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20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第18章 话本子
“妹妹……”江涛出声,这蔡嬷嬷好歹也是母亲当年身边的老嬷嬷了,不过是些财物,没必要做太绝。
江离威胁的看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出声。
自古以来,女子嫁人之后去世的,嫁妆都是由夫家看管着,之后等孩子长大了再交给孩子。
而这老妇,竟然敢占着母亲的嫁妆这么久,还口口声声说嫁妆单子丢了,若是不震慑住她,免不了要多费一番工夫。
“蔡嬷嬷,不该你拿的东西还是交出来的好,嫁妆单子丢了不要紧,我们去官府调一份就是。”
嫁妆单子是非常重要的东西,通常一式三份,娘家留一份,带去夫家一份,还有一份是要在官府备案的。
“小姐老奴知错了,嫁妆单子有,求小姐大发慈悲饶了老奴这一回吧。”她这些年来看管夫人的嫁妆,自己拿去变卖了不少,跟单子压根对不上,才一时害怕说了没有嫁妆单子这回事,若是去官府,她绝对没有好下场,还不如现在说出来。
“不管母亲的嫁妆还剩下多少,蔡嬷嬷只管把母亲的嫁妆交出来此事我便不再追究。”到了这个时候,江离也给她吃了颗定心丸。
“是是,多谢小姐,多谢少爷。”擦了擦头上的汗,她领着两人去了后院。
在后院最里面的一个院子,是母亲当年住过的院子,东西规整,一尘不染,可以看出时常有人来打扫。
“夫人的嫁妆单子就在里面,老奴去拿。”
推开大门进去,蔡嬷嬷在一个梳妆台下面翻出了一个红木盒子,捧着出来了。
“夫人去世后,嫁妆单子一直就放在夫人的卧室中,嫁妆在这边的库房中。”院子旁边有个库房,是建来专门存放嫁妆的。
江离手轻抚过盒子,慢慢打开,里面用红色纸写着各类嫁妆,下面还有一些地契。
“这些都是夫人的陪嫁庄子还有店铺。”蔡嬷嬷在一旁解释道。
江离把地契和嫁妆单子放回原位,递给了江涛,又随蔡嬷嬷去了库房。
一边的库房很小,只有一个房间,用铁锁锁着。
“小姐,少爷,钥匙就在盒子里。”
江涛又从中翻出钥匙,把锁打开。
入眼就是各类书籍,堆放了几乎半间屋子,然后是名字画与珠宝。
一旁还挂着一副画,是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脸上挂着羞切的笑意,和江离非常相似。
“这是母亲。”
江涛的声音在一边响起,江离看到了这幅画。
她从未见过母亲,母亲是因为生她所以才难产去世,画上的女子惟妙惟肖,竟像真人一般。
江离走上前,想触摸画上之人,最终垂下手,只默默把画收了起来。
“哥哥,我们先出去吧。”
到了院中,江离看向头发已经露出白丝的老嬷嬷。
“嬷嬷年纪大了,若是想要回家也可以回去了,若是没有地方去,母亲名下的庄子随你挑一个去住就是。”
“多谢小姐多谢小姐,多谢少爷。”蔡嬷嬷本来以为还得把她这些年偷偷变卖的东西补上,没想到小姐竟然不查,还让她可以离开,她变卖那些银两也是为了她的孩子,孩子们要成亲了,她得拿出点东西,这下好了,小姐不惩罚她,她可以离开将军府养老去了,满脸都是激动。
并未管蔡嬷嬷之后的动向,江离与江涛商议,“还是不要动母亲库房的东西了,有这些地契就够了,我们可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挣钱的。”
江涛把地契拿出来,两人仔细看来。
京城边上的庄子有三处,一处四百亩的,一处三百亩的,还有一处一千亩的大庄子。
而京城的铺子足有十二个,其中还有两个在京华大街,也就是京中最有名的一条街道,可以说能去那条街上购物的那都是非富即贵。
有这么多铺子庄子,吃喝那是肯定不愁了,江离与江涛两人决定明天去铺子里看一看,这些铺子除了每年往将军府送钱之外,几乎都是掌柜的在管,这可不太行。
第二天,江离与江涛锁定了目标,直奔其中一个铺子,并不是京华大街的铺子,而且在一个小胡同里。
小胡同并不是普遍的贩卖东西的街道,而是与住宅相接的,在拐角处开了这么一间铺子,铺子里卖的是书画笔墨,有一个掌柜和两三个伙计。
“清阅书铺。”
“客官要点什么?”进去的时候铺子像是刚开门,掌柜的在收拾东西,看到人进来随口问了句就继续规整东西了。
铺子不大,却很干净,笔墨纸砚都不缺,还有不少书籍,只是街上人烟稀少,看起来生意不太好的样子。
江离并未答话,随意看着,从铺子里向外看着,刚好看到不远处开着一家名叫静心书屋的铺子,虽是早晨,对面的书屋却已经有了客人。
“掌柜的。”江涛看他一直在整理东西,不耐烦的叫道。
“客官……小主子?”看清来人,姚掌柜一惊,连忙迎过来。
这么多年了,小主子可从来没有来过这里,都是每年的他们往将军府送钱过去时才能见到小主子一面。
“小主子怎么过来了,快,伙计,看茶!”
“不急,这是我妹妹镇国将军,我们今天来是想了解一下铺子的运营情况,你给我们好好说说。”
掌柜的这才看向江离,一看便是一惊,和主子长得那般像……
“两位小主子,快请。”
在屏风后面找了张桌子坐下,伙计也送来了茶,掌柜的从柜台下面拿过来了几本账册放在江涛面前。
“现在这生意不好做呀,辛苦一年也不过赚个几十两银子,小主子勿怪,这最近啊,旁边又新开了家书铺,我们这边的生意就更不好了。”
“同样是书铺,有什么不同吗?”江离不解,清阅书铺按理说东西也是很齐全的,为何只有这里的生意不好做呢?
“小主子有所不知,对面的静心书屋啊,有京中最时兴的话本子,那写话本子的就是静心书屋的人,所以不对其他书铺供货,我们又没有好的写书先生,这不就……”
说完也是叹气,只怪他没有本事。
了解了情况的江离,看江涛在一边翻账本,也凑了过去。
果然,前面的盈利比最近几个月高了不少,而且账目清晰明了。
看来母亲陪嫁的铺子掌柜都是不错的。
接下来,江离去了对面的静心书屋,一进门,就有伙计招呼,“客官要点什么?我们这里有最新的话本子,最适合姑娘们看了。”
“哦?是吗,都有些什么话本子都拿来本姑娘瞧瞧。”
江涛在一旁看自家妹妹下巴一扬,桀骜的表情当真是可爱极了,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娇小姐呢。
“好嘞。”应下之后,直接从一旁的货架上抽出了两三本,递到江离面前。
“客官您看,这《落魄书生》可是咱们店里销量最高的话本了,京里的姑娘们呐都喜欢看。”
拿过来这三本都是落魄书生,分了上中下三册,看着也不是很厚的样子,江离从荷包里拿出一块碎银子丢过去,“不用找了。”
“姑娘,这一本三两银子……”看他们要走,伙计连忙拦着她。
“什么?一本就三两银子,抢钱啊。”江涛不由出声,买个几刀上好的纸张也不过几许碎银,这一本薄薄的话本就敢要三两银子。
“这话本可是全京城最流行的,这可是咱们书屋的许举人亲自写的,这个价格完全公道,您满京城问问,哪里有举人愿意写话本的。”
确实,举人那可是能入仕的,怎么也不能写这些情情爱爱的话本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