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5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纪翎脑子快速转动,其实已经隐隐约约猜到是什么了呢?哎呦!好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了呢?把亲亲好老公的给掰弯了?可怎么办?弯了的话,该用什么办法拉直?
纪翎低头看着他的大腿,一不做二不休,来个猛的,往他大腿上一坐:“那你刚才打自己是为什么呀?看看这脸上红的?”还伸手去摸他的脸。
被这小家伙坐大腿,本来就对他心里有不该有想法的,此刻心里是魔鬼和天使在交战,这个小混蛋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他知不知道,如果这样下去,他们俩都会万劫不复?一边是感情的事情都是私人的事情,只要自己不去找其他女人,跟他在一起,也碍不着谁吧?不不不,父母还有期望……
小鲜肉挺直的腰背,僵硬的肌肉,就知道他在天人交战,纪翎蹭在他的脖子里,贴在他的耳朵上:“致远,我有一个小秘密要告诉你!”
李致远伸手捂住了她的嘴:“阿翎,你想清楚了再说!”
纪翎掰开他的手:“我怕我不说,你永远想不清楚啊!”
李致远这才放下了手,胸口的心冒到了嗓子眼,屏住呼吸,不敢说话,听他说:“其实,我是个……是个女孩子!”
李致远,脑子轰地一下,一下子没办法思考。什么?这是个小秘密吗?这?简直了?李致远一下子没办法消化这个消息。
听那张小嘴说:“我真的是小姑娘,你想想看我从来没在你面前脱过衣服吧?我也一直避开人上厕所吧?那次我洗床单可不是梦到了谁,是我长大了。”
纪翎开始解开自己的外套,毕竟这个年代衣服还是要紧跟这个年代的样式,正在脱里面的羽绒内胆,被李致远一把抓住手说:“你干什么?”
纪翎很直接说:“给你看,我有胸啊!虽然小
了点,不过还是有的!”
“不看了,不看了,我信你!好不好?”李致远没想到纪翎会这么实诚,他之前倒是想知道脖子下面是什么,现在知道她是姑娘了。难道还能不信他。他一只手抓住她正在拉开羽绒内胆的手,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纪翎这才反应过来,叫起来:“李致远!你在想什么呢?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脱光光了给人看吗?我脱剩下棉毛衫,给你看一下,本姑娘也是有曲线的,仅此而已!你想什么呢!”
被她这么一吼,李致远总算是回过神来,所以他喜欢的不是什么男孩子,是个小姑娘,不是!这个小混蛋,像个小姑娘吗?像吗?其实还挺像的。不过一想起,当初自己在她面前若无其事地擦身体,现在想来太丢人了,自己在那个时候就被一个姑娘看光了全身。
纪翎继续解开衣服,紧身的棉毛衫之下,果然胸挺挺还是有的,纪翎低头看着让自己不那么自信的胸说:“应该还会长吧?”
李致远看她又是挺胸,又是低头,还那么不自信,差点笑出声来,帮她把羽绒内胆的扣子扣上:“小一点也没什么,我不嫌弃!”
纪翎侧过头,看着他,凶悍得很:“谁给你勇气,敢说嫌弃了?你想什么呢?”
帮她把罩衫扣子也扣上,李致远一直在笑,听她不合时宜地问:“不过现在说说,你那天洗床单,梦到的是谁啊?害得我还以为你在江城有对象了呢!”
李致远看她对自己明显也是放在心里头了,双手收紧了她的腰,和她抵着头说:“除了你这个小滑头,还会有谁?”
纪翎伸手搓揉着他的脸说:“梦里,我是男人还是女人?李致远,你不会做梦被我压了吧!”
暴躁!李致远一下暴躁起来,掰开她的手,将她压在床上,一双朗朗星目,瞪着她,恶狠狠地说:“梦里你是女人,你是我的女人!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好呀,家里我是你媳妇,外头你是我媳妇。”纪翎被他压在床上,一点都不惊慌,从善如流,应了他的要求。
看着她粉嫩的唇,李致远低头,轻轻印了上去,果然跟想象中一样柔软,也跟的想象中一样甜美。轻轻浅浅的一个吻
之后,李致远撑起身体说:“小坏蛋,起来了!别想着勾引你男人,后果你可承受不起!”
“哦哦!你说得对,虽然我有一颗御姐的心,但是却是萝莉的身。不知道之前是因为营养不良导致的闭经,还是发育迟缓。所以,你说的后果我真的承受不起。咱们还是要发乎情止乎礼。”纪翎坐起来靠在李致远身上。
她的话李致远意思是理解了,说辞有些奇怪。想起她刚开始那个半死不活,浑身无力的样儿,能养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能挺给他看,已经不错了,真的还要养养才行。李致远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里:“好!”
看着她红肿的眼睛,直摇头:“我给你去打水,洗把脸!”
水打了进来,纪翎擦了把脸,李致远一直看着她,她在那里解释:“你现在明白了吧?当年苏家生的是一个女婴,苏家的老太太可能重男轻女,所以当纪家老两口求上去的时候,一拍即合。苏弘伟的妈和外婆决定换了孩子。因为纪家之前已经报了男孩,所以我就变成了男孩。”
这下李致远总算是把前世那些前因后果给理了个清楚。他们这个年代有的人为了生个男孩儿,把生下来的女孩子直接按在马桶里的都有。不要说送人调换了,这种决定真的是分分钟就能下的。
李致远没好气地说:“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