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6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我想告诉你的啊?你之前说有个秘密,等时机成熟再告诉我,我想这是秘密对等的原则,我也有个小秘密,等你想要告诉我了,我再告诉你!”纪翎理直气壮,“你的是什么秘密啊?”虽然那个秘密早就不是秘密了。
李致远坐在她边上,搂住了她说:“阿翎,你相信前世今生吗?”
“信啊!聚宝盆在那里作证。”纪翎靠在他的肩头,听他说起上辈子的事情。
他说完笑:“幸好这辈子,我还能阻止了婷婷下乡,也幸好我下乡,才能遇见你。我只是很奇怪,你这么聪明,即便是那么弱,可那个苏弘伟应该也没那么容易把你给弄死吧?”
“因为我是纪翎又不是上辈子那个纪翎。我的所有的知识不是爷爷奶奶教的,而是我奶奶死了之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前一辈子的记忆,
前辈子我是一个大学生,如果按照年代推算,那个年代比现在晚了三十多年,那个时代考大学考题很难,但是进大学相对容易……”
纪翎不想说自己穿书,听上去好虚幻,不如就借了这样一个借口,他们脚踏实地在一起过日子。
这些事情一时半会儿怎么说得完?听见外头小黄在那里吠叫,李致远看向纪翎:“刚才咱们这么走掉,就是思想有问题!出去看看?”
“去看看!”
作者有话要说:不是掉马,是自己说出来的啊!今天我好牛气啊!更新多少了?
第39章
家门被叩响,李致远出去拉开了门,纪翎从房里出来。
阿祥叔带着大队书记和大队长一起走了进来,看见纪翎红着眼睛,红着鼻子,笑说:“这么大个人了,还哭鼻子啊?”
纪翎过去低头:“叔!”
“咱们都知道你委屈,可不是没办法吗?谁叫那个苏知青的爸爸是个首长呢?他妈妈通过市里,到了县里,县里再到了公社里,一层层压下来的。先让他做一阵子,过些天,公社里的领导也说了,给他弄个工农兵大学生的名额,送神送走!”大队书记对着纪翎解释,很温和。
这就是大一棍子给一个胡萝卜,一个唱白脸一个□□脸。他们以为她年轻不懂,殊不知,她却是这行悟性特别高的一个。
李致远拿出茶杯倒了茶水,又出来发了一人一包烟:“这个事情是实在太欺负人了,我和阿翎两头跑,才有了今天的结果。一上来,就把这么个位子给了他,问题是他的能做好吗?”
“可不是吗?别人不知道,咱们几个还不知道!好不容易给大队里盼来一个集体企业,又被这么个人给占了。谁心里舒服?不过办企业也不是一早一夕的事情。他那种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没长性的。所以暂且忍忍,好不好?也不要让咱们为难。”
大队里两位领导上门来做思想工作,哪怕不愿意也要给面子。纪翎点点头应下说:“我知道了!”
“婷婷,好好给阿翎做做思想工作,不要让他钻牛角尖,知道吗?”老队长说道。
李致远点点头:“领导们放心,阿翎的思想觉悟一直很高,她会想通的。”
大队长和大队书记拿了烟往外走,大队长说:“小纪,之前咱们可是说好的,年初三我孙子满月酒,这事儿,可是包在你身上的。”
纪翎笑着说:“放心吧!大队长,这事儿,自然包在我身上。”
老队长把两人送出了门,折返回来,坐下来:“阿翎,别难过了,好好过年!前几天老宋跟我打电话,说他开春去修水库,我原来拜托他留点儿比较轻松的活给咱们队里。他倒是提及那里你不在,他们到时候吃饭都没滋味。我看,你索性去水库上,就说是老
宋借调过去的,别理这摊子事儿了。你说呢?”
“海产品工厂我耗费了好大的心血,要是交给苏弘伟这种人,我就怕他把这个厂给搞砸了。”
“早半年,晚半年无所谓的。他干不下去了,你再去接手,不更好?”
“我听您的!”纪翎也不想跟苏弘伟在一起工作,这个人跟个苍蝇一样恶心人,不如去水库上烧菜做饭。
李致远坐在纪翎边上问老队长:“对了,老队长您有老宋家的地址吗?”
李致远看了一眼纪翎说:“他给咱们帮了老大一个忙,原来咱们家是个什么德行?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现在呢?我们想新年里去他家拜个年。谢谢他!”
老队长一听说:“我去问问,要不一起去,我也去跑跑,水库工地上肯定要他帮忙的。再说大礼堂工地上还没谢过他呢!”
“唉!那您约好了,就是避开初二初三,两天我得给大队长家去做席面去。”纪翎跟老队长说。
老队长一走,两人关了门,纪翎看向李致远:“致远,你是想通过老宋,把苏弘伟的事情告诉老苏?”
“不仅如此,老苏这个人看起来很正直。如果知道他爱人干了这种事情,肯定会跟他爱人闹起来。我们现在就是要去水库,至少去了水库上头管的人是莫县长,建立海产品加工厂还是莫县长给批的条子,要是他知道,烧香的赶走了和尚,你说他会怎么样?”
听李致远这么说,纪翎点头:“没错,我的东西,哪有这么好吃的?吃了我的一定要他吐出来。包括以前的东西!”
“行,那就拿定主意了,不许再哭了啊!”
“谁还哭啊!我今天要是不哭,某人是不是一直以为自己喜欢了一个小男孩,以为自己有那个什么之好,心里不知道要纠结成什么样儿了……”
纪翎还要说下去,被捏住了下巴,含住了唇,某人的口条舔着她的嘴唇,被小鲜肉索吻是这种感觉吗?啊!快呼吸都不顺畅了。
李致远刚开始只是想要给小家伙一点点的惩罚,没想到才贴上她的唇,又软又香,刚才不过是蜻蜓点水,草草而过,现在挑开她的嘴唇,戏弄她的丁香小舌,滑过她的口腔。
纪翎说话老三老四,可
惜在这个方面却是菜鸡一只,当然李致远也好不到哪儿去,刚开始还挺顺利,后面磕磕碰碰,放开的时候,纪翎舔了一舔她的唇,被磕破了,还有一丝血,骂他:“笨蛋,一起做饭去!”
李致远烧火,纪翎做菜,听他说:“阿翎,你的身份咱们得想办法给改过来。”
“原本我就是想找莫县长帮忙的,说辞都打算好了,老两口因为想要传宗接代着魔了,所以把孙女的性别弄成了孙子。让他帮忙开张条子,去人民医院证明,然后去公安局改掉。可现在莫县长调离了,而且苏弘伟和我那个亲妈惹到我了,这个事情,我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了!而且,换回来的时间点,我也得好好选,务必要一击即中。”
“他上辈子是在七八年参加高考,秋季入学的。”李致远说道,第一场高考和第二场高考时隔半年,他们都是第二场高考考试的。
“七九年黑五类才开始陆续出文件脱帽对吧?”纪翎问他。
“这个帽子我得给他戴一下。趁着他高考报名审核之前,你说呢?”
纪翎抬头看李致远,“你说苏弘伟的妈,对苏弘伟是个什么心态?”
“苏弘伟才是她的儿子,上辈子我接触当中,她对苏弘伟还是很疼爱的,甚至胜过了她的亲生儿子。”李致远这么说。
“这个不合理,作为女儿我被放弃也就算了。可是没道理她对苏弘伟好过自己的亲生儿子。”
纪翎仔细想想,想起书里番外的那些片段,纪家逃港的那个儿子。里面描写他回来的时候哪怕已经阔别这么多年,年过半百,依然英俊儒雅风度翩翩。而且这个人逃到港城,凭着容貌和才华,还娶到了当地名流的女儿,最终跻身富贵圈。
苏母和这个纪家大少爷聊得可和谐了。等等!里面还有一个信息,那个时候,苏母已经是个寡妇,苏弘伟能够在大学毕业后被特殊照顾,是因为他的父亲牺牲了。
纪翎皱眉:“致远,如果我亲妈,其实心里有个人,是她的大少爷呢?”
李致远没想到纪翎会想到这一层,纪翎看向李致远:“要不然老两口怎么舍得把命根子送给她来养?逃港这个事情生死未卜,这个孩子很可能
是纪家唯一的血脉了。在她心里,嫁给老苏,不过是她不可能嫁给自家少爷之后的选择呢?她不爱老苏,老苏又常年在外,大部分的婚姻,不就是看成分合不合适,一张脸看不看得过去。老苏只以为夫妻之间就是那样相处的,他又大大咧咧,哪里可能知道媳妇心里藏着一个人呢?”
除了同意,李致远竟然没有其他话可说,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
李致远揉了揉纪翎的脸:“走吧!咱们一起准备过年去!”
两个人也得好好过年不是?远在江城的家里是不是已经收到他们寄过去的东西了?婷婷说喜欢吃纪翎做的炭烤鱿鱼和小黄鱼,看见护肤品那个丫头简直是两眼放出光来。以后给爸妈把自己小媳妇儿带回去,他们肯定很开心。
纪翎和李致远在家做饭烧菜,顺带还给队里关系好的几家,送些吃食过去。大家都知道纪翎在建筑队很受领导器重,而且还是管食堂的颇有些油水,所以她也没必要藏着兜着了。
年初二,纪翎和李致远带着之前在食堂的几个嫂子和婶子一起去给大队长家做席面,大队长这个人让纪翎来做席面,其实里面就是想要占点便宜。不过纪翎也无所谓,反正就是能把app里的东西兑换成现金,她何乐而不为呢?app里钱那么多,她总得想办法用吧?
外面买和app里买一半兑一半,纪翎骑着三轮车,把东西卸下来,当然农村做席面,还有村里其他人帮忙,看着白花花的猪肉,七八斤重的大公鸡,二十来斤的大草鱼,十几斤的马鲛鱼,一条条盘子大小的鲳鱼,梭子蟹饱满,海虾肉鲜甜。
原材料好,加上纪翎的手艺,这一场席面为大队长挣足了脸面,一结账,比自家小子结婚的时候的席面花掉的钱和票子少,席面却好看多了。他是心花怒放,对着纪翎说:“小纪,你真是个实诚人!”
实诚个屁!不过是为了换点现金而已,不过这么一顿席面,也让纪翎的系统又赚了不少的钱,倒是比花掉的还多了些。
与老队长一起约了年初四去老宋家里,纪翎从app里拿了两瓶白酒,两条香烟。阿祥叔背了一大袋去年收上来的米,每家每户粮食都有定量,又不是承包之后,靠着自己种
田粮食才够吃。他这么一背出来,家里人吃什么?
纪翎把他推回去,替他准备了一袋子苹果,一袋子梨说:“您就拿这些,米粮就别拿出去了,你拿出去了,让婶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
“我不能老拿你们的东西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