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9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吃过晚饭,父母说去谁家聊天,估计是家里实在太小转不开,所以出去避一避,他们三个把小方桌收拾干净。婷婷拿了书本出来,纪翎坐在边上看她的不会的题,帮她解释。
李致远先去打水进来,拉了帘子在里面擦洗,擦完了,拿了自己的盆,给纪翎打水换了纪翎擦身。说实话,跟乡下家里没法比,乡下家里现在绝对超前。
三个人轮流擦完,继续在那里讲题目,比起李致远,纪翎的解释深入浅出,李婷婷理解起来很快,伸手打了自己哥哥一下,告状:“他跟我讲题目,你不知道哦……”吧啦吧啦讲了一堆李致远的坏话。
纪翎轻声问李婷婷:“你当时为什么要报下乡,难道不该是你哥下乡吗?”
“我们家总要一个下去的啊!我在纺织厂,哥哥在造船厂,而且哥哥比我机会多,我想我先报了,哥哥就不用下乡了。没想到哥哥知道了跟我大吵一架,一定要他下去,就变成这样了。”
纪翎摸了摸她的头:“还好是你哥下去了,要是你下去了,咱俩可能都没命了。傻丫头,以后做事情不能冲动下决定。有些事情你哥哥没有告诉你吧?”
她摇头,纪翎举了几个例子给她听,她的脸已经惨白,李致远扑在窗口,看着工业还没发达的江城,那满天的星光。前世今生,每一步都艰难。
九点左右李爸李妈进来,李致远也带着纪翎上阁楼,李婷婷在那里挤眉弄眼,被纪翎瞪了一眼。
上了阁楼李致远把口子给封上,美名其曰免得睡觉的时候滚下去。纪翎跟他一起从里面拿出被褥,铺在地上。两人一人一条被子,躺了下去。
“这算是咱们第一次睡一张床上吧?”李致远想,从假结婚到去工地上,后来家里起了瓦房。这还是第一次睡一起。
“咱们第一次见面,你脱剩下一条内裤,睡我边上,你难道忘记了?”
李致远想起第一次他们见面,自己还肆无忌惮地把衣服给脱了,躺在她边上
,她还侧过身来把手臂搁在他身上,当时以为大家都是男人无所谓。
只要想起自己在她面前做的那些事情,李致远就觉得自己想打个地洞钻下去。想当初,被她看见了,还安慰她,以后发育了也会有。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这人不是其他小姑娘,而是?而是什么样呢?或许她还在心里评断自己吗?
李致远扑上来捂住她的嘴:“能不能别提这些了?”
纪翎被他压着,捂着嘴,一双眼睛看着他脸上懊恼,羞涩,偶尔还有露出笑意。简直不要太精彩!
纪翎眉开眼笑,李致远看她还在笑,放开了她,伸手要给她哈痒痒,纪翎忙指着下头说:“你不想让你爸妈知道,你带了姑娘回来胡闹,你就尽管放马过来!”
李致远不动了,躺在被窝里,侧身过去说:“睡觉!”
说了睡觉,又想起明天纪翎要见她亲妈,问:“咱们在对一对,明天怎么说?”
“嗯?我会让她感觉到落差,让她形成被欺骗的愤怒,继而利用她的愧疚,让苏弘伟和她离心……”
两人一起演练明天的对话,说着说着,李致远也不知这么就钻进纪翎的被窝的,他只是刚开始想她会不会暖和,接下去……总之,他把纪翎捞在了怀里,闻着她若有似无的香气,一起睡着了。
纪翎半梦半醒之间发现某人的腿勾住了她的腿,她往身后蹭了蹭,贴住了李致远,睡起来更香。
早上醒来,李致远看见纪翎睁着大眼睛看着他,他呵呵傻笑,纪翎笑了一笑,戳了戳他的脑袋:“傻子!”
李家爸妈买了油条大饼豆腐浆,纪翎吃了江城特色的早餐,上午约了食品厂的人,谈了接下去的工作。食品厂对他们新推出的这些产品很有兴趣,尤其是鱿鱼干和鱼片干,包装简单,口感又好,很受欢迎。他们打算放在他们的渠道销售,给加工厂一定的配额。这么一来就有个稳定的基本量了。
请了食品厂的人员吃午餐,下午李致远送纪翎去苏家,苏家在江城核心城区,李致远上辈子曾经来踩点踩过很多次,这个家属楼里面住着很多江城领导的家属,所以门口还有门卫。
纪翎让李致远在边上等她,她自己走到门卫那里,
门卫那里是穿着军装的小哥哥,可见管理之严格。
纪翎跟里面的人说:“我要拜访七号楼103的赵爱琴同志。”
“你的姓名,哪个地方的,成分……”
这一次纪翎不像来的路上跟人仔细解释了说:“纪翎,右。派和资本家的双重成分。”
“什么?”那人抬头,不可置信地看她。
“我家和赵阿妹和赵爱琴有关系,我爷爷奶奶去世了,让我来找她们两位。麻烦您跟她们说一下!”纪翎重复说。
“介绍信有吗?”
“当然!”纪翎从身上拿出介绍信,“我来江城是为了我们那里工厂联系业务。顺带过来见见我爷爷奶奶的故人。”
那个人看了看她,拿起了电话拨打了进去说:“赵主任,门口有一位龙建县,莲花乡,陈家村,叫纪翎的人,说要找您。说是他爷爷奶奶让他来找您的。您出来接一下?好的,好的!”
“你在这里等着,别走远了!”那个人对她说。
纪翎站在树荫底下,看着里面,不一会,一个穿着格子两用衫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一模一样的水润的大眼睛,一模一样的菱角嘴,就这两样让纪翎认出了这就是原主的亲妈,赵爱琴女士。
第44章
赵爱琴女士即便穿着这个年代毫无特色的两用衫,依然难掩一股子不可言说的风韵。
她是那种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难以被人忘掉容颜的女人。
纪翎内心为老苏叹息,温柔乡英雄冢啊!老苏一世英雄就是倒在这个貌美肤白气质佳上。
看着美人两用衫都没有办法遮盖的曲线,纪翎十分懊丧,说好的遗传呢?难道真的错过发育,自己就只能是这么两个短斤缺两的小包子将就将就了?太悲催了!
这位中年美人神色有些紧张,走出来,那个门卫小哥立马叫:“赵主任好!”
美人绷着脸点点头。纪翎走向她,她的声音略有些颤抖:“纪翎是吧?”
纪翎点了点头,她略微顿了顿说:“我是你赵阿姨,来!跟我进来吧!”她一下子把名称给定了下来,叫她赵阿姨。
纪翎对着门卫的小哥道了一声:“谢谢您!那我进去了!”
那门卫小哥点了点头,纪翎跟在赵爱琴的身后,往里走。
赵爱琴时不时地往她这里看,纪翎虽然眼观鼻鼻观心的往前,却也在注意她的神色。这位赵女士非常激动,激动得手都在抖,所以她心底还是在意这个孩子的。
纪翎听她问:“你爷爷奶奶还好吗?”
“老两口一个故去两年了,另外一个也故去一年了!”纪翎没有称呼两人为爷爷奶奶。
“哦,老先生和老太太都是好人。”赵爱琴这么说。
纪翎淡淡地哼笑一声,赵爱琴有些诧异地看她,纪翎说:“等下详说吧!”
纪翎跟着赵爱琴进了一栋楼,这个楼样式有点老,左右各一户,中间一户。底楼下面又三个门口,纪翎跟着她进了最右边那个门。
中间门口被打开,有个五十来岁的矮胖女性看见赵爱琴跟她打招呼,问:“赵主任,有客人啊?”
“朋友家的孩子。”
“长得还真清秀。”
赵爱琴含糊其辞:“是啊!”
门被打开,赵爱琴先进了门,递给纪翎一双拖鞋,纪翎套上拖鞋进去。一个矮墩墩,满头霜发的老太太拄着拐杖出来说:“爱琴,这是谁啊?”
“单位同事家的一个小孩儿,让我来过过目,看看能不能安排个
工作。”
一个清瘦矍铄的老太太先插了嘴说:“亲家母,走吧!咱们老姐儿俩睡午觉去。人老了不中用了。”
那个清瘦的老太太一边盯着纪翎看,一边对的那个矮胖老太太说。
“哦哦!那我先进去了!”
赵爱琴过去扶着矮个子老太太进了屋。
纪翎看着两个老太太往一间屋里走。她已经判断清楚,矮个子老太太是苏康达的妈,瘦高个儿是赵爱琴的妈,两个老太太现在在一个屋檐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