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29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赵爱琴问纪翎:“小纪,喝什么?菊花晶还是麦乳精?”
“我胃不好,甜食不敢吃,吃一点点就容易反酸,您给我一杯温水吧!”纪翎说了一句。
赵爱琴略微惊讶地:“啊?怎么会这样?”
“一直挨饿,饿坏了。”
“好,我给你倒温水。”
花开富贵的热水瓶里倒了热水在玻璃杯里,纪翎听赵爱琴说:“两位老太太要睡觉,不如我们去楼上书房说话?”
纪翎点头,跟着赵爱琴往前走,看来这个跟几十年后流行的联排别墅似的。她跟着赵爱琴走上楼梯上了二楼,赵爱琴推开了一扇门,纪翎跟着她进去。房间面积大概六七个平方,不大。一个书柜,一张书桌,两把椅子,在这个年代能有独立书房,绝对是豪宅了。
赵爱琴把水杯放在桌上,柔声说:“坐吧!”
她跟纪翎面对面坐下,她正在仔仔细细地看着纪翎,说:“当时,你爷爷奶奶带着你过来的时候,还在襁褓里,这么些年过去了,没想到已经长这么大了。长得可真好!”
赵爱琴看纪翎一张鹅蛋脸,额头光洁饱满,眉毛修长,一双眼睛像极了年轻时候的自己,当初纪家大少爷就说过她,一双眼睛会说话般的勾人。年华逝去,自己的眼睛已经不再这般黑白分明。在今天又看见了这么一双眼睛。鼻子像苏康达那样挺直,嘴巴又是跟自己相似。自己梦里想过千遍万遍,那个女孩儿如果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个什么样子,从来没想过会是这样好!
纪翎微微一笑说:“是吗?您认为我长得好?”
这个时候赵爱琴才发现不对劲,纪翎的口气很奇怪。她讷讷地说:“是啊!”
“您知道我怎么长大的吗?我从
小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您知道纪家老两口怎么养我的吗?”纪翎轻笑一声,轻轻地说:“只要没有饿死就好。”
赵爱琴的脸色一下子刷白,纪翎捧着水杯:“您知道饿地不行的时候,该怎么办吗?尽可能的把裤腰带拉紧,拉紧了肚子还是饿。我求纪家老太太给一口吃食,她扔给我一碗麦麸粥,里面一大半的麦麸,刮嗓子,我吃得慢,她甩一记耳光,说我是下贱东西生的贱种!还把自己当成千金小姐不成?”
赵爱琴脸色突变,下贱东西?这么多年了,她这个下人出身的身份,一直是作为红色的资本,但是自己却从来不愿意回忆当年给人当下人的那些日子。她已经成为领导太久了,谁都知道她是苏康达的爱人,她是区里的妇女主任,跟下贱这个词,没有任何关系。
陡然被人提起,一口气咽不下,却又不得不咽下:“怎么……怎么会……”
“纪老爷子出去被□□,他脖子上挂了水桶,站了一天,一双腿水肿。我端了洗脚水给他洗脚,他一脚把我踹翻。拉着我的头发,拉起来问我,到底哪里压迫人了?我疼地眼泪直掉,迎接来的是心口一脚。”纪翎苦笑着说,“我是个贱种,就是因为贱,怎么折磨都没死!”
纪翎拿出了原主的记忆进行了篡改,把自己设定成去了纪家,被纪家二老当成下人生的下贱种子的存在。这当然不是真实情况,纪家二老对原主不算有感情,但是也一直克制自己,在有限的范围内不苛待原主,也算不上好。
要让母子生嫌隙,不能挑拨苏弘伟和赵爱琴的关系。毕竟苏弘伟是赵爱琴一手带大的,而且这里面还有其他复杂的情感,她一个陌生人怎么去挑拨?纪翎要起到的效果就是让赵爱琴感觉自己被骗了,亏了。她在为了苏弘伟付出的时候全心全意,没想到对方却是在虐待她的孩子,那么她再去看苏弘伟的时候是另外一种感觉了。
“他们俩并不坏啊,怎么会?”赵爱琴喃喃道。
纪翎冷笑了一声:“如果你每天被在你家的下人唾唾沫,被他们拳打脚踢。大冷天站在打谷场上脖子里挂着牌匾写着牛鬼蛇神,你觉得心境会不会改变?他能拿那些人出气
赵爱琴已经跟随了纪翎的思路,纪翎说:“他只能拿我这个下人贱种出气。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只知道自己吸一口气都是错。”
“他们怎么能这样,我帮了他们啊!”赵爱琴开始流泪了,“他们答应过我的啊!他们还写信给我说他们已经年纪大,可能活不去了……”
纪翎在心里嗤笑一声,收到了信,也没见她第一时间就过来,不就是为了自己,怕败露,所以决定放弃原主,不管原主的死活吗?纪翎的继续戳她的心窝子:“您这也信?老爷子临死前跟纪家老太太说,让她务必一起带我走。老太太病重,她情愿把家里剩下的口粮倒入粪水,也不给我留两口吃食。我当时也已经起不了床了,只等她一死,也只能跟着她去。您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养大我是他们对您的承诺。但是他们死,也要带我走。是因为他们可以有一个很好的理由,不是他们不想护着我长大,而是他们也无能为力。这样的结果是,您能谅解他们。而我一死,再也没有认回来的可能。从此他们的孙子就是高官家的长子,高枕无忧。”
纪翎一滴眼泪滑落:“若不是我偷听到了他们的说话,若不是我一直憋着一口气,想着自己应该还有亲爹亲娘,我早就撑不下去了。老太太死前,什么都没给我留。是生产队里的阿祥叔给了我十几个南瓜,我靠着南瓜熬了下来。也是我命不该绝,有个知青住进了我家里,他有粮票,做饭的时候,给我一口吃食。命贱的人,好养活,一年时间居然成了现在的样子,我都没想到有一天能活着来江城。”
听到这里赵爱琴已经泪流满面。纪翎无声地眼泪落下:“我不知道我猜地对不对?我借着机会只是想来问一句,您真是我亲娘吗?如果您是我亲娘,您怎么舍得将我推入地狱?您知道吗?我一直问自己地狱究竟有几重?却发现十八层之下还有十九层。整整十八年,我每天生活在被打骂饥饿的惶恐之中。那老两口,把在外面受的罪,回到家把恨都发泄在我身上。”
“不……他们怎么能这样?”赵爱琴失声痛哭,只能重复这句话。。
“老爷子
说,你一定会好好对待他们的孙子,比对自己的儿子还要尽心。因为你心里忠于他们的儿子,你骨子里还是他们纪家的一个丫鬟,你会养好他们的孙子,因为你还希望的有一天见到你的大少爷,还能让他夸你一句好。”纪翎脸上挂着泪,“我不信,为什么有人会把恩情说得这么恶心?我情愿相信,您只是为了报恩!”
赵爱琴伸手捧住纪翎的脸:“我的孩子,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