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7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老苏皱眉问:“什么首长?哪里的首长?这个军区的首长我都认识,你跟我说说!”
“不知道啊!他们这么说的,不过听起来来头很大。”
“来头再大也得讲道理,那个调过来做厂长的知青叫什么名字,我去查查!”
“宋主任,您见过的。就是台风天,把我们储的水全部洗手洗脚用干净,最后闹得大家都喝不上水的郑茜的对象,那个叫苏弘伟的知青。”
“他啊!这小子说话做事,自以为是的很。我一眼就看不上!”老宋说。
苏康达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是自己的儿子,这个时候纪翎恍若什么都不知道,在那里扒拉苏弘伟做的事情,还有那个郑茜平时在地里的幺蛾子。
“你说他看上我家婷婷吧?我想想还不至于,可他说的话,做得事,都好像要弄死了我,霸占我媳妇。就他去找纪大庆那件事,如果不是阿祥叔您帮忙,我现在埋在地里都该开始烂了。”纪翎把苏弘伟找纪大庆的事情,说给老宋和老苏听,边上还有阿祥在补充。
“他来咱们生产队之前,我和他不认识。从我懂事开始我就是个病秧子,离开家从来不超过一里路。我真的和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唯独一件事就是婷婷这里。”
李致远放下碗筷:“我还觉得奇怪呢!他看中我什么?一路上对着我献殷勤,以前我还觉得他对我有企图,后来我发现他还是对着阿翎敌意大些。反正,是想尽办法要弄死她的意思。可这个真的没道理啊?阿翎哪里值得他这么下功夫?”
听着阿祥和纪翎在那里说苏弘伟,苏康达一忍再忍,他不信自己的儿子是这种人,却又不得不信,尤其是纪翎学苏弘伟有些话,简直就是惟妙惟肖。
突然纪翎停下来,看向苏康达:“大伯,你也姓苏?我……”
老宋还在那里叫:“你别瞎猜,老班长是什么人?我见过那个苏弘伟,要是老班长的儿子,我估计他一板子,能抽死他!你说你是老班长的儿子我还信,苏弘伟那张脸,跟老班长有半点眉眼相似不?别看姓苏,跟老班长差了十万八千里。”
纪翎停在那里脸色尴尬地看着老宋和老苏,对老苏说:“大伯,对不起!我说多了!”
“你就这么确认?”老苏问他。
“嗯!哪有几个姓苏的首长儿子,再说从我们说话开始,您就不太说话了。”纪翎低头,过去拿了一
个小酒盅,倒了一杯白酒,对着老苏举杯,“是我多嘴,您大人大量,别计较,这些话听过算数。我给您赔礼道歉!”说着一饮而尽,又咳呛起来,边上李致远拍了拍她的背。
“老班长,那小子……”
“苏弘伟是我儿子。”苏康达承认了,他知道自己的大儿子性格不好,自私自利,但是还是没想到在别人的嘴里是这样的。
阿祥也是尴尬地不行,苏康达给大家倒了一杯酒:“我认识礼淮这么多年,礼淮就是个直率的性子。弘伟这个孩子,当年生他的时候,刚好炮击金门,你们知道美国的军舰护卫着台湾的军舰来回金门,大战一触即发。我从朝鲜战场上能回来,又能娶了媳妇,有了孩子。我妈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媳妇的肚子上,巴望她生个儿子,万一我要是有事,也不至于绝后。我媳妇儿生下弘伟,她高兴疯了!从小宠他,要什么给什么。我一直跟她说,孩子不能这样宠。可我一年到头回去几天?也插不上话,我能把手下的兵给训练地服服帖帖,可拿他却没办法。当时我想让他去参军,锻炼锻炼。我妈和我爱人不肯。好不容易下乡了,没想到……”
老苏站起来:“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先陪个罪。”
纪翎站起来:“大伯,您是个讲道理的人。我也没管您是什么首长,还是谁,我叫您一声大伯。我们说的是站在我们的立场上看问题,您还是要从您的立场去看问题。屁股决定脑袋,还是以您的调查为准。反正您能不怪罪,我就谢谢了!”
“不管这个事情里有多少出入,自己的儿子,我自己知道。”苏康达说,“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
老宋和阿祥也过来碰杯,一起喝下去。上辈子纪翎做销售,喝酒是本职工作,这辈子却是身体不行,没喝过,两盅酒下肚。脸红了个通透。
一起从老宋家出来,阿祥叔不免感慨了两句,今天真是不巧,那么个好汉老子,怎么会生出这么孬种的儿子?所以娶媳妇一定要娶个贤惠的,顺带说了一句:“婷婷,就是个贤惠的!你们也真是的,都结婚多久了,早点生孩子,清明节带着孩子给你爷爷奶奶上坟,让他们老两口也能闭上眼。”
“知道了!”纪翎摇头笑,等清明节她倒是真要去坟头给老俩口给上个坟,告诉他们一声,斗转星移,一切都会归位。
第41章
老苏从老宋家出来,他很奇怪,自己的心好像歪了,按理说他更应该偏袒自己的儿子。可是就纪翎那个小家伙说的话,让他不得不深思。甚至他已经下意识地相信了这个漂亮的小子的话,弘伟是自己的儿子,他怎么会潜意识里相信一个外人呢?
回到驻地,打了个电话回家,找自己媳妇儿说话,至少确认有没有这么一件事。
“爱琴,你给弘伟换地方了?”老苏问自家媳妇。
赵爱琴在电话那头:“亲爹靠望不上,只能我这个亲妈自己来想办法。所以说宁愿跟讨饭的娘,也不要跟做官的爹。”
“不是,让弘伟在乡下锻炼一下,怎么就不行了?你小时候做过人家佣人,我也是放牛娃出身。怎么轮到咱们儿子了就该捧着,疼着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给他搞的位子,是人家小伙子从头跑到尾,一手去创办的一家工厂。凭什么人家什么都做好了,咱们儿子就能过去把位子给抢了?爱琴,你的思想有问题,你知不知道?”苏康达在电话这头跟老婆说。
赵爱琴听苏康达这么一说,心头火大了起来:“我思想有问题。这家工厂不就是一家小破村办集体厂,要不是弘伟去乡下了,我还真看不上这种小破工厂。”
“什么叫小破工厂,人家也是为了解决县里渔民打上来的鱼没去处,也是为了能让生产队的人能够在农闲的时候进入工厂的一种尝试。厂子不大,却有着创办的那个孩子,多少心思在里面。一样的年纪,那个孩子吃够了苦,却很坚强。真的,让孩子吃点苦,让他学会体量别人。”苏康达劝赵爱琴。
“别人家的孩子,你倒是体贴人家的苦了。自己儿子吃多少苦,怎么就不管了?”赵爱琴发起了脾气来,这么多年她已经拿捏出苏康达的脾气,“我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在家里花了多少时间,你妈生病的时候你在哪里?要不是我妈一直帮衬着我,要不是我自己咬牙挺过来……”
又是这些八百遍的话,却也是实话,老苏这一次硬起了脾气:“我不跟你说了,这个事情我会处理,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再打电话到地方上去。你要是再不讲原则……”
“苏康达,我不讲原则,你想怎么样?”
“我连你一起处理!”苏康达挂了电话。
他知道自己亏欠着赵爱琴,亏欠着这个家,她生孩子,自己一直在外边,等回到家,孩子都能叫“爸爸”了。可再怎么样,也不能做这么没有原则的事情。等有空,他得回江城好好给她做做思想工作。她这样摆官太太的架子,真的要不得!
苏康达一圈了解下来,认真听了知青办的人读了苏弘伟的处分决定。苏康达发现自家儿子做事情真的太出格了。
年初六一早,纪翎和李致远在没有接到水库上的调令之前,他们俩总归是海产品加工厂的人,要去出席剪彩仪式。
纪翎和李致远走进铁门里,看见苏弘伟和郑茜在那里。有人过来问她:“小纪,你过来看看,红花是这么放吗?”
纪翎摇头:“阿三,你去问咱们厂的厂长!”纪翎伸手指了指站在那里的苏弘伟。
阿三跟见了鬼似的看向苏弘伟:“他懂个什么?”
“不管人家懂不懂,人家是厂长。你怎么能够不尊重厂长呢?”纪翎拍了拍阿三的肩膀。
阿三过去问:“苏厂长,这个红花怎么放?”
苏弘伟指了指纪翎说:“小纪,你过来安排一下!”
纪翎翻了个白眼:“我是销售员,这不是我的工作。”
“你不服从领导的安排?”苏弘伟冷笑着问,反正这小子已经落在他的手里。
“领导那您说怎么做?您说,我来做!”
“我让你安排,你没听懂吗?”
“我不会,您得告诉我,具体怎么做。您就说一个我来安排,要我说,红花放边上的桌上就可以了。你满意吗?”上辈子见惯了刁滑的老工人,她还不能学两招?
“你是在故意跟我作对吗?你是在闹情绪吗?你是不服从上级吗?”苏弘伟连续给纪翎派发了三个帽子。
“上级的命令,清楚明晰才叫命令,而不是糊里糊涂,让人无法执行。”纪翎笑着说,“你是不是不懂领导该怎么做?那就跟上面的领导说说,从基层做起,不要小脚穿大鞋,不好走路的。”
两人开始吵起来,大队书记和大队长进来问:“怎么到现在还没准备好,县里和公社的领导马上要到了。”
“我让他去安排,他不听我的命令!”苏弘伟对两位说。
大队长年初三还让纪翎办了一场风光的满月宴,纪翎八面玲珑,这个苏弘伟眼高于顶。虽然上头让苏弘伟来做这个厂长,不代表他一定要帮他,大队长说:“小苏厂长,小纪就是个跑销售的,这些事情还真不是他该做的,你还是让别人快点安排一下。”
这话一出,苏弘伟还真不能不给大队长面子。纪翎牵着李致远的手站在边上,李致远低头看她的手,小爪子如今白白嫩嫩,跟当初鸡爪子一样完全不同,恨不能下嘴咬一口。
纪翎仰头给李致远抛了个媚眼,李致远被她大庭广众之下这般没羞没臊,落了个脸红:“正经点,这是在外边呢!”
“那在家里呢?”纪翎问他,李致远脸更是耳朵根都红透了。
昨晚是他自己不好,两个人一起看书复习,她手冷,对着手哈了一口气,他就抓了她的手,塞进他的胸口。小鲜肉的胸啊!一样塞进去了,不摸两把不是亏了吗?谁想到他倒是暴走了,说她不规矩。
她看他这么生气,想要哄他两句说:“别生气,我不摸了还不行吗?”
他当时气急败坏:“你别这么不正经,行不行?说好的,等咱们大学毕业再在一起,你怎么就乱来呢?”
她隔着衣服手放在他的胸膛上和大学毕业后在一起冲突吗?明显他自己想多了!纪翎以为这事儿算是完了。没想到今天一早起床,在吃早饭的时候,听他说:“阿翎,我想过了。等你身份改过来,咱们就去把证给领了。”
“干嘛这么着急,不是要等毕业以后再在一起,生孩子吗?”
他红着脸,低着头说:“你老是这样胡闹,我怕哪一天不当心,还是把证书给领了,才安心!”
不是,就算是胡闹,能解决问题的不是证书,而是套子吧?纪翎还在胡思乱想,李致远拧着她的耳朵问:“听到了没有!别想进了大学看见年轻小伙,不怀好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