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我在七零娶了大BOSS 第87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股市里有两种交易,左侧交易和右侧交易。这两种交易一种是基于预测,一种是基于明确信号,我来画张图……”李致远画了图在黑板上,给大家解释。
暖暖又接茬:“爸爸,我选择有明确信号再卖。”
“资金量少,并且看到下跌能够下狠手,可以!这是程式化交易的基础。”
“什么是程式化交易?”还是女儿在问。
李致远过去敲了她一个爆栗:“你能不能让哥哥姐姐们问?否则大家都以为我是怕没人听课,故意找你来做托的。”
哄堂大笑之后,后面有学生问:“老师,什么叫程式化交易?我们也不懂!”
暖暖看着李致远,那小表情很得意。
“程式化交易……”李致远回答了这个问题说,“我们接下去说,1929的经济大萧条,大家都已经学过,我们着重讲资本市场,股票交易的特点……”
讲完课,李致远被大家给围住问问题,暖暖过来拉住李致远叫:“爸爸,回家了!妈妈要是看见你没回家要生气的哦!”
那些学生看向李致远,暖暖还在那里说:“爸爸,你当心妈妈又要骂你了哦!”
说着把李致远拉着走,父女俩走到外边,李致远才问:“你妈什么时候会生气啊?”
“这样才能逃跑啊!要不然走不了了呢!”
“可你也不能这么说啊!这样一说变得爸爸很怕老婆似的。”
暖暖仰头眨巴她的大眼睛,李致远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算了,回去吧!”
暖暖跟爸爸一起走到爷爷奶奶家里,爷爷做好了晚饭,晓晓看见姐姐回来,跑过来要跟姐姐一起玩。
苏翎从外边回来,把包挂在衣架上,进洗手间洗了洗手,蹲下来搂着两个孩子左右亲了一口。
李致远打饭过来放桌上说:“我今天上第一次证券投资课,你知道暖暖问我什么问题吗?”
还没等苏翎猜,暖暖跑到苏翎面前:“妈妈,我问爸爸……”
“嗯,你爸爸说的很有道理,但是妈妈也有想法……”苏翎跟孩子聊自己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那群学生围着我,你知道她想了什么办法,让我脱身吗?”李致远跟苏翎告状,苏翎没想到这个小脑袋瓜还很顶用,“聪明!”
暖暖还得意地一笑。
“新房完工了,你们想不想搬过去?”新房是靠近江边的新建三十八层大楼,苏翎给自己留了顶楼,做了一个复式单位,因为在顶楼,所以还有一个巨大的空中大花园。
暖暖歪着小脑袋:“是不是不能跟小明他们玩了?”
“那边估计小朋友没有这边多!”
李妈说:“我看还是算了吧!现在暖暖要上学,去了那边每天过来上学,一大早上开车过来半个小时肯定不行的,晚上回去也不方便。”
“可以转学啊!”
“那边小学哪有我们现在的附小好啊!”
“那行,等寒暑假,一起搬过去住住。”苏翎也考虑孩子们读书的问题。
在爷爷奶奶家吃过晚饭,一家四口一起回自己的家,暖暖走去楼下李奶奶家学钢琴,李奶奶是音乐学院的教授,她老公也是f大的教授。这个小区里人才济济,资源丰沛。
原本李致远把暖暖带到学校,别人也不在意。暖暖喜欢跟着爸爸上投资课,李致远就带着她旁听了,只是让她上课少发言,免得影响别人听课。要问问题可以回家问。
没想到时间一长,谣言就传起来了,这个超级帅的年轻教授有个高官千金的老婆,是只母老虎。
而且几次大家都撞见,李教授一个人抱着小娃,带着大娃,从来没看见他老婆。
暖暖在爸爸办公室里做作业,一个阿姨走进来对她说:“暖暖,要不要阿姨帮你看看作业啊?”
暖暖抬头摇头:“爸爸会帮我看!”
“我给你看吗!你爸爸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做,你让他晚上给你看,他会不会很累?”
“不会啊!爸爸晚上还会洗衣服呢!”暖暖说,“他一边洗衣服一边帮暖暖看。”
家里家务一直是夫妻俩共同分担,苏翎打扫整理,李致远把衣服放洗衣机里洗。
但是明显在这位女讲师眼里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她可同情李致远了,一个男人明明这么有学识,那个女人就因为自己是高官的女儿,所以作威作福,孩子家务全部交给了李教授。
她不管暖暖同不同意,拿过暖暖的作业:“现在一年级的孩子作业都这么难了吗?”
“我的作业和别的同学不一样!”暖暖说。
李致远从外头进来:“暖暖,收拾收拾书包!回家了!”
他根本没有在意那个在女儿身边装出一副温柔样儿的那个经济学院的女讲师。
晚上一家子洗过澡,他把衣服分开放进两个洗衣机里,在水槽边洗着全家的内衣裤,对暖暖说:“自己把作业放桌上,我来给你看。”
“阿姨帮我都看过了!”
正在拖地的苏翎问:“阿姨?”
“对啊!阿姨说爸爸很累的,所以她帮我看掉了。”
“你爸很累?”苏翎看向李致远,“你很累?”
妈的!这个据说很累的家伙,每天交公粮交得按时足量,根本看不出一点点的累,好不好!
“不累啊!累个什么?”李致远一脸茫然,这点事情算什么累?
苏翎嘿嘿一笑,在他耳边说:“你的桃花运到了!”
第118章 番外二
李致远皱眉:“去去去,这种桃花运,算了吧!”
暖暖坐在晓晓边上教妹妹玩拼图,还在那里问:“什么是桃花运?”
“就是有男孩子喜欢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就是走了桃花运,而女孩子喜欢男孩子,男孩子就是走桃花运。”苏翎跟娃儿解释,从来不怕娃儿岁数小。
“那个阿姨喜欢爸爸!”暖暖纠正晓晓帮她把一片拼图放在正确的地方。
“看起来是的。”苏翎过来母女三人坐一起拼图。
“所以她想要做我后妈?”暖暖抬头。
李致远过去敲她的脑袋:“想什么呢?爸爸爱妈妈和你们啊!”
暖暖抬头:“我是说那个阿姨想要做我后妈,跟你没关系。我们班里来了一个同学,爸爸妈妈离婚了,他有了个后妈,马上就要生孩子了,他说原本他爸妈很好的,后来他后妈来了,他爸爸妈妈离婚了。他跟他爸爸,不过他是爷爷奶奶带的。”
晓晓已经开始打瞌睡了,苏翎抱着她进屋去,给她盖上被子。
听暖暖说:“我同学的爸爸说这个是大人的事,他妈妈说后妈抢了爸爸!”
“走了,去读会儿英语,可以睡觉了!”苏翎带着暖暖进房间,暖暖拿出美国小学的原版课本开始读英语。
读完,她钻进被子里,苏翎在她脸上印下晚安吻,出去关灯:“明天妈妈出差,晚上自己读书知道不?”
苏翎进自己的卧室,小床上晓晓已经熟睡,李致远在书桌上伏案进行数据计算。在国内理论物理和实验物理不分家。学校有实验设备,家里草稿纸无限供应。
“我跟你说,明天你晚上盯着暖暖,让她把英语给背了。别让她偷懒!”苏翎在那里轻手轻脚收拾行李,收拾完上床躺着:“这次港城贸易发展局在京城开推介会,副总理都会出席,这么高的级别,也算是给足了港城人面子。”
李致远放下了手里的纸笔,过来躺床上:“希望港城能够感受到上层领导对港城的一片心意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