是烧得差,越是能贪钱,还有闲工夫。”李致远揽着纪翎的肩膀,“别担心,我们每一笔都清清楚楚。这件事情会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几个人往工地上走,大太阳底下火辣辣地晒着,实在热得受不了,很多人都索性打了赤膊,两个月晒下来,一个个晒地黝黑发亮。刚刚走了几步路,几个成天坐办公室的调查人员就已经热得汗流浃背。
随机问了几个人:“以前那一群食堂的人,不把我们当人看的,都是把我们当成猪猡的。饭里虫子,烂泥,沙子都能吃出来。最后咱们这里还吃出食物中毒来。以前每天大白菜,现在每天,别的不说,总能吃到一点点油水,就是一样炒大白菜,现在的大白菜也是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
“之前几个都是关系户,如果不是出了食物中毒,我还不能让他们走。一毛五的标准,说要吃好肯定很难,我也不要求他们做到小纪这样,毕竟这个孩子想尽办法让大家能够吃好,可也不能做事那么马虎吧?食物中毒了,五十多个人进了医院,伤了身体不说,还耽搁了咱们施工的进度。我当时真的发火了,食堂的活儿是轻松,但是也不能把这个管着两百多号人的差使干得这么马虎吧?原本这个孩子管着小食堂,我让他顺带来管了大食堂,就是现在这个样儿了。”老宋摇头叹息,随便他们指哪个工人就叫哪个人过来。
这下子指到了一个傻呵呵的小子,调查人员问他:“你觉得这里的饭好吃吗?”
“好吃!特别好吃,我跟我妈说,她做的菜就是喂猪的。”
几个工作人员笑了起来,老宋说:“走吧!一起去食堂看看。”
前边儿干干净净,后厨井井有条,几个妇女同志在那里麻溜地洗菜择菜,纪翎在那里炒菜,李致远切着茄子。
老宋陪着人站在那里说:“您看,这里多干净整洁,之前脏地没法看,几个人跟他们说,还不听。”
中午食堂里是清蒸鱼块与剁椒蒸鱼块二选一,红烧茄子,保温桶里的是雪白的鱼头豆腐汤,吃得比机关食堂一点都不差。
三位调
查人员在小食堂留饭,蒜香排骨,红烧鱼尾,黄瓜炒蛋,再加上炒合菜,还加了一盘平时给大家做的熏鲳鱼。汤是大食堂里端过来的鱼头汤。看上去比外边要丰盛些。
摆了碗筷在小食堂,老宋陪坐在那里说:“三位领导,这是咱们小食堂的伙食标准,一点五毛钱,比外面宽裕些,我们是一桌围坐在一起的,小锅炒菜。”
纪翎拿出来一盘春饼,放在桌上,老宋把合菜夹了放在饼里卷了起来,塞进嘴里吃了起来:“三位领导,试试,这是北京城里的吃法。”
这个时代大多数人,连这个县城都没出过,别说去北京了。突然觉得这个吃法新鲜,学着老宋卷了一个饼塞进嘴里,炒合菜就是要爆炒出来的一股子锅气,那股子香味儿才是合菜的精髓。几个人吃下去豆芽脆,粉丝软,吸了汁水的鸡蛋鲜,韭菜香。几个味道混合在嘴里,卷了一个饼,还不够,还要来一个。
“就是这个菜,一饭盒卖一毛六,您尝尝看!”老宋指着熏鲳鱼。
“一毛六有多少?”其中一个吃了一块之后,被咸甜浓郁的味道给吸引了。
纪翎笑着说:“今天有得卖,一毛六一饭盒。下午我们就装盒了,等下午早班工人放工就能拿着走了。”
“我们也买两盒可行?”
“今天?”纪翎有些为难,“我们都是前一天大家报了要多少之后再买原料之后,再做的。上午有人问我要加两盒我就加了,再加恐怕就不够了,要不您这里等两天?后天过来拿?”
“小纪,领导们要,你也不想想办法。”
“都是订好的,这么多盒里匀两盒固然可以,可这不是短斤少两了吗?”纪翎皱眉回着。
李致远说了一句:“我跟阿来婶子和秀英婶子说一声,她们俩每个人订了两盒,等下先给领导们。”
“那就这样!”纪翎眉开眼笑地好似一个没有心机的孩子。
其实做上百份,哪有没得多的?这话说出来,也算是饥饿营销。吃过饭,老宋让人把那几个从食堂出来去工地上干活的人叫进了办公室,把食堂原来的账本摊开在桌上给三位看。
那五个人一进来,以为上头是来调查纪翎的,中午心里正高兴着,在外头
边吃饭,边骂纪翎个小狗崽子,这次让他世世代代都不得翻身。
还没等人调查的同志开口已经迫不及待地说:“同志,我跟您说,这个小狗崽子,骨子里就是资本家的那一套……”
“他的事情我们会调查,但是你们之前的事情能不能交代一下?”
胖子觉得奇怪了:“同志,我们是举报的纪翎投机倒把?我们一直每天给食堂烧饭,什么歪路都没走,我们能交代个什么?”
“一毛五一个人伙食费,你看这个报账,五月份,买了萝卜一千三百斤,大白菜七百斤,土豆一千斤……”那位调查员说,“两百来号人能吃得下这么多的蔬菜?”
食堂吃什么菜,老张知道,但是老张不太会过问到底买了多少斤,再说了这几个都有后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