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84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当然是你啦!她已经是黄脸婆了!”电话那头是纪冠宇的声音,这些话让郑茜如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脚。
“你把电话给他!”
“你家黄脸婆找你!”
“纪冠宇!”郑茜怒吼,“你在干什么?”
酒醉的男人一下子醒了过来,看着手里的电话听筒,再看看眼前得意洋洋的青春面孔,伸手就是一巴掌,小明星两道眼泪挂下来:“你打我!”
“阿茜,你听我说!”还说什么?那头电话已经挂掉。
郑茜没想到自己嫁给一个老自己二十多岁的男人,还会遇到红颜未老恩先断的事情。虽然她是他的第三任太太,可是有哪一任太太给他的帮助有她那么大,从头到尾,都是她陪着他才有今天的成就,最后呢?他居然出轨了?让那个女人电话打到她面前。
郑茜双手捂着脸坐在床上哭,边上昊昊过来抱住妈妈的腿。郑茜抱起昊昊,母子俩哭作一团。
第二天,纪弘伟看见办公室里肿着双眼的郑茜,给她签单子的时候问:“是不是有什么事?”
郑茜看着纪弘伟满脸关心,她心头却难以释怀当年的事:“能有什么?你爸给你又找了个小妈?”
“他怎么能这样?”纪弘伟没想到纪冠宇会这样。
虽然当年他想过要娶苏翎,可他爱的还是郑茜,娶苏翎不过是为了活命,为了身份的权宜之计。在他生活的那些年,哪怕老苏成了师长,哪怕他一年回来不了几天,可对着赵爱琴都是专心的。在他的心里郑茜也是独一无二的。
作为原男女主,他们之间感情是切切实实存在的。郑茜冷哼一声:“如果不是那个女人给我打电话我都不知道!”
纪弘伟仰头:“等他回来,好好跟他谈谈!”
“谈什么?怎么离婚吗?”
“先不要这么说。反正先谈谈看吧!”
当天下午纪冠宇紧赶慢赶从港城赶到,他推门进来的时候,郑茜正在发愣。纪冠宇过来抱住她:“阿茜,我知道我怎么说你肯定都会不高兴!但是你要相信,我跟她只是玩玩而已,逢场作戏。你千万不要当真。”
郑茜推开纪冠宇指着他的鼻子骂:“纪冠宇,你对得起我吗?从你怀揣四十万到珠城,我跟你一步步打拼到现在,我没名没分给你生孩子,给你管公司,到现在你让一只野鸡给我打电话?让她来问我什么时候滚蛋?你有没有良心?”
纪冠宇对她说:“阿茜,你先不要发火啊!不要着急,真
的!我根本没有这种想法,是她搞错了!”
“好,你要我跟你过下去,跟她断了联系。”
“好!好!我跟她断了联系,好不好?”
纪冠宇下了保证,一起回到家里,他哄着郑茜,晚上躺在床上,拉着郑茜想要一起,郑茜看着这个脸上带着皱纹的老头子,想想他就这样了还要出去乱搞,实在没胃口:“我陪昊昊睡。”
纪冠宇心里很不舒服,他已经被人捧太高了,人家女明星谁不把他当成大爷伺候。郑茜刚才那么指着他的鼻子骂,他也就忍了,不会她真的以为神健有今天,都是她的功劳吧?真是宠得她没边了!
第二天一早,郑茜默默吃过早饭,去了公司。港城那里纪冠宇还有投资要等他一起去商谈,他只跟保姆说了一声,这个礼拜都在港城了。
郑茜下班回来听保姆说这种话,气得摔了手里的饭碗,纪冠宇真的是一点点都不把她放在心上了。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到了半夜保姆敲门:“太太,少爷发烧了!”
郑茜过去看孩子,真的发烧了。想着应该天气变化,所以感冒了。给孩子吃了点退烧药,陪着孩子一宿。早上起来倒是退烧了。
继续去公司,晚上回来,昊昊又烧了起来,再吃退烧药。到了半夜孩子抽搐起来,郑茜一下子吓傻了,万般无奈下,到楼下敲门。
纪弘伟从床上爬起来,看郑茜着急上火儿问:“怎么了?”
“昊昊!昊昊……”郑茜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纪弘伟三步并作两步冲到了楼上,昊昊高烧,郑茜说:“他抽搐了!”
纪弘伟抱着孩子往楼下去,去自己房间里拿了车钥匙,开车去边上的医院。医生开了单子验血,幸亏有纪弘伟在,带着孩子一路走过来,最后看下来说:“就是病毒性感冒,一下子不会那么快好!给他先挂水!”
这几天郑茜为了纪冠宇的事情已经心力憔悴,陪着昊昊挂水,她双眼看着滴答滴答下来水,纪弘伟把昊昊抱在手里,昊昊手上被护士绑了药水盒,免得他乱动。
侧头看郑茜似乎撑不下去了,问她:“要不靠着我的肩,眯一会儿?”
第114章
昊昊的烧退了,自从那天回来,郑茜和纪弘伟的关系悄悄改变了。
郑茜会时不时地想起当初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纪冠宇心头对郑茜有愧疚,打电话回来给郑茜,郑茜对纪冠宇回不回来已经不那么在意了。
纪弘伟去北方出差,最近冒出一家跟他们产品类似的公司,挖了不少他们的人过去,现在北方市场吃紧。纪弘伟劝代理商,到底没有那么有力,他打电话给纪冠宇,请他过来一趟。
纪冠宇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保健品公司那点小钱哪里看得上?他立刻回绝,后来一想说:“叫你郑姨去,她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电话一挂,给郑茜打了电话,让她去北方走一趟帮着纪弘伟一起解决问题。
主业不当主业,郑茜对纪冠宇是完全失望了。收拾了行李,让保姆好好照顾孩子。飞往北方,跟纪弘伟汇合,郑茜是公司的老板娘,二股东,开天辟地的大功臣。她一杯一杯酒豪爽地灌进去,代理商也就买了她的账。
纪弘伟拖着郑茜进了宾馆,郑茜从珠城飞过来,本来就累,又一下子喝了那么多,此刻恶心难受,扑到卫生间吐了个天翻地覆。纪弘伟看着心疼,在边上给她擦嘴。
把她扶到床上,郑茜躺在床上,眼泪滑下:“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
纪弘伟跪在地上,趴在床沿对着郑茜,眼泪落下:“茜茜,都是我害了你!都是我的错!”
他抓着她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郑茜看着他:“我为什么要遇见你?为什么?”
纪弘伟与郑茜抱头痛哭了一场,心中的隔阂怨恨也在这一场中尽数全去了。接下去只能用《广岛之恋》的歌词来形容。
啊不?这个年代还没这首歌?这首歌会不会有还是个问题,毕竟这是一个大走向完全一致,小细节歪得不知哪儿去的世界。
一起唱:“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
接下去小老板和老板娘时常一起出差,没办法新冒出来的竞争对手太强,纪弘伟一个人解决不了吗!
纪冠宇感慨郑茜太有大婆的自觉了,比傅启莉
那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货色可好多了!
酒店已经建成,庭院风格的酒店靠着特区中间一片湖,还是苏翎给出的基本构想,房间装修和传统宾馆迥异,里面充满了华国传统气息,却又简洁自然,富有高级感。
试营业,请了一大波朋友来捧场,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港城人,都被这个酒店给惊艳了。
周边的公司纷纷和他们签订了入住优惠协议,特区总算有一家有特点,服务采用高星级的酒店,也让过来出差的外国公司雇员有了一个很好的选择。毕竟大部分外国公司每天的住宿标准在百来美元,之前能用掉百来华币就差不多了。而且内地的酒店住宿条件,怎么说都是有种上不了档次的感觉。
罗大姐被傅启莉借去,专门做乡土菜,说是乡土菜,这几年罗大姐融合苏翎的手艺,苏翎的手艺是上辈子爷爷奶奶的乡村宴加上后来满天世界跑尝试的全世界大融合出来菜色。绝对千姿百态,各种口味包罗万象,可以应对不同地区的人给出比较合适的选择。
能有个良好的开始傅启莉非常高兴,她坐在老苏的办公室,现在老苏公司里的人也已经习以为常,那个酒店女老板似乎跟老板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两人坐在茶室里喝茶,自从苏翎和老苏一起搞了个胡建的功夫茶的茶室,老苏就爱上了,跟客户谈生意,跟下属聊发展,都在茶室里,非正式的情况下,反而能把客户的真实目的和下属的真实想法给探出来。
老苏和傅启莉谈天说地,傅启莉以为外头已经风言风语多了,老苏好歹能给个反馈,没想到他从来不提,他们很聊得来,但是没有进一步的想法。
想想老苏上一段婚姻是组织包办的,整个人又是那种特别正直的人,估计脸上抹不开,不好意思,既然这样总要有人打破僵局:“苏哥,我想跟你谈谈私人的事。”
传言也好,傅启莉的姿态也罢,老苏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不接茬是有他的理由,现在傅启莉开口,他抽一口烟说:“你说!”
“我们都不年轻了,和你相处久了,你就像是一缸香醇的酒,会让人越来越迷醉,我想,我是爱上你了!”
听见这话,老苏
很平静地掸掉了烟灰:“小傅,我一个人过惯了。当兵的时候,虽然也想着家,不过大部分的心思都放在了部队上,那些年国际形势复杂,国内又乱,守着国,才能守着家。我跟赵爱琴结婚二十年,相聚不知道满不满二十个月。若说婚姻里我是亏欠她的,可亏欠更多的是孩子们。阿翎出那种事情,十九年过得日子,你是不知道,小命差点没了。就是弘毅和弘民我陪过他们多少日子?这个年纪了,我再结婚,就算他们不在乎我这点身家,可到底我的那点精力,放在公司之外,就不能全放在他们身上了。”
这话就是借口了,这些年弘毅弘民大学毕业,一个去了京城,一个留在江城,除了度假的时候,老苏回去探探亲,也是聚少离多。
傅启莉有点落寞:“我们可以财产公证。”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