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10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你要去也可以,不过到了耀天城,你不能继续跟着大军行走了,你的伤很严重要修养。”
“将军,逐风没事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若是不能跟着大军走也就不能在将军身边保护了。
“这是命令。”上辈子逐风的死因就是这场战争,那么这辈子让他远离战场应该就可以了吧。
“是。”
接过圣旨,逐风一刻都不愿停留,直接纵马离开。
江离拿出地图,开始思考这场仗要怎么打。
“江离,别看了,吃点东西吧。”封柔意端着伙房做好的饭菜过来,摆在一边的桌子上。
这些天江离已经习惯了公主殿下亲自给她端饭的行为,不过军营食材有限,只有米饭和大饼,以及很少的菜蔬,还不是不限量的,几乎都是一人打一份,吃的快的可以再去打,去的晚了就没有了。
“你先吃吧。”江离看着地图没有动。
天气炎热她也没有什么胃口。
“你这样是不行的,你早上就没吃什么东西。”
因为白天休息晚上赶路的原因,他们吃饭的时间就改为早晚各一顿,以及午夜一顿。
想了下,还是放下地图,走到桌子前,“那我们一起吃。”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江离觉得她确实还是不错的,虽然有些爱玩爱闹,但是大大咧咧的也不记仇,之前和她打架的那个李青现在和她关系好极了,隔三差五过来看看他。
“好。”封柔意两眼一眯,露出月牙般的微笑。
从昭阳城到耀天,九天的路程,原来的两万人和新加入的一万人已经磨合的差不多了,本以为会在耀天见到逐风,没想到却被耀天城知府告知,逐风留下一封信去了下一个府城江都城。
“这个逐风!”江离真的很生气,说好的在耀天城休息的,又去了下一个府城,还要命不要了。
“加速出发,前往江都!”
封柔意骑马与江离并行,问道:“逐风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这些天她不止一次在江离口中听到这个名字了。
“每个人都很重要,若是可以,我希望我的将士可以不再参与战争,但是这是不可能的,而逐风对我来说意义更是非凡,他是父亲留给我的暗卫,当时在边境刚开始的时候,我没有人可用,才让他现身帮我,这一帮就是近十年,我不希望他出事。”
封柔意似懂非懂,不过就是个暗卫嘛,不过,江离高看他一眼,那她也对他好点就是了。
耀天城不愧是南方最大的城市,只在耀天城就征集了两万士兵,当然也跟逐风的提前通知消息密不可分,到底多了几天时间准备。
京城,七王府。
只这几天封衍几乎天天收到来自军中的消息。
什么大将军在昭阳征集了一万人,在耀天征集了两万呀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
不过有个消息却在他意料之外,那就是大将军江离在军中公然豢养男宠。
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封衍手中的茶杯都捏碎了,且不说在他的眼中已经把江离视为囊中之物了,只说这江离一个女子,竟然这般不知廉耻,在军中公然豢养男宠,真是胆大妄为。
而且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入的了江离的眼,难不成比他还要好看?
等他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就发现这是一个机会。
在军中豢养男宠,更何况还是在和镇南王交战的关键时期。若是利用好了,可以把大将军府彻底拉到他这边。
不过,这一切得他亲自去确认一番。
得找个理由离京。
当天下午,他就进宫了,和皇上言明要外出游玩,装模做样劝了他几句之后就痛快的当他离开了。
封衍在京之时,他还得装的一副慈爱长辈的模样,离开之后,倒是轻松许多,自然也就希望他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更新~
第9章 神医
距离江都成几十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名为朔州的小县城。
朔州一带是出了名的惯出神医之地,朔州有座药神山,山上仙草灵药不绝,任人采摘,但往往一个人每次只能摘三朵,多了就会被满山瘴气入体。
朔州因背靠药神山,山下城镇学医之人尤为的多。
靠医术糊口,百姓生活也都比别的地方要好很多。
这日,一道消息传遍了朔州,一时间人心惶惶。
“要乱了,真的要乱了。”
“南边造反了,怕是第一个遭殃的就是我们朔州。”
“快跑吧!”
近几日,城内各处百姓开始察觉到了不对劲,城内官员不管事,甚至拒绝朝廷的人,县衙都封闭了。
能收拾东西的收拾东西,不能收拾的就地掩藏,万一朝廷可以很快平乱,他们也许还能回来。
“逃?往哪边逃?”
“江都城,去江都城,江都是距离最近的一座大城,有无数士兵,朝廷肯定不会放弃江都。”
有了解地理位置的,出来领头分析,众人一股脑的收拾了东西跟上。
十日后,江都城外,聚集了无数逃难而来的百姓,脸上乌黑,衣服破烂,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路上经历了怎样的豪夺。
“大人!求大人开城门啊!”
“救救我们这些老百姓吧!”
“孩子!求大人开城门吧,孩子发了高热,马上就不行了,求大人救命啊!”
本以为到了江都城,就可以安稳了,没想到却被拒之门外。
“这位大娘,不知可否让在下看一看这孩子?”老妇人抬起头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看起来仙风道骨的男子。
“你看,这孩子两天前就开始发热了,你是大夫吗?求你救救孩子吧,我给你跪下了。”老妇人对着他不断地磕头,只希望他能救自己孩子。
封衍把手搭在孩子手腕上,又摸了摸孩子体温,检查一番之后,从随身带着的布包里取出几味药,递给老妇人。
“大娘,这药拿去煎服,一日两次,再用水给孩子擦擦身体,晚上就能退烧了。”
“谢谢大夫,谢谢!”老妇人接过药材,抱起孩子就往河边去,他们逃荒这许久,现在也只有河边有水了。
哎。
封衍在心中轻叹。
受苦的终究是百姓啊。
城内,府城县衙。
“大人,再拦就拦不住了,城外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