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30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您真是我的亲娘?”根本不用花纪翎多少力气,她已经承认了。
赵爱琴点点头,她咬着唇说:“我对不起你!”
纪翎仰头,苦笑:“这居然是真的?为什么这是真的?我真的是被自己的亲娘放弃不要的那一个,她只是为了救一个跟她没有血缘的孩子,为什么会是这样?”
纪翎的每一句话都敲击在她的心口。她自从把孩子送出去,多少次想要去看看。却不敢去看。她明知道孩子从此以后会给身份牵累一生,唯独能安慰自己的是,老两口一定会感激她为纪家所做的一切,尽一切可能疼爱孩子。孩子不过是穷些而已。可是现在听到的这些话,完全颠覆了她的想象。没有想到老两口根本没有好好地对待自己的女儿!
她被欺骗了,而眼前这个孩子的控诉,让她心如刀割,她怎么都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会过这种日子。而她把那个孩子当成亲儿子,甚至比亲儿子还要疼。而在那老两口的嘴里,她是因为对大少爷有……,这是她藏地最隐秘,最见不得光的感情,现在被剖开,原来老爷子是因为看中了这点才把那个孩子放在她这边的。
赵爱琴一边痛苦地悔恨,一边是对纪家老两口升起了熊熊烈焰,她被老两口骗了!
纪翎低着头,眼泪吧嗒吧嗒地掉在桌上:“这么多年,我一个女孩儿盯着男孩儿的身份活着,我被老爷子时时刻刻提醒我不能被人发现自己是女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是藏头缩尾过一生吗?但是我能藏得住吗?他们老两口为了不让我发育,不给我吃饱饭。可是这半年,跟我一起住的那个女知青,她给了我很多吃的。我已经开始发育了,以后身上总是瞒不过去的。我今天就想来问问您,您为什么要把我弄到这样的境地?前面的苦,我吃够了!后面的路,我依然看不见光。”
纪翎捂住了脸失声痛哭……
第45章
赵爱琴的情绪完全跟着纪翎走,她站起来把纪翎抱在怀里,叫:“阿翎,是妈妈错了!是妈妈对不起你!”
纪翎一把推开她,站起来问:“您配做我妈吗?您怎么有脸说您是我妈?生而不养,任由我在深渊挣扎。您凭什么说一声您是我妈?”
赵爱琴听着纪翎的质问,脸上眼泪挂着:“我不知道会这样,那时候你爸爸在前线,你奶奶一心要个儿子,我没办法想着安抚你奶奶。他们老两口对我和你外婆有恩,我也想报恩,跟他们换了,可我想,他们肯定会感念我的恩情,会好好对你。我还给你想方设法寄过去了钱和东西,妈妈真的没有想过你会过得这样艰难。”
每个人总有不得已,她的不得已也是那么冠冕堂皇。
“哈哈!”纪翎笑出声来,“这是我听到过的最好笑的笑话,资本家的狗崽子,女孩子换成男孩子,你会不知道这等于送我去死?你只是选择性忽视,你只是自己不去想而已。你知道当时我快饿死了,身上没有一点点肉,每一根肋骨都可以清清楚楚看得见的时候,我就在想,我死后,一定要找到你,好好问你一句,为什么要生我?”
赵爱琴靠在墙上,眼泪不停地流:“阿翎,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
“看着桌上的烛火,我多么想在又疼又饿的夜晚有一个怀抱,能揽我入怀,抱一抱我,亲一亲我,也许亲一亲就不饿了,就不疼了。我想过千遍万遍我妈妈的样子,她是慈爱的,她是温暖的,可我骗不了自己,是我的亲妈亲手把我送进深渊,所以请你不要自称你是我妈妈,我永远没有妈,永远!”纪翎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今天我来问过了,也算是满足了我多年的心愿,我走了!”
纪翎站了起来,抬脚要往外走,赵爱琴一把拉住她:“阿翎,我不求你叫我一声妈,我确实不配。妈妈的苦衷,或许你不能理解。我也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让妈妈弥补一点点好不好?”
纪翎看着她,问她:“你真想弥补我?”
赵爱琴连连点头:“只要妈妈能做到,妈妈一定尽全力。”
“算了,我也不要你帮我换回身份。既
然已经换了,再换回去也不可能了。”
听见这话赵爱琴心里偷偷松了一口气,纪翎又说:“钱财什么,也都算了。最难的时候我已经过去了,能吃饱穿暖已经不错了。现在我最麻烦的就是我这个性别问题和我的成分问题。要是能把这两件事情解决了,也算是让我能有个平静的生活了。”
赵爱琴擦着脸上的泪说:“好!妈妈去想办法。妈妈会想办法弥补你以前失去的东西,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多余的事,你不用去做,我也不需要。你没有过过那样艰难的日子,不知道我的心有多荒凉。”纪翎甩开了她的手,拉开了门,往楼下走去。
赵爱琴一路追下来,到了家门口,她停下来,看见边上有人,换了一张脸:“阿翎,那我就不送你了!”
纪翎仰天笑了笑,老苏啊!怎么会看不穿这朵大白莲?真是个笨蛋。
纪翎一走,赵老太太走出来,看见女儿眼睛通红,问:“爱琴,真是那个孩子?”
还用说吗?这么像,这个年纪,除了那个孩子,还有谁?随着赵爱琴的点头,赵老太太连忙问:“她跟你说了什么?你婆婆睡着了,走!我们上楼去说。”
赵爱琴和赵老太太去了楼上,赵爱琴把纪翎告诉她的话,讲给赵老太太听,赵老太太看着痛哭流涕的赵爱琴说:“爱琴啊!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懊悔也来不及了。这个孩子的话听下来呢!跟你也不会亲了,不过有个好处,她不想要换回来。这样也好,你就想办法,帮她把她想要的东西给她了就好。”
“妈!她恨我是应该的,是我把她扔了,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难道我不该补偿她吗?我就随便她在乡下?她以后是不是能有个好归宿?这些我不要管了?”没有见到纪翎,赵爱琴还不觉得怎么样,见到了纪翎,心里头的那点母性的光辉一下子激发了出来。
“可你不能认她回来,这个事情一点点都不能让康达知道。你要是把她弄回来,以后这个家就不得安宁了!”老太太跟她说,“她不想认你,你也不要认她了。”
“妈,您别再管了好不好?我真的舍不得把她扔在乡下。先让我想想,怎么帮她把女孩子
的身份弄下来。”
“你别胡来,康达就在他们那里,你要是去他们那里,康达第一时间就知道,他一知道。这个事情可就什么都瞒不住了。知道吗?”
“但是,今天孩子来找我了,我怕她等不及。”
“你给她去一封信,寄上十几斤粮票,汇上百来块钱,让她先等上两三个月,康达总归有出去演习什么的,你再找个空去一趟,把事情给办了。不就行了!”赵老太太想了一想,“你想不想她叫你一声妈?”
“我当然想,可她说得清清楚楚,不会认我了!”赵爱琴想起纪翎刚才那些话,又哭了出来,仿若肝肠寸断。
“弘伟跟她不是岁数一样?我们合计合计怎么让弘伟娶了孩子,女儿还要外嫁吃人家的饭,看人家的脸色。做了儿媳妇,你以后只管好好疼她,天长日久的,她能不觉得你好?开口叫你一声妈,既是婆婆也是妈,那不是一样的?”赵老太太问赵爱琴,好似她出了一个天大的好主意。
“妈,要是这样可太好了。”
“所以说啊!只要想,总归能把事情给办下来的。不过你得跟弘伟说说了,他不是在乡下找了个女知青?让他懂事些,跟那个女知青给分了吧!”
一想自家亲闺女做儿媳,苏弘伟找的那个姑娘,赵爱琴可就看不上了,心里满满地开始盘算。
李致远和纪翎回到村里,给关系好的几家,送从江城带回的零食,实际上都是app里的产品,小工厂里十几个工人也都拿到了糖果。听见小纪厂长拿到了食品厂的配额都高兴地不行。
纪翎有意带着生产几个机灵的小伙参与小工厂的管理,同时她也要慢慢摆脱个别调料依赖app的习惯,毕竟自己考了大学以后,一旦离开,该怎么办?
几天之后她收到汇款单和一封信,信里赵爱琴怕落人口实,称呼她为阿翎,只说她希望她帮忙的事情,她会处理,不过需要等机会,大概需要等上大半年,希望她能够耐心等待。
纪翎的回信表现出了一丝丝兴奋,称呼她为赵阿姨,只要有希望,一年两年都不是问题,她能够等。
隔了一阵儿,赵爱琴又来了一封信,这次信里夹寄来一张苏弘伟穿着军装的正在打靶的照片
。照片掉出来,被李致远捡了个正着。
“卧槽!尼玛!”别怪纪翎爆粗口,一直觉得这个亲妈一言难尽,没想到会贱气逼人到如此地步,也是让她无话可说。
浏览了信里的内容,使用了一堆形容词,大致的意思,跟着她长大的苏弘伟英俊善良,学识渊博,现在也在龙建县做知青,不知道他们遇见过没有,如果不熟,下次她会跟苏弘伟说,让他能够照顾她。赵爱琴说,她相信只要纪翎见了苏弘伟之后,一定会和苏弘伟相处愉快。另外她说她已经在处理那件事情了,很快她就会亲自过来,处理相关的手续问题。
此刻纪翎正坐在李致远的大腿上,李致远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拿着苏弘伟的照片。
纪翎“呸”了一口:“这个女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看上那个扔下老婆逃港的货色,觉得那个男人的颜值能让天下女人都一见钟情?”
她身后的小鲜肉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脾气还好到没话说。纪翎从app里取出一个打火机,准备烧了这张照片。被李致远一把抓住说:“等等!这些东西,你都放好,过两天咱们给老苏送过去。”
纪翎侧过去,往他唇上亲了一口:“你说得对,我要让我亲爹选一下,要男人的尊严呢?还是说日子想要过得去,头上总要有点绿?”
“我估计他很难选择,一边是被抛弃的女儿和他内心认可的原则。一边是他同床共枕还有两个儿子的发妻。他要是选你,你一定会逼他离婚,让他向组织上交代自己妻子的思想问题,而这么一来他的脸面,以后两个儿子的前途,都会受到影响。如果他选了现在的家,对你的亏欠,违反了原则,还有接受媳妇心里有别的男人这种膈应事儿。”
“所以按照赵爱琴的想法,最完美的解决方式,就是让苏弘伟娶了我,我成了苏家的儿媳妇,从此她光明正大地弥补我,也能安安心心的让我叫她妈。而且她没有完成的梦想,让她的女儿嫁给她心上人的儿子。欧耶!完美!”纪翎哈哈笑,她佩服赵爱琴的脑洞,也佩服她的极品。
李致远头搁在纪翎的肩上:“她想得美。”
“我就怕咱们送这些东西过去,老苏同志心
脏病发作,致远,我得教你怎么样心肺复苏。来来来,你躺下,顺带我还可以指导一下如何人工呼吸……”
这边小夫妻正在讨论心肺复苏手要按在什么位子,人工呼吸就好好呼吸,能不能别伸舌头。
那边老苏从驻地回江城探亲,赵爱琴做了一桌子的菜,一家子坐下吃饭,老二上高中了,老苏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上学要认认真真,准备准备好好考个大学。”
“考大学?”老二看向他,“我哥就是为了有个大学名额才下乡的啊!”
老苏笑着说:“我听到风声,上头要恢复高考了。所以你要好好学习!”
他又转头看向自家媳妇儿,说是不在乎他吧!做了这么一桌子菜。说她在意他吧?回来这么久,连个好脸色都没给,他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说:“你也给弘伟去一封信,给他找些高中的课本寄过去,让他好好开始复习准备。不要去指望那个什么工农兵学员的名额了。比别人早两个月准备就是先机啊!”
看着媳妇儿不理睬他,他还佯装板脸说:“听见了没有!”
赵爱琴白了他一眼说了一声:“听见了!”
老苏看着她笑:“就跟个孩子似的,还使小性子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