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8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清明时节雨纷纷,再破四旧,农村人要不烧点纸,总归不太舒坦。纪翎带了一壶酒,脑子里想着原主那个便宜爷爷成天唠叨解放前在江城喝咖啡的事情,从app里倒腾了一包手冲咖啡,冲了一壶咖啡。拿了香烛去了的坟上。
纪翎和李致远一起蹲在坟前,一边烧纸,一边倒咖啡,纪
翎说:“两位,知不知道你们亲孙子已经在这里了?你们说他愿不愿意认你们,感激你们给他换了这么一条路?还是说,他其实恨你们没有把我给弄死?跟你们说一句,下周我要去江城,开始慢慢把那层皮给揭开,你们说会不会很好玩?”
老两口的棺材板不知道质量怎么样,会不会按不住啊!
纪翎回家收拾行李,两人拿了一堆的东西,李致远想了一下,既然纪翎去了不如抱个聚宝盆,总比那一堆的东西要轻松。谁知道纪翎随手画了一个圈,手里就多了一件东西她说:“好像又变了,我现在能脱离这个坛子,随意拿东西出来了!”
自家厂里的产品要多带一些,纪翎把自己公社发给自己的聘用书,自己得到县里的先进个人奖状和村里开出来的介绍信放在一起。用一个塑料袋封好了,贴身藏着,这才提了行李跟李致远一起出门。
收音机里每天都有新的消息,可是出门依旧每走一步都要被查,尤其是知道她是黑五类,更是被步步紧盯。
“同志,您看我虽然是黑五类,但是被分在可教育好的子女那里,我58年出生,我在新社会长大的,受到的是社会主义教育。我获得过先进个人,县里表彰的。您知道像我这样的身份,得到这个奖状很难吧?还有公社里任命的海产品加工厂的厂长的聘书。这下您知道了吧?我表现一直良好。”纪翎一路上不知道承认了多少次自己是狗崽子,不知道解释了多少回,等他们打了多少回电话去公社和大队里核实,才勉勉强强地踏出了江城火车站,被李致远牵着手,往前走。
李致远带着她回家,老式的石库门,弄堂里几个阿婆坐在那里择菜,说说话。
“阿婆!”李致远打了个招呼。
“婷婷回来了啊!”
等两人往里走,阿婆的声音传来:“那个是婷婷吗?不是致远那个小鬼头吗?”
“你眼睛糊涂了,是婷婷啊!今天致远出门的时候穿的白衬衫黑裤子。”
“什么时候婷婷比致远都高了?”
纪翎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个年代江城人的住房条件之差,可能是她这种新世纪来的没办法想象的。进入楼下门口,拥挤逼
仄,堆满了杂物。楼底下是共用的厨房,通过狭窄的楼梯,主要是楼梯边上也堆了杂物,上到二楼,李致远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朱红色斑驳掉了漆的地板,里面并排两张床,一张双人床,一张单人床,靠着窗放着一张小方台,墙边是五斗橱和梳妆台。
“我爸妈和妹妹住这里。”李致远拿出拖鞋,给纪翎换上。
“那你呢?”
李致远搬扶梯靠在墙上,他从扶梯上上去,推开了一块板子,露出能容纳一人的口子,纪翎跟着他上去,走出洞口,原来是一个阁楼,最高处,她能站直。李致远就只能低着头走路了。打开灯,拉开窗帘,推开窗,室内明亮起来。
靠着窗一张书桌,纪翎都要怀疑怎么拿上来的。看着光秃秃,大约十来个平米的空间,问:“你怎么睡?”
李致远拉开边上的一个被褥箱的门,原来是在这里打地铺。
“你先看会儿窗外,我换一身衣服,回来了跟妹妹要换回身份了。”
纪翎应了一声:“哦!”
李致远从箱子里拿出了自己的衬衫和裤子,脱了身上的女式衬衫,纪翎偷偷回头,他背对着她,身上就一条短裤。纪翎就这么看着他套上黑色长裤,光滑而线条清晰的背,套上了一件白色的汗背心。
等李致远把衬衫下摆塞进裤腰里转身,发现那个小混蛋正看得津津有味,对着她皱眉,摇头,幸亏自己背对着她。他把头发拢了起来,用发网给裹了,戴上假发。纪翎第一次见李致远干干净净小鲜肉的样子。
“哥,你回来了吗?”楼下有人叫。
“是!”李致远回答。
李致远拉着纪翎从扶梯往下,纪翎低头看去,
楼底下一个人长得和李致远极度相似,只是那张脸上的线条更为圆润柔和,身材修长苗条,穿着男装略显单薄的人。毋庸置疑,这位就是书里的恶毒女配,李致远的双胞胎妹妹,李婷婷了。
“哥,这就是我嫂子吧?”李婷婷看向纪翎。
“别瞎说!”李致远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纪翎转头问李致远:“媳妇儿,这就是我小姨子吧?”
李致远的脸更是红了一层,李婷婷过来勾住纪翎说:“现在,我才是你媳妇儿吧?”她倒
是一点都不怕生。
李致远脸一板:“你们俩别胡闹,千万不要让爸妈知道那些事。”
“李致远,怎么你吃干抹净了,想不负责任吗?我上门来,哪怕丑媳妇也要见公婆的吧?”纪翎走过去问李致远。
“等你身份换回来,到时候再跟爸妈说。我怎么可能不负责?”李致远顺着纪翎的思路说,他认定了这个小混蛋做媳妇,肯定不会变。
李婷婷不这样想了:“哥,不会吧?你们已经……,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哥。”
李婷婷脑子还是很灵活的吗?纪翎还在那里说:“我就算了,反正已经这样了。婷婷,你要吸取我的教训,不要随随便便就给男人骗了去。”
李致远发现自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这个小混蛋太混蛋了。他什么时候?算了,算了!跟她说话,越描越黑。
李致远跟李婷婷说:“带你嫂子去居委会登记一下,她是黑五类,免得街道的人上门来。”
“你们等等,我也去换衣服!”李婷婷把床边的帘子一拉,在里面换衣服,换好出来,头发有点短。
纪翎假装拿东西,递给李婷婷一个假发套,她过来帮李婷婷套了假发套,小姑娘到底心疼她一头秀发不能留长:“我能不能要我哥那样的短发,我不想再剪头发了。”
两人要出门,李致远说:“带点东西过去。”
说着他从行李袋里拿了些黄鱼干,和几个罐头,让李婷婷拎着。
李婷婷穿着女装带着纪翎出门去居委会,路上纪翎跟婷婷有说有笑,李婷婷也是叫了一声:“阿婆!”
“我是不是眼睛真的有问题了,婷婷怎么变瘦了?变漂亮了?”
“没有啊!那就是婷婷啊!”
兄妹俩这么一来是不是要让阿婆怀疑人生了?居委会门口里面都是标语,李婷婷敲了敲门:“张阿姨,我回来了,来报到一下!”
“婷婷啊!又是回来去食品厂啊?”
“嗯!是的呢!”李婷婷说,“这次我们小工厂的厂长也一起来了,她要暂时住在我们家,她是黑五类的身份,所以我带她先来报到,做个记录。”
“啊?”那个阿姨看向纪翎,“黑五类不能到处乱跑的哦!”
纪翎弯腰行
礼:“阿姨,我知道的。我的情况有一点点特殊,也是县里给的照顾。”说着纪翎把装着自己那些资料的塑料袋拿出来,一一作了解释,又给了阿姨他们公社和大队的电话。
“是这样的情况啊!那每天来咱们这里汇报一下当天的行程,能够做到吗?”
“当然,婷婷带我过来,就是想问问具体怎么做,绝对不踩红线,踏踏实实做人。”纪翎很老实地说。
婷婷把那些海产品放在桌上:“张阿姨,你们尝尝我们自己厂里出的海产品。”
“傻姑娘,这个不要的呀!”
“不值钱的,自己厂里做的,我们也想知道这种东西合不合江城人的口味。到时候要是不好吃,不是浪费配额吗?”
“让我们试试味道对吧?那留下吧!”
总算是把这一关给过了。
第43章
这一辈子的李婷婷活泼中带着温柔,而且机智略微带着俏皮。这样的小姑娘谁能不爱?
上一辈子是她下乡去了,下乡的动机是什么?按照她的性格,想来她会帮原主吧?所有的那些都是脏水,都是污蔑。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最后得到那样的结局。
好在这辈子李致远下来了,好在这辈子自己穿过来了。
两人一起回到家里,李家父母已经回来了,正在跟李致远说话。李致远说:“阿翎,你快去烧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