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2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后来,她打电话去县里,县里一直说莫县长忙,没空。纪翎隐隐觉得是不是因为莫县长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愿意和她有过多的牵扯,免得落人口实?
一切没有了消息,直到十月初,街道和县里都送来了锦旗,表扬了建筑队在台风里安置群众作出的贡献。老宋拿奖说得过去,可是纪翎居然也有一个奖?这个?
纪翎一下子愣在那里,她从来没想到自己可以拿奖,自己这个身份,根本不可能轮到拿这种先进个人。可是就这么给了!
“莫县长亲自点名的,他了解过你的背景。作出指示,家庭和个人,不能完全放在一起看,你的家庭固然是资本家出身,但是你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接受的都是新社会的教育。这次表现出来所有的思想也都是为群众服务,为群众谋利。所以该给的奖状还是要给!”所以莫县长是真没空接待她?
纪翎来这里半年时间,而原主的记忆里,更是狗崽子这个身份从懂事起就伴随着她,给她带来了深重的阴影。纪翎弯腰鞠躬,眼泪磅礴:“谢谢!谢谢!”
在外人面前她还能不露出自己的兴奋,进入房间,她一把抱住了李致远的腰,靠在他的胸前:“致远,我也许可以脱帽了!可以靠着自己摆脱狗崽子的身份了!”
李致远今天也高兴,才半年小家伙的身体已经恢复地不错了,或者说他现在并不关心契约什么时候可以解开,哪怕一辈子不解开,他的生
命和自己的生命永远绑在一起也无所谓。
不过这个小家伙是不是自幼跟爷爷奶奶在一起,所以没有什么概念,不懂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不对啊?他平时为人处世很老练,压根没有那种青涩的感觉。那是怎么回事?
身前的人软绵绵的,双手抱着他的腰,李致远知道自己不该心猿意马,却也不能控制地心猿意马,浑身僵硬起来,将纪翎推开:“阿翎,以后不能随随便便和我抱一起了。”
“为什么?”纪翎揣着明白装糊涂,幸亏天气越来越冷,她的衣服可以穿厚了。自从身上有了肉,某个地方以可见地速度,开始成长起来。
“你觉得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像样吗?”
“不是说,兄弟,抱一下吗?”纪翎问他,自己快藏不住了,趁着机会好好逗逗他。
“兄弟之间不是这么抱的。”李致远摸着鼻子缓解尴尬。
纪翎仰头笑着问:“那是怎么抱的?”
李致远伸手给她演示,将她抱住,明明是兄弟之间的拥抱,顺带还要拍拍后背,没有任何绮念的那种。偏偏她就埋进了他的怀里。又变成了那种……让人羞于开口的拥抱。
纪翎却在那里说:“哦!那我学会了!”
她学着他伸出手,在他后背轻轻地拍了两下,还在问:“是不是这样?”
李致远自己都觉得不对劲,但是他又不能说不对劲,要不然人家在让他纠正姿势,他怎么纠正?他绷着脸说:“差不多吧?不过男人和男人之间这样拥抱,总归是怪怪的,以后还是不要这样了!”
纪翎低头笑得好开心:“好!”
“你笑什么?我跟你说正经的,不要一个大小伙子,弄得娘娘腔腔的。”李致远郑重地告诫她。
“致远,觉得我娘娘腔腔吗?”
李致远仔细想想,这小子还真是那样,这个做派得改:“阿翎,男人要有男人的样子。”
“我怎么就没男人的样子了?你怎么就感觉我女里女气了?”纪翎戳着他的胸问他,“从哪儿看出我像个姑娘了?”
“你哪儿哪儿都跟个姑娘似的!”李致远终于把话给说出来了,每天晚上给他辅导功课,他身上一股子淡淡的香气,往他鼻子里钻。还有每天起床会抹
那个从聚宝盆里拿出来的什么水什么乳什么霜,他妹妹都没他那么讲究。
纪翎高兴地贴近他问:“说具体点,比如我的眼睛是不是又大又明亮,我的皮肤是不是白里透红,我的嘴唇是不是粉粉嫩嫩……”
李致远被纪翎问得哑口无言,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该死的是,他说得全对,他就是那么想的,尤其是他的小嘴,嘚吧嘚吧不停,粉粉嫩嫩简直让人恨不能一口咬上去,就像是吃一颗一咬就破的浆果,他甚至觉得那味道肯定是甜的。
一张脸红了个透,恼羞成怒了:“你胡闹什么?我好心好意劝你,你却拿这个开玩笑。你自己要知道,自己长得这样。就更要行得正坐得端,才能保护自己。”
纪翎简直抓狂,他说什么?自己行得不端,坐得不正吗?那他脸红个什么?明明是他自己想多了。既然他想要她端正态度和言行,让她好好做个男孩子,那就继续做男孩子!简直了,给他机会他不要!哼!
纪翎翻了翻白眼,站在那里拿着红色的奖状翻看欣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