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1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李致远被她这么贴着一下子不敢动弹了,身后的纪翎身上已经有了肉,小家伙给人一种软软的感觉。她的脸近乎贴着他的脸,让他不能自抑地双颊发烧,红透了耳朵根。
李致远轻咳了一声:“天气热,你站直点!”
听出他话里的局促,纪翎心里有些暗暗的欢喜。自己该什么时候把小秘密和他全盘托出呢?看来得找个机会了,到时候也好两个人一起想,怎么把性别给改过来。
纪翎略微站直了些,弯腰看他的题,李致远伸手拍了拍纪翎软嫩的脸颊说:“乖,等我理解透了再教你!”毕竟这个孩子身体一直不好,应该连初中都没学过吧?
纪翎侧头看着他,李致远和她四目对视,被她的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给吸引,又偏了眼光往她的鼻子上,鼻子挺拔,见鬼的,怎么会看见粉嫩的红唇,这个唇真的
好看,跟菱角似的小巧,微微上扬。
纪翎伸手拿起他手边的笔,开始在信纸上开始解题:“你看,这个地方可以用这个公式……”
李致远一直认为是自己要教她,没想到自己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数学题,在他的解释下已经一步一步往下做了,字迹工整秀丽,步骤详细,他还会讲相关的知识点。
论读书最辛苦的是哪一段,无疑是高中三年了,在地狱模式的省份从早上跑操开始拿着单词在背,到晚上闭眼枕头边还要放小册子,不知道是希望睡觉的时候知识都能进去,还是说希望睁开眼就能再看一眼。她才能考入一线城市的顶尖大学,而考入大学之后,她爸妈根本不会管她的学费。全靠她出去做家教挣钱来的钱,让她能够在大学四年,日子过得还不错。
所以这些知识点已经刻入了她的骨血里,反复被拿出来炒冷饭了。
纪翎站直了身体,拍了拍李致远的肩:“睡觉吧!不急于一时!刚刚恢复高考不会考这么难的题,咱们没必要在这种题里耗费精神。”
他们那几届的大学生,初中两年,高中两年都没有好好读,怎么可能有很好的基础呢?
纪翎发现她拍了李致远一下,李致远都不动弹,她再叫了一声:“致远,睡觉了!”
李致远这才回过神来,他刚才居然想要教纪翎?
纪翎低头看着他红着脸仰头看她,伸手贴着他的脸说:“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厉害,不好意思了?”
李致远连连点头:“阿翎!你怎么连这个都会?”
纪翎还没有想好怎么跟他说自己的离奇来历,不过也不愿意再多骗他:“这个事情,我以后告诉你!反正一年时间,我们一起复习,加上我的英语水准不错,英语这一本如果背出来,基本的英语还是能够过关了。”
这么一来,纪翎每天安排一门,给李致远补习,她的目标是将李致远送入江城最好大学。
整个大夏天都没有来台风,到了九月初,一场强台风从他们县登陆,强风将大树连根拔起,大雨从天上倾倒而下,小食堂的顶棚都被风给卷走了,纪翎和李致远带着小狗呆在屋子里,听着外面狂风呼号,能不出去就不出去。

亏来了县城里,住着这样结实的砖瓦房,要是在家里,这个时候别说三重茅了,恐怕全部茅都被卷走了,一茅都不剩都有可能。
因为有天气预报,在台风来之前,纪翎给指挥部的几个人做了馒头,炒了辣酱。每个人都分了些带进屋里,能不出门就别出门了。
纪翎跟李致远在一起看书复习,窗被敲响。扯开房门,一阵风雨卷进来,门口站着老宋说:“小纪,去大食堂!城里被淹了,咱们这里地势高,加上大食堂还有点地方,所以被转移过来很多被淹的居民。很多人都没东西吃,你能去做点什么吗?”
“我们马上去!”
老宋又去敲其他人的窗户让他们帮忙。纪翎从app里拿出几套雨衣和胶鞋,自己和李致远先穿上,拉开门,把剩下的雨衣递出去:“我这里还有几件雨衣,你们先拿去用!”
“你怎么会有新的雨衣?”
“不是说台风来吗?我上街去买的。”纪翎说着和李致远一起下了楼,他们这里还好积水不严重。冲着去大食堂里,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纪翎打开后厨的门,留守的几个人一起帮忙。
纪翎拿出一大桶飞过水的大骨头,和李致远一起倒入锅里,开始熬汤。另外一个锅里,炒了雪菜,做了雪菜疙瘩汤。舀入了桶里,让老宋和老张他们先给外头的那些人吃两口垫垫肚子。
她在那里切蔬菜,等下炒个白菜,炒个冬瓜,另外大骨汤可以炖土豆。
雨下得这么大,外头的井水都会浑浊。纪翎看了一眼手边的两大缸水,要省着点用了。
“有水吗?”一个声音响起。
纪翎回头一看,居然是郑茜,郑茜看见李致远和纪翎也十分诧异,她说:“我要打一盆水,去洗手。”
“不可以!你可以拿盆去外面接雨水洗手!”
“纪翎你什么意思?针对我很有意思吗?”
第32章
纪翎看着这个女人,她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她针对她?吃饱了空的啊?
“现在水不够了,不能给你洗手,洗手的话,用盆子接雨水。放屋里沉淀一会儿,然后再洗。”纪翎跟她说。
“我只要一点点的水,至于吗?”郑茜自说自话地过来要打水。
李致远伸手拦住了她,纪翎说:“风雨还在继续,外头那么多人。这些水是我之前接的,打算停电停水的时候用的,现在只能给大家煮饭喝水了。”
想到县里的自来水厂每天供水都不稳定不要说城里淹成这样了,恐怕要两天才能恢复。这两天这些人饭少吃点还行,水能不喝吗?
“你们真的是找到机会就针对我,为了这个女人?你连道理都不讲了?”
“是你不讲道理吧?厨房不能让人随便进来,请你出去。”纪翎对这个女人已经没办法说了,不知道是哪个没脑子的作者会把这样的人写成年代文的主角,分分钟她都想一巴掌拍死她。
郑茜被李致远推了出去,纪翎想到一件事,立马叫了李致远:“婷婷,你去把小食堂那边咱们放的冰块的大水槽把下水口给堵了积雨水。”
李致远穿了雨衣出去,冒着风雨去把那两个水泥槽子给堵了出水口。等他进来,哪怕是穿了雨衣,头上全部都湿了,纪翎把毛巾递给他。
李致远在那里擦头,纪翎想了半天,晚上也别炒什么菜了,洗菜多浪费水?做粢饭团吧!
纪翎淘了四十来斤糯米,舍不得把淘米水扔了,继续收集在一个铁桶里。分了两锅,煮了米饭。又揉了面,擀开,油炸成薄脆,厨房里的榨菜大头菜切成碎米,和李致远一起做成一个个粢饭团。老宋他们过来帮忙,端了出去。
骨头汤调味之后,一个人一碗汤一个粢饭团。
打饭的时候,好几个知青跟李致远打招呼,才知道原来这里有个知青思想学习的点,这几天这有十几位知青都在这里集中进行学习,想来是因为自己的身份问题,所以连累李致远不能进这种培训班学习,好在致远也不会在意。
苏弘伟排队过来拿吃食,从纪翎手里接过粢饭团,抬头说:“两份!”
纪翎抬头
看了一样蹲在角落里的郑茜,又给了他一个粢饭团。李致远给他打了一碗汤。
苏弘伟眼皮抬起看了一眼纪翎,纪翎手里忙着跟阿婆说:“先吃一口垫垫肚子。只能等天气好了再回家了!”
“家里都泡没了!”老太太抹着眼泪,伸手拿了粢饭团。
“人在,就是什么都在,别伤心。估计我家里也全泡没了!”纪翎侧头看了一眼李致远,“可是我在,他在,对我来说就是一切都在。”
那个阿婆猛点头,她说这话的时候,外头风雨之中进来几个人说:“是啊!人在,什么都在!小伙子说得好啊!”
纪翎往那头看去点了点头之后,继续分发粢饭团,一个人走过来说:“也给我们几个,莫县长从早上到现在都没吃过饭呢!”
“别,先管大家吃的!”莫县长这么说。
“没事,我多做了十来个,还是有富余的。”
老宋过来接了五个饭团,给领导们送过去。领导们显然也饿了,打开上面的油纸,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还没等李致远给他们汤打过去已经吃完了,伸手拿起汤碗,一碗热汤灌进去。
莫县长说了一句:“这下舒服了!”
听边上的人介绍说:“这是工地负责人老宋!”
“现在这里怎么样?”
“安置了一百四十六口人,我们自己工地上平时也有两百来号人吃饭,所以也存了七八天的米粮,还能撑几天。”
莫县长靠着县里一辆卡车在水里蹚了几个地方,唯独这边算是良心了,有热汤喝,有饭团吃。其他地方就出了一个地方,饭是绝对不会管的。
纪翎把饭团发完,李致远去外头担了一担水雨水进来,放了明矾之后,让雨水静置。纪翎在那里洗碗,李致远在烧水。
莫县长视察完,临出门想起刚才那个饭团味道很好,又想起之前老婆从单位里同事那里拿了一盒小鱼回来,味道也很好,据说就是这个工地上的食堂师傅做的,他想了想,往厨房走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