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85节(2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言不由衷!”苏翎转了话题,聊江城房地产项目,土地准备已经完成,现在已经动工建设。
陈二少一直想要建高端住宅,被苏翎阻止了,上辈子她可是看多了在江城这样的大城市,那些九十年代的高端住宅一直卖不出去的窘境,直到房地产跟疯了一样涨起来,才脱手。钱只有周转快才能生钱,陈二少不了解内地,现在高端住宅消费人群都没起来,谈什么高端呢?
周五晚上美股开盘继续下跌了4.6%,李致远坐镇基金公司,对美股股指期货开空单,他们这种基金从来都是顺势而为,要是本身市场没有风险,做空只能把自己给弄死,只有积累了巨大的风险才能做空。
这个时代股票成为所有人讨论的话题,一个周末,由于隔夜美股下跌,已经是三个交易日下跌了,而且周五港城股票收盘又是一根长长的下影线,所以都在讨论周一开市会怎么样。
苏翎到怀孕后期,早早睡觉,李致远在书房紧密跟美国联系,他们就如同马拉马拉草原上潜伏在沼泽中的鳄鱼,静静等待狂奔的角马,一只一只拖下水,然后大快朵颐。
周一港城人心头紧张,美股下挫三天,大家做好了今天开盘下跌的准备,十点开盘,一开盘抛盘汹涌,蓝筹股低开好几个价位,开盘十五分钟下杀120点,接下去大部分股票在低位盘整,所有人都盼望能像上周五那样,指数能收上去。然而
盘整了到接近午盘收盘,再一波下杀又跌140点,盘中触发熔断,熔断过后,继续跌势凌厉,连见过七三年股灾的人都目瞪口呆。
苏翎在家里休假待产,公司里有事电话,实在不行让他们送文件上门签批。临近中午,苏翎在厨房带着家里的菲佣把早上商家送来的一只澳龙给处理了。虾头和零碎熬汤,烧泡饭,虾尾蒜蓉清蒸,再炒一个大白菜。
苏翎坐在那里边吃着午餐,看着电视新闻,市场一上午的表现也太夸张了。苏翎喝着粥,看着新闻报道,港城新闻媒体一贯夸张,两个夸张碰一起,苏翎这下总算知道,疯狂踩踏是怎么形成的?市场永远是情绪的,不理性的。苏翎安慰自己,她上辈子可是美股一共熔断五次,她经历了四次的女人,不慌!今天晚上,她通过两辈子的经历,可以凑满五次。
新闻里股评人士说整个港城发展那么好,没有理由看空啊?还在说是技术性调整,在调整过后会重新上攻,还说什么:“牛市的暴跌通常是捡漏的机会啦!”
苏翎很想抄起电话打过去,骂他一声傻逼,一想不行,这个时候若是自己说看空,后面的即便是恐慌情绪不是自己传播的,也会算到自己头上。
电话铃声响起,李致远在电话那头问:“在干什么?”
“吃中饭呢!我做了龙虾粥!晚上还有一个大龙虾,等你和暖暖回来一起吃啊!”
“好啊!”李致远说,“今天暴跌,下午还会延续。”
“怎么办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
李致远在那头说:“嗯!没有办法的。”他有些心情低落,如同《大空头》那本书的主人公一样,纵然在这样的世道能靠做空赚钱,又怎么样?多少人的身家灰飞烟灭?整个人有点丧!
“就如同森林的一场大火,火灾过后,新的生机才会萌发。去吃口饭!”苏翎告诉李致远,“囡囡在踢我了,晚上你回来跟她打招呼啊!”
“嗯!”李致远笑了一声,“好好吃饭!”
下午没有迎来大家希望v形状反转,一开盘资金夺路而逃。一个小时跌了185点,在后头略有反弹,对大盘没有起什么太多作用。一天四百多点的跌幅,全天累计下跌11%。
下班回来,苏翎从冰箱里拿出特地做好的糟鸡脚,醉鸡,红烧肉,再做了龙虾,炒了蘑菇和青菜。暖暖拍着小手在那里叫好棒,杰杰看见饭菜也很开心。
李致远端着饭碗,小口小口地扒拉着米饭,苏翎给他夹龙虾肉放入碗里:“吃吧!”
两人吃过饭,李致远在客厅陪着暖暖玩拼图,电视里新闻继续播放收盘后的方方面面,一档财经新闻拉出了李致远之前的四次提示,他的用词一次比一次激烈。从风险已经悄然靠近,到狂风暴雨就在眼前。
家里的电话不停响,苏翎接起电话,总有朋友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的,李致远说:“这个时候我给不出建议。”
刚刚挂断,又是一个电话,一个财经专访:“李先生,请问您对后市有什么看法?”
“我不能给任何意见。”李致远拒绝了任何采访和朋友的询问。他不能再增加市场的恐慌,却也没有办法说出谎话。市场有市场的规则。
抱着暖暖上床睡觉,在这样动荡的日子里,唯有小家伙是睡得很香。
第116章
李致远帮着苏翎这个大肚子洗了澡,替她吹着头发,苏翎摇头跟他说:“你已经看过那么多书了,你也早已知道港城股市的问题,你也连续四次发声敲警钟了,我们提前卖出套现,还不是进行天量发行募资,甚至我们对本城股市不开股指空单,这都是我们为自己留了一线。该做的已经都尽力了。有些事情尽力了,问心无愧了就好!资本市场就是这个游戏规则,遵从规则。”
李致远伸手握住苏翎的手:“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