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86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美股开盘,李致远跟美国tim的团队电话连线,美股短暂盘桓之后,抛单像是潮水般涌来,而此刻刚刚开始计算机程式化交易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电话那头tim兴奋地看着狂泻的股指,一直在跟李致远大笑,这一场他能大赚特赚。
李致远一夜未眠,清晨苏翎过来看他,他说:“美国d指跌去将近23%。”
“我们一起给许老师打个电话吧!”
之前他们已经跟许老师分析过了国际金融市场的情况,也给了预测,其他商品期货都会暴跌,接通电话,显然许老师也已经关注了国际市场情况:“小李,幸亏你再三强调风险,才能避免华资机构的巨大损失。”
毕竟此刻的华资还是喜欢波动巨大的中小股,而不喜欢大蓝筹。如果都套在中小股里,大盘跌10%,很可能中小股已经跌30-40%了。
李致远针对今天几大主要市场的反应,给了许老师自己的看法。
苏翎说道:“在市场信心最脆弱的时候,如果中央需要,我们会配合一起提振市场信心。”
“好!我跟领导反应,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
李致远跟许老师说:“老师,等港城股市企稳,我和阿翎想回江城,我想回去教书!”
“这不是浪费人才了?”
苏翎笑着说:“我能说,您说这话,秦老师会打您吗?”
电话打完,李致远吃过早饭去学校,学校里的老师也是一片愁云惨雾,看见李致远简直就是找到了救星,团团将他围住。
“你们让我说什么?”李致远问,“之前劝过你们,现在没什么好说了。我要去上课了。”
李致远在上课,市场消
息传来政府决定停市四天,也就是本周不交易了。但是其他市场继续交易,悲观情绪笼罩,股市继续下挫,几乎所有的大宗商品期货全部下挫。美股开盘前政府发生,联储表示会购入政府债券引导利率下行,并于十一月头降息,市场上很多业绩亮眼的公司纷纷表示会回购股票。
在这些措施之下的美股终于在周三迎来反弹,虽然港城停市了,可外头还在继续,每个人都心惊胆战。
苏翎决定周末去s特区住两天,免得不停有人来找,找有什么用?下跌趋势已经形成,谁能止住?
周五下午,杰杰下课后,李致远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和杰杰一起去s特区。
进入酒店,把杰杰交给罗大姐,晚上老苏过来,叫了罗大姐和傅启莉一起吃饭。
傅启莉不禁佩服李致远,她赎回李致远操作的基金后,少量资金入股市,李致远提醒之后,清仓出局。看见周一的大跌真的是惊心动魄。
傅启莉问接下去的可能的情况,跟傅启莉和跟其他人不一样,李致远说:“大跌刚刚开始,看看七三年股灾就知道了。还有暴跌……”
苏翎想起陈智兴的事情问罗大姐,罗大姐淡笑摇头:“有好日子的时候,不管我们娘俩死活,这会儿过不下去让我收容,我脑子是坏了,还是觉得日子不好过,给自己找个大爷?被我骂了一通,他让他家亲戚来劝,我跟他们说了浪子回头金不换,你们收家里去。他就是个钻石的,我都不会要。”
“可不就是吗!”苏翎笑着说,“你要是真回头找他了,我还觉得白白帮了你呢!”
“杰杰之前没爸爸过得蛮好,以后也会好!”
听见罗大姐这么坚定,苏翎也就放心了。
大概只有像老苏这样不炒股票,专心做实业的人,才能在周日带着外孙女,遛弯吃饭,无忧无虑。
纪冠宇这些天如被架在火上烤,他这些日子借了多少款?全副身家都在市场里,还是带了杠杆的,只能祈祷政府出的救市政策有效吧!否则他就死定了!
还好本城的几家富豪站出来表示会回购自家的股票。领头的一家要回购十亿,傅家跟进七个亿。银行也开始降息,这些都是对信心有提振作用。有来
了这些政策,人们都认为市场会止跌反升。然而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周一股市延迟了一个多小时开盘,原本以为上一个周一已经是太激烈的大跌了。没想到今天的股市会是这样一个情况。股指期货四次熔断,股市一泻千里,能够想象一天之内股指跌去33%吗?
大盘跌去33%,加上上一个交易日跌去的11%,大部分的中小股已经跌去七成,乃至极端的九成跌去,机构喜欢大蓝筹,散户喜欢中小股,所以市场里的散户受到重创,一时间哀鸿遍野,饶是苏翎这种上辈子见过千股跌停,千股涨停,涨停之后又跌停的人也呆若木鸡,久久不能回神,好歹上辈子a股还有跌停板,港城股票自由落体,如果说上个周一她还能吃的进龙虾粥,啃得了海鲜,今天她眼前的饭菜也不香了。
联交所主席月头还发文说港城经济好得一骑绝尘,现在?当时美股大跌,很多人都说本城停市避过大跌,都说管理层英明果断,现在?采访记者的毫不留情,让联交所主席恼羞成怒,跳起来与记者大骂,有什么用?
倒是李致远已经给自己心理建设过了,毕竟他在股市里沉浮这么多年,还一直是游泳高手,摸着苏翎的头:“乖乖吃饭,肚子里的小宝儿可受不了。”
后面几天,美股在众多公司回购自家公司股票之后信心提升,但是港城,哪怕是取消了回购自身股票的限制,依旧没有效果,小反弹后继续下跌。
月头上,纪冠宇还是让人追捧的富豪,而今天他全付身家没了,还欠下巨额债务。
纪冠宇不知道怎么办?他此刻唯一想到的就是郑茜,她陪着他一起创业,给过他太多的支持,现在他需要她!
回到珠城,问家里保姆,太太不在!去公司,郑茜依旧不在,连纪弘伟都不在。他打算去纪弘伟那里碰碰运气,也许纪弘伟知道郑茜去了哪里,他现在急需一个人安慰他。
纪冠宇敲了好久,纪弘伟才过来开门。
纪弘伟光着上身出来开门,真不知道是谁催命似的敲门:“谁啊!”
看到门口的纪冠宇,纪弘伟脸色大变,偏偏里面郑茜根本没想过纪冠宇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她,还在里面问:“弘伟是谁啊
?”
听见这话,看着纪弘伟光着的上身,纪冠宇一下子反应过来,冲进去看见郑茜裹着床单,靠在纪弘伟的床上,正在抽烟。
“郑茜!”纪冠宇反手给纪弘伟一记耳光,大吼,“你们怎么能这么无耻?”
郑茜下床来,套上衣服,看了他一眼,恨声道:“谁先出轨?谁的二奶来我面前几次逼着我跟你离婚?昊昊发烧你在哪里?你来质问我,凭什么?”
“他是我儿子!”纪冠宇指着纪弘伟。
郑茜平静地穿着衣服:“所以呢?我和他十八岁就处对象了!”
这个时候纪冠宇才明白老苏说的雷雨是什么意思,敢情别人都知道,就他不知道?
“你们……你们……”纪冠宇心头难熬,转头踉踉跄跄出去。一时间自己奋斗多年的身家没了,又遇到这种事。
他上了楼,看见昊昊坐在客厅里,低头亲了一口孩子。走进他和郑茜的房间,床头还有两人的照片,他摔破了照相框,拿出了里面的照片撕烂了之后,走到窗口,闭上眼睛,那时候一件穿着一件灰蓝色的两用衫,挥别五个月大肚子的老婆,告别头发已经花白的父母,历经千辛万苦,越过重重障碍从内地来到港城,在码头做过苦力,在写字楼做过小弟,慢慢混上个人样,被大家小姐看中,以为能够一步登天,谁想不过是吃了多年窝囊饭,唯独顺心的就是来内地创业的几年,这个妻子还是自己儿子的前女友?现在自己一无所有了,而且背着巨额债务,如果自己死了,作为自己的妻子,郑茜是不是该承担什么?怀着恨意和不甘,他从窗口一跃而下。
听见楼下人的惊叫,纪弘伟和郑茜冲下去,看见在血泊中的纪冠宇,还没到医院就断了气。
两人配合了警察的调查,还没查完,后头的又来了,纪冠宇虽然死了,神健的股份他全质押了已经爆仓,所以神健的股份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除此之外他还抵押了工厂的固定资产和房产,他却是外面还欠了一大笔债。
纪冠宇跳楼的新闻传遍了市场,他不是第一个在股灾之后撑不下去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纪弘伟看着那一屁股的债,他退却了,劝郑茜:“算了,他死了,我
们还是不要管了吧?”
郑茜看着眼前的纪弘伟,又想着跟纪冠宇开始创业的日子,再想孩子,纪弘伟永远是这种没有担当,不能撑起责任的男人,她看向纪弘伟问:“难道你想一辈子躲躲藏藏?难道你要我让昊昊永远走不出去?做一个生活在阴暗角落里的人?如果你不想承担你走吧!”
纪弘伟考虑再三离开了她,她终究是自己父亲的遗孀,他不可能娶她,哪怕他再喜欢她!
郑茜一家一家去拜访债主,有银行有纪冠宇生前一起合作的朋友,许下承诺,她活着,就会把钱还上。
一系列的措施下去如泥牛入海。突然一篇报道出来《内地为港城注入信心》报道里说内地决定救助港城的期货交易,十多亿的真金白银在这个时候砸进来。
李致远跟着华资银行老大出席访谈。这个时候,回头过来看李致远的每一篇发声都是有非常清晰的逻辑,一声比一声紧迫,可惜了!他的警告并没有敲醒大家。
主持人问李致远:“李先生认为,股市企稳还需要多少时间。”
“我认为还要一两个月左右吧!大跌之后会有一波比较大的反弹。这是技术层面的。”李致远坚定地说,“如刚才我们朱行长所言,华资机构会继续持有并且不断增加港城股票的持有。我和我太太也坚信港城有美好的未来,在后续一年时间内,我们会持续买入不少于十亿元港城股票,并且承诺持仓锁定三年以上,以表示我们对后续市场的信心。”
如李致远所言股市并没有止住下跌地脚步。苏翎和李致远在这个时候迎来了他们第二个小宝贝,还是一个漂亮的小女孩,早上晨曦微露的时候出生,李致远要给孩子取名李曦,苏翎这下着急了,曦这个字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啊!这么多笔画?
李致远问她:“难不成叫李晨?”
一听李晨,苏翎整个人都不好了,头摇地跟拨浪鼓似的,李致远问她:“叫李旦?这个古代皇帝名咱们压不住吧?”
“滚,尼玛!”苏翎怒了,最后她思来想去找了个再普通不过的名儿,李晓。至少写起来不难!
到八八年年头,果然股市止住跌势,而这个期间,原本港城英资基金持有25%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