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18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七王爷,应该也有所听闻。”顿了一下,继续道,“皇上赐婚,如今你可称得上是本将军的夫婿。”
封衍的神情平淡了下来,也不再催着她出去了,反而笑了笑,“圣命难违,只是如今我的身体只怕是无法撑到那时候了。”
“你做什么?”
江离把他床边的小桌子都移开了,所有药材都挪到了一旁的大桌子上,“你能撑下去的,我相信你,现在要做什么?你在找医治的方法嘛,需要做什么我帮你。”
“将军何苦如此,瘟疫是会传染的,而我也没把握能找到医治之法。”
“我相信你。”
说完不等他拒绝继续道,“更何况你现在行动不便,即便不是我,也需要其他人来照顾,我还等着你好了之后与我成亲呢。”
“成亲……”封衍不以为然,“圣命难为,然我也非良人,但若是我此次能逃过一劫,定然好好待你。”
江离并没有当回事,这样的话上辈子他也说过不少,但却从未实现过,却不知某人这次是真心的。
“既然如此,就麻烦江姑娘为我取来,川芎1两5钱,黄芩1两,桔梗3两,白芷1两5钱……”
江离并不懂得药材,可以说是一点一点学着,辨认称重,索性她学的挺快。
第16章 解药
之前,总是封衍一个人研究配方之后写于纸上传出去再让下属煎熬试药,这下有了江离近距离接触,索性在院子里支起一个火炉,写好的配方由封衍指挥着,江离亲手熬煮,再端给封衍试药。
“快来快来~刚熬好的,这次可以吗?”
江离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汤药放在封衍面前。
“慢一点,我也不能这么烫直接喝呀,不用那么着急。”
封衍放下手边的书,仔细闻着药味,旁边江离一脸期待。
待汤药微凉,封衍抿了一口之后,失望的看着江离,“还是不对,好像还是差一点。”
“没事没事,你再看看书,再想一想,一定可以的。”连忙把碗端走。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重复,江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熬了多少碗汤药了。
“吃点饭吧。”趁着熬药的间隙,江离煮了碗粥。
看着被放到桌子上的粥,封衍真的想说,江姑娘你不会是故意整我的吧,但是看着江离疲惫的面孔,实在不忍心说什么,只是这厨艺当真是比药还难吃。
强撑着吃了一点,还好每日都会有下属过来送饭,自从江离来了之后,他吩咐他们直接把饭菜放在门口就行,也不用送到屋子里了。
下属虽然对这突然出现的女子心有疑虑,不过封衍既然这样吩咐了他们也就照做了。
“羌活5两7钱,桔梗5两7钱,川芎3两8钱,赤芍3两8钱,芥穗12两4钱,苦梗12两4钱,黄芩7两5钱,玄参(去芦)7两5钱,青叶7两5钱,竹叶11两6钱,薄荷12两4钱,连翘18两1钱,白芷3两8钱,柴胡3两8钱,防风3两8钱,金银花12两4钱,天花粉7两5钱,葛根7两5钱,牛蒡子(炒)15两7钱,豆豉12两4钱,甘草6两1钱……”
“怎么,又想出来新药方了?”
这些天封衍的状态越来越不好,江离觉得再这样下去,就真的要不行了,所以只要出来新方子,都是第一时间拿去试。
“最后一次了,若是这次再不行……”封衍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要枯死了,整日的推演药方,感觉已经没有精力了。
“我怕是……”不能与你成亲了。
若是他能活着多好,有皇上赐婚把江离推到他身边,若是有她配合他定然可以查明真相,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可是,这瘟疫……
若是没有来江都……
到了这一刻,封衍也不免有些怨天尤人,他真的不想死,他不想死在这籍籍无名的小茅屋之中,他还没有找到父皇离世的真相,他招揽了那么多大臣站在他这边,费了多少力气,如今都还没有用……
在他想着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江离已经把他说的药方快速记了下来,拿去配药。
江离此刻明白封衍的感受,她同样也很害怕,虽然说她想要报复他,但是她内心深处并不希望他就这样死了,她想要他活着与她成亲,即便再来多少次,她也还是想与他喜结良缘。
上一世因为皮肉,因为初次内心的悸动,这一次却是因为他这个人。
这次汤碗熬煮好之后,和往常很不一样,仅仅闻着味道,就感觉病痛消除了。
“王爷,快试试。”
封衍嗅了一下,看着眼前这碗冒着热气的汤碗,“味道,好像对了。”
看来是对了,江离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坚信他可以配出解药,但是没有配出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就怕出什么意外。
“你先喝着,我再去多熬几副。”
熬药是一件很费时间的事,通常煎一副药需要个把时辰,所以得提前煎着。
屋里的封衍,双手捧着药碗,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等待它凉一些,不舍得放下。
几天之后,封衍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身体已经好多了,江离这几天除了把药方传给江都知府外,闲下来就在小院里熬药,多余的都送去了城外隔离区。
虽说有了药方瘟疫迟早可以解除,可是药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不可能每一个人都照顾到,所以她想着能帮一个人就帮一个。
进入城外的隔离区,一个个都躺在茅草制成的铺子上,实在是物资有限,江离把汤药给了一位照顾在一个重病大汉身边的小娘子,小娘子对她感恩戴德。
“这是神医研究出来的药方,多熬制的一些药,要感谢的话就感谢神医吧。”
把功劳推到封衍身上,这本就是属于他的,躺着的人有的已经喝了药了,有的还能撑些时候没有喝药,城中发放的药都是先紧着重病之人来了。
把手中的药散发完之后,江离就回去了,一进门,清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去哪了?”
江离感到莫名,“隔离区啊,怎么了?”
“你不知道瘟疫是会传染的嘛?”说完就有些后悔,她也是好心,只是自从他染上病之后,心绪就有些混乱,口不择言了。
“我也靠近你了啊,没有传染。”
“嗯。”说完,转身回屋了。
之后,江都知府前来感谢,其一是瘟疫的药方,其二就是逐风借来的粮食。
逐风在附近几个州县借了粮食之后,直接前往京城而去,附近的州县听说是镇国将军借的,还有借条,都积极响应,能够卖镇国将军一个人情也是好的。
大将军府。
此时江涛已经知道了江都城的事,京中一直没有接到消息,一片祥和,难不成有人从中拦截信件?
“公子,将军说若是京中没有收到消息,可以请公主拿了手信去请皇上。”
“恪靖公主……”到了这个时候,也只能这么办了,他在京中就算认识几个人,也都是些世家公子,派不上什么用处。
“我这就去给公主传信。”
自从封柔意与江离来往,关系密切,大将军府的书信都是能直通静安宫的。
封柔意一看到书信,立马换了身装扮出了宫,再次出现就是一身红衣,腰间配着黑色卷鞭,看到江涛迎出来,连忙问,“江离怎么了,她在哪里?”
江涛看她这样子好像只要他说出地名她就能马上纵马而去。
“公主啊,你先下来。”把她从马上哄下来,进了将军府,他才细细道来。
“所以现在重点并不是找妹妹,江都那么多百姓都在等待救援,若是公主去找臣妹,那百姓就没有活路了,求公主为百姓执言。”双手递上江离亲手所写的陈情信,江涛由衷道。
封柔意此时也很纠结,若是去找江离,百姓就没救了,若是不去找江离,她很不放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