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19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第17章 没钱了
“楚大人不是早就料到了吗?怎么还这么激动。”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江离也是非常喜欢这个为百姓着想的知府大人,接触下来,关系都亲近了许多。
“快看。”
把信放在江离手上,挫着双手坐在一旁的石墩儿上。
旁边的侍女及时倒上热茶,楚靖捧起喝了一口。
“有救了啊!”由衷的感叹,冬天就要来了,若是没有朝廷的救济粮和拨款,他真怕那些刚得过瘟疫的百姓扛不住这严冬。
笑着把信推给他,直言道:“朝廷的粮食到了,我也该告辞了。”
“这……”楚靖愣了下,这些日子他都已经习惯了江都有这么个将军坐镇,能与她商量,如今这么快就要走了。
“楚大人为国为民,是个好官,以后有机会定会在京城相见。”
“是,下官承将军吉言了。”
再不舍,也没有理由留下她,镇国将军是整个大庆的,并不只是他江都的。
援助到的第二天,没有看到逐风,江离就离开了,往京城方向去,粮食到了江都,有楚靖在,江离也不担心有人贪墨,江都的百姓有救了。
京城的冬天没有那么冷,封衍从城墙上下来,又在大街小巷中,无意间停留在太医令的府门前。
这条街的尽头就是皇宫,也是当今皇上赏赐宅院之时最喜欢赏赐的地方,所以这条街被称为新贵街,能在这条街有宅院的,那都是朝中新贵。
太医院之中一品医官就是太医令,其下两名御医,再下十名侍御医,父皇在时,前任太医令还没有离世,而现任太医令不过是十名侍御医里的一个,毫不起眼,是什么让他在短短几年内踩着昔日同僚与上司稳稳的坐上了太医令的位置。
回府之后,属下前来禀报,“王爷,镇国将军回京了。”
封衍抬眸,终于回来了啊。
“明日请镇国将军过府一叙。”
“是。”说完,就退了出去。
江离过来了,那赐婚的事也就拖不得了,需得早些准备。
第二天,江离如约而至,七王府的门房早已听了吩咐,连忙恭敬的把他请到客厅等着。
片刻功夫,封衍就过来了,多日未见,病容已经退去,修养大好的身体看起来,容色俱佳。
“见过王爷。”
“江姑娘,好久不见,不知江都的百姓可都安好?”
“托王爷的福,江都百姓已经无碍了。”
看她这般不疾不徐的模样,好像他不提正事,就能与他一直顾左右而言他。
“关于赐婚之事,是否也该提上日程了?”轻咳一声,略不自然道。
“自然,既然王爷如此迫不及待,本将军岂有拒绝之理?”
看她这得意的样子,封衍有些咬牙切齿,“本王的意思是一切从简。”
将来他查明了真相,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位子,到时候婚事自然可以重办,此时到底于他名声有碍,自然是越简单越好。
江离知道他介意入赘这件事,但是对于她来说,成亲,一辈子也就只有这么一次,并不想简单走个过场。
“王爷好生心狠,虽说赐婚非你所愿,但是到底于我乃是一辈子一次的事情,若是简单便罢,皇上怕是也不能放心,于你也是不利的。”
“这……”到底还有些事没有查清,虽说他不怕他那皇叔,不过总归现在还不想暴露。
“那就请将军尽快安排了。”
“好。”这么容易就同意了,倒是大大出乎她的意料。
与他说好过几日请媒人上门提亲之后就回去了。
“逐风,叫哥哥来。”一进来就吩咐道。
对于成亲的步骤,她还真不太清楚,而且京中的规矩也不太懂,得问问哥哥才好。
过了一会,江涛出现在书房中。
“哥哥,我这婚事还请哥哥多多费心,我要请京中最好的媒人。”
“放心吧,我都打听好了,京中最好的涂媒人就在城南,明日我就去找找。”
“多谢哥哥了,我的意思是成婚之后与王爷住在皇上封赏的那个府邸。”虽说名分上让他吃了亏,但若是让他住在将军府也怕他不自在,之前入京之时皇上封赏的府邸一直没用,这下倒是派上用场了。
“妹妹要出去住啊。”江涛有些低落,不过想到妹妹都要成家了也是好事就收敛了神情,“是不该委屈了王爷,此事做的对。”
“妹妹我都成家了,哥哥你什么时候娶个姑娘进来啊,咱们将军府也太空旷了。”
本是一句打趣的话,没想到江涛却是红了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你说什么呢,现在操心你的事就好了,哥哥不用你管。”说完着急忙慌的就走了。
哦?
难不成哥哥也有了心上人?
这倒是好事,只是不知是谁家姑娘。
翌日。
封柔意登门,看到江涛要去给江离找媒人,自告奋勇要随行。
“好啊,公主请。”江涛眼睛亮了,连忙命人去准备马车。
江离没有去,她在家里准备请柬,虽说还没有定下成亲日子,不过总归是不远了,应当早做准备。
镇国将军与七王爷的联姻,还是朝中高官中首次男方入赘女方,自然获得多方关注,江离的请柬几乎是把京中高官都请了个遍。
请柬的内容都是一样的,不过所有名字都是她一个一个亲自写上的。
最后一封,是写给外祖父的,这段时间柳羡并没有什么动作,估计也是看清了形势,皇上赐婚他也不敢造次了。
虽说对舅母和表哥印象很是不好,不过到底是亲戚,还是得邀请。
这边江涛与媒人约好了第二日上门提亲之后就回家准备聘礼了。
既然是入赘,所有礼数也应当由女方来办。
给皇室王爷的聘礼,自然不能少,江涛几乎把家里给掏空了,凑了近十万两银,去采购聘礼。
江离对这些一无所知,她写完了请柬就开始处理公务了。
城外营地里关押的人已经被处决了,镇南王交给了皇上就不用她操心了,江离命人把他的家人葬在了一起也算是点安慰。
第二日,媒人到七王府的时候,带着的聘礼可是把王府的下人惊到了。
“王爷,这江姑娘莫不是把将军府掏空吧……”属下站在封衍身后,探头看着抬进来的聘礼,不由道。
封衍额头跳了跳,这个江离到底在搞什么!
最终一脸黑线收下了聘礼之后,媒人拿着赏钱眉开眼笑的离开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