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17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看着与江离有三分相似的面孔,却总是觉得差点意思,脑海中江离的模样挥之不去。
不过,想着街上现在已经传遍了她要男子入赘的消息,到时候江离人要,早晚是他的。
“少爷,不好了!”小斯在外面打探了个大消息,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一旁的婢女吓了一跳赶忙穿好衣服,收敛神情。
“干什么一惊一乍的?”柳羡此时正是烦躁,见不得这人不知轻重的模样,一脚踢了上去。
“少爷饶命~啊~”小斯痛的大叫。
“说吧,什么消息,要是没什么用的消息,你看我不打死你。”
小斯连忙爬起来,靠近他,“皇上赐婚把七王爷赐给镇国将军了。”
“什么?”
“你乱说什么?皇上怎么可能给江离赐婚,还让七王爷入赘将军府?”
“少爷是真的,街上都传遍了,早上宫里去传的圣旨。”
“啊!”柳羡气的直接拿过桌子上的酒杯就砸了,不解气,甚至把桌子都掀了。
且不说这边如何生气。
接连数日,江离可谓是如鱼得水,内心的欢愉简直难以言喻。
最初的时候她只是想娶了封衍日日羞辱来报上一世之仇,可是在她渐渐了解封衍之后,这个想法其实已经淡了很多。
近来,她总是想,为何女子就要依附于男子,为男子而活,甚至她征战沙场保护大庆,到头来却是连上朝参政的机会都没有。
她想要打破这个现状,也就只有上位者做出改变,百姓才会渐渐被影响。
不过,消息已经传出这么久了,封衍那边也不知道如何了,还不回京,莫非疫情有加重吗?
心中不免担忧,若是她去一趟江都……
说干就干,第二日,江离进京向皇上禀明亲自去寻找七王爷,不然若是七王爷一直不现身,岂不是不能完婚,圣旨就成了空谈。
江离并未透露知道封衍的行踪,现在这段时间,应该是皇上对封衍最为敏感的时间,她也并不想真的害了他。
远在千里之外的封衍此时,此刻并不知道京中的风云变幻,他生病了,瘟疫的突然出现,让他毫无防备,甚至没有弄懂这到底要从哪里治。
连番接触伤患,至今也没有找到医治之法。
江离大败镇南王之后,江都成外的难民本应想回家的回家,已经进入城中不想回家的也可以在江都范围内落户。
可是疫情让江都知府不敢放人,出现瘟疫的当日,就派人把城外难民全部隔离了起来。
近几天,江都成外的难民,一个接一个的,大批量的感染了瘟疫,他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真正了解这个病毒。
挣扎了好久,最终还是不忍心看着城外感染的人数越来越多,他未带任何防护用具与百姓多番接触,果然感染了。
作者有话要说:
赐婚了赐婚了~
第15章 染疫
现在的江都,几乎又进入了战争之前的封城状态,人们都不敢外出,而知府这些天也是急的嘴角起了泡。
陈情请援的书信几天前已经送往了京城,只希望皇上能尽快派下来大夫和粮食。
封城数日,城中街巷空无一人,没有一个人敢出来以身犯险,城外的难民已经快没有粮食了,城内富户自顾不暇哪里还管得了他人。
“主子。”门外传来下属的声音,自从他染上了瘟疫,就在城外一个单独的院子里隔离了,吩咐了属下无事不得过来,哪怕是急事也只能在门外禀报。
“京城送来了几十封信。”
“都在陈述一件事。”
屋内,封衍躺在床上,手中拿着医书,听到禀报愣了一下,最近沉浸在制造解药之中,都快忘了京中的尔虞我诈。
“何事?”声音依旧温润,只是多了一丝病态。
要说此次的瘟疫,也并没有那么严重,从染病到病逝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但是苦于没有解药,这一个月对于众人来说无异于等死。
“皇上为主子与镇国将军赐婚。”
“还……”
“说。”
“还让主子入赘将军府。”
半晌没有声音,门外侍卫侧耳,好一会才发出一声,“知道了。”
赐婚?
还是不放心他吗?竟然连这招都想得出来,眼中的求生欲无比强烈,既然皇叔你都做到这个份上了,那他就更不能死在这里了。
此时的封衍,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这场赐婚乃是江离的安排。
江离一路走马观花,慢悠悠的朝着南方而去,辞令被她安排在京城了,此次除了几十个士兵,就只带了逐风。
辞令比较有主见,更是她的军师,有辞令在京中她也比较放心。
“将军,此次见到七王爷,怕是不能善果吧。”逐风实在不能明白,既然将军喜欢那七王爷,为何要这般费心竭力的羞辱他。
“逐风,你觉得女子就应该天生依附于男子吗?”
“这……一直都是这样的呀。”
从古至今,男主外女主内,女主听命于男主,这是亘古就有的,而大多数女子眼光眼界均不如男子,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可是凭什么呢?女子之中也不乏有机敏能干之辈,若是一直被困于后宅,是否有些过于屈才了呢。”
“若是有朝一日,你成亲生子了,女儿的智谋远胜于儿子,你是否会可惜她是个女孩,若是有朝一日,大庆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女平等的国家,你的女儿也可以舒展才华,岂不是更好?”
细想一下,“这倒也是。”
若是以后自己的女儿聪明伶俐,却只能嫁人生子,也太可悲了些。
“只是男女平等也很难吧。”
“是很难,可是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以呢。”
这一刻,江离仿佛找到了自己重活一世的目标。
她希望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大庆男女平等。
“快走吧。”她还要去说服封衍呢。
“驾!”
紧赶慢赶,到达江都城之时也已经是半个月之后就。
“停战这么久了,莫非瘟疫还没好?”
看着城外新建的隔离区,人来人往的,有脸上戴着面纱,穿着宽大的衣服包裹着全身的士兵在外面走来走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