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3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李致远定了定那颗狂跳的心,他说:“有了这个奖状,就是你脱帽的第一步,慢慢来,你一定会越来越顺利了。”
他走到她身边:“站直了,给我看看,最近长个了没有?”
纪翎站直了,最近她身上的肉长了不少,个头么?就算了,女孩子一米六,也算是娇俏可爱,勉强也能接受了。
看她还是小矮子一个,李致远发愁。自己比她高了起码二十公分,快半年了,小家伙怎么就不长个头呢?他只能安慰:“可能以前身体亏空太多,还要补补才能回来,不要着急。”
“补不回来了,我大概就是这样了。你也别巴望了!”他愁个屁,荷尔蒙决定了自己这个个头在这个时代就是女孩子的平均水平,她又没违反自然规律。
“不要自暴自弃,我看你还没发育好呢!你看声音还是跟个孩子似的。”
她该长的已经长了,混蛋!
接下去的日子,纪翎恨不能暴走,那本破小说,满纸谎话,现实里男女主简直就是辣鸡,这个大反派三观正不说,还特别正直。李致远在私下无人的地方,时时刻刻提点她作为一个男孩应
该怎么样,这个白痴!
直到某一天,小腹坠胀了一天之后,纪翎发现自己大姨妈来了。从app里拿了姨妈巾,换上。
她偷偷跑出去洗内裤和床单,李致远看见了还对她颇有深意地笑了一下,晚上开始给她进行了一番教育,比如说她这个岁数出现这种事情一点都不稀奇,一般的少年十六七岁就有了,他说比如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里宝玉当时在秦可卿屋里的时候就有这么一段,之后跟袭人成就了好事。
“贾宝玉是梦见和秦可卿,才有了遗出,你昨晚做什么梦了?”
纪翎侧过头,咬牙切齿,恨不能咬他一口:“我梦见你了,你是我媳妇儿,这种事情我不梦你,我梦谁?”
李致远脸上**又起,骂:“小混蛋,又胡说八道!”
第34章
李致远去参加知青的活动,他做好了靠着高考离开的准备,到时候婷婷和他一起报名报告,他用自己的身份参考,一切就解决了。
所以知青们说着怎么回城的门路他并不在意,最近小家伙跟县里已经联系上了。在莫县长的帮忙下,和管工业的副县长有了见面的机会。小家伙舌灿莲花,已经说服副县长开办一家海产品加工厂,他愿意出方子,建议放在陈家村,作为一家公社开办的福利工厂。
得到这个消息,陈家村的队长和书记也是特别高兴,一下子觉得纪翎这个小狗崽子还是特别地上道儿,帮纪翎说了不少好话。
按照现在的情形,纪翎兴许能在高考政策出来之前,把自己的帽子给脱了。他一直在那里说,即便他真的是苏家的孩子,他跟苏家没有一点感情,他不希望跟那个从他出生就放弃他的妈有什么牵扯。
“李婷婷,所以你暂时不想回城?”
“没考虑过,阿翎最近跑海产品加工厂的事情,我陪着他一起筹备。”李致远笑着回答。
“你爱人虽然个头小小的,本事倒是不小。”
李致远低头笑了笑:“是啊!他很出色。”
“之前听说,你也是无奈才和他在一起的,不会现在喜欢上他了吧?”
这个问题李致远早就问过自己千百遍又被自己否认了千百遍,这个时候的回答:“他是很容易让人喜欢。不过我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
马上开会了,李致远转头看了一下问:“郑茜和苏弘伟怎么没有来?”
“不就是上次浪费了水吗?郑茜不但没有认识到错误,还非常强硬。最后知青办给他们了处分,调往围岙去了。”
这个村是个小渔村,是本县最为偏僻的一个村,所有知青最怕的就是去这个村子。要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县城。这个等于是流放了。
“上头领导愿意这么处理这两位?”
“被县里给逼的,上头一直想要包庇两人。毕竟苏弘伟的背景放在那里,可县里才不管。这件事情又被当成典型,知青办才不得不处理。”
“哦!”李致远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这也是县里看纪翎跟莫县长走得近所以才要给他出口气吧

聊了会儿,知青办的领导进来,进行思想学习。伟人逝世不久,很多事情还不够明朗,所以也没有过多的新消息,不过李致远知道马上一切要回归正轨了。
建筑队给纪翎搞了一辆三轮车,让她进货方便些。虽然在纪翎的印象里,上辈子骑着三轮车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尤其是自己爷爷就有一辆三轮车,自己小时候坐在小板凳上,他送自己去上学。长大了些,她最先学会的就是骑三轮。
她骑着车回了趟自家生产队,跟村里的领导聊了一下海产品工厂开办的细节问题,婷婷在江城已经联系了江城食品三厂,他们愿意下来搞联营,反正就是挂个名头,产销都是这里自己,以后的有了收益还要给他们孝敬,只要不是坏他们名头的,他们哪有不愿意的?从婷婷的来信里看出这是个活泼可爱的大姑娘。
今天商定让李致远回城,把江城的事情去谈妥。年前大礼堂的项目完工,她和致远就可以全心全意扑在海产品加工厂这里了。
顺带拉了一些农家自留地里出产的蔬菜回来,也算是给大家增加点收入。
回城里的路上,两边的田地稻谷已经割尽了,翻田之后开始种植冬小麦,转眼过来大半年了,自己的身体也好了,也适应了这个年代的生活。家里的房子已经破败的不成样子,不过也不用她操心了。老宋说等他们这里快完工了会去帮她把房子重建,用工地上的废旧料,她出个工本费就好了。
跟老宋他们之间,她已经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建筑队过年前就能完工了。接下去老宋说他会进入一个水库项目组,水库不像是大礼堂这种工程,市里建筑公司就能承建的。要集合很多的力量才能完成。虽然在隔壁县,纪翎到底不是他们能说调用就调用的。他有些遗憾,接下去再也没有像是纪翎这样的手艺的人来做饭了,吃惯了小伙子做的菜,要是再去吃其他的人的菜,真的未必能习惯呢!不过他也觉得小夫妻俩很厉害,如果海产品工厂开起来,纪翎去管的话,很有前途。纪翎的房子在他那里就是顺便送个人情而已,费不了料,不过是用点人工而已。
一切渐渐上了正轨,手里积攒点本钱,到
时候一个是考大学,另外一个可以在江城替海产品加工厂做个销售员,打通流通关节。不说带陈家村致富,至少也谢谢阿祥叔他们的帮衬。
纪翎脑子里千转百回,前头一个中年男子挥手拦住了她的小三轮,这个男人一张脸十分英俊有味道,整个人腰背挺直,有股子特别的气势。
“小姑娘,问一下,县大礼堂往哪里走?”这位这么问。
纪翎不知道说这位是眼神不好,还是眼神太好:“大伯,您认错人了,我是小伙子。礼堂还在建设,都没完工呢?你直接告诉我你找礼堂边上的什么单位,或者哪个居民小区,我都能告诉您。”
“对不住,对不住,你长得实在太清秀,我认错了。我就是找大礼堂工地,我的战友在那里做头头。”
“是哪一位?兴许我认得。”纪翎问了一句。
“宋礼淮,你可认得?”
“认识,认识!宋主任吗?”纪翎笑了起来,“大伯上车,我带您过去。我是建筑队的炊事员,宋主任是我的领导。”
那位大伯欣然应允,上了车来,坐在后边。纪翎踩着车往前,加了一个人,脚底下的踏板重了许多,不过总比人走路的强。
纪翎和大伯闲聊:“大伯现在做什么啊?”
“我还在部队,老宋当年是我带的兵……”
大伯看上去严肃,但是说话却很温和,他上过朝鲜战场又上过越南战场,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兵了,纪翎肃然起敬:“大伯,是大英雄啊!”
“小家伙,你要是入伍,就跟在我身边,摔打上两年,保准把你身上的姑娘气给去了,让你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男孩子就要硬朗一些。”大伯在后面哈哈大笑,虽然这个孩子长得跟个姑娘似的,又有礼貌,又健谈,又心善,那一眼就让他喜欢上了,很想培养他。
“大伯,您想多了!我是个黑五类,轮不上的。”纪翎并不避讳自己的身份。
这下子倒是让后面的大伯一时语塞,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是个黑五类,所有的前程全部断了,大伯觉得好可惜。
“大伯,黑五类现在有个叫法,叫做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我最近还得了县里的一个先进奖状,可见上面还是能够看见我们的努力的。
”纪翎笑着说,“不能当兵,我还能做农民,做工人,也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不是?”
自己还没想好要怎么跟他安慰,这孩子倒是想得开,安慰起他来,苏康达心里有些异样,又哑然失笑:“说得对,哪里都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
纪翎将他带到了大礼堂工地,带着他进去到会客室,她给这位大伯泡了一杯茶:“大伯您先在这里等等,我去工地上找宋主任,不知道您叫什么名字,我好去告诉他。”
“我叫苏康达。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纪翎。那我先去了!”纪翎去边上的工地,大礼堂已经到了收尾阶段,在粉刷内墙,很快纪翎就找到在那里跟人说话的宋主任。
宋主任一听,惊喜地叫:“老班长来看我了?小纪,快回去炒几个下酒菜!留老班长吃饭!”
说着几乎半跑着往外,纪翎跟在他身后,她可没那么激动,没有跟上老宋的脚步。等她回到办公室,看见老宋这么大个汉子在那里擦眼泪。纪翎站在门口偷偷地笑,被老宋瞧见叫:“小鬼头,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做菜去,拿出你的本事来!等下送到我房间去,我跟老班长在房间里叙旧。”
“知道了!”纪翎笑着回厨房。
工地上人只剩下了五十来个,纪翎自己身体又好了很多,加上婶子嫂子们已经把那些蔬菜拿了下来,荤菜一早就收拾好了,现在工作很轻松了。
给老宋做了几个下酒菜,送到了他的宿舍里,老宋拿出了他藏在床底下的白酒说:“老班长,咱们喝两盅。咱们小纪的手艺可真的是没话说的好。”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