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21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深夜,江离坐于书房,身前桌子上放着一张白纸,平复了下心情,提笔开始写,重新建立一个新的背景以自身为原型,把上一世的故事写了出来。
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桌子旁的灯油都快要燃尽了,停下笔,看着洋洋洒洒几十页纸,也不过只写了他们的初遇,山匪寨子里,他不认识她,只以为她是个弱女子,自身难保了还挡在她面前,防止那些匪徒进她的身,当了十几年的将军,以往都是她冲在最前面,从来没有一个人这样保护她,她动心了,回京之后多番查找,才终于得知那是当朝闲散王爷,整日在外游玩,性子极好,她不顾下属亲人反对,执意向皇上请求赐婚,她手握兵权,皇上怎么会容忍他与当朝王爷联姻。
但是事有转机,这时,有人起兵造反,皇上无人可派,只得依靠她带回来的几万人,这时,她冒着被皇上猜疑的压力,再次请求皇上赐婚,否则拒不出兵,皇上同意了,她得偿所愿,带人征讨叛贼,大胜而归,从小与他一起长大的下属却死于此疫。
故事写到这里停下了,江离叹了口气,还好,这辈子保住了他。
把写好的几十页纸放好,江离直接在一旁榻上休息了,等天一亮,叫来逐风,让他送去清阅书铺,着人印刷三百册。
“钱不够就先用这些。”江离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来银两,这些是上次皇上赐的,她并未交到公中。
“三百册?将军,你写的话本真的能卖出去嘛?”实在不是他不信他的将军,要说战事上,哪怕再难打的仗,将军说能赢,他就丝毫不怀疑,可是这舞文弄墨的事儿,要是他没记错的话,将军自己都不太能看懂文言文吧。
“让你去就去。”江离气恼,其实她也并不是太有谱,但是她想话本子本就不是给文人墨客所看的,即便是用白话文写应该问题不大吧,而故事剧情她倒是挺有信心的,这是她的亲身经历,比话本子还要戏剧性。
话本拿去清阅书铺的时候,掌柜的听说要印刷三百册还觉得这小主人瞎指挥,以为随便找几册话本就能名气,卖出高价吗?
可是在拿过来读过之后就不说这话了,虽说文笔一般,不过通俗易懂啊,里面的故事也是栩栩如生,仿佛真实存在一般,立刻命人去印刷,一共六个书铺,每个书铺分了几十份的任务。
说是印刷,其实不然,通常都是人工抄写的,只是因为量大,所以叫做印刷罢了。
三天之后,几个掌柜的约好了一起出现在将军府门前。
江离请了几人进来,“几位掌柜这么早过来可是有什么急事?”
“小主子,听说这话本是您写的,这我们已经印刷好三百册了,什么时候才能开始卖呀。”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之前总是被静心书屋的话本压制,现在他们也有了好的话本,只能看着不能卖真是急人。
“唔,既然各位掌柜有这么大的热情,那就明天开始卖吧,定价的话,第一册全部一两银子一册。”
“这……”有的人迟疑,“这么好的话本,一两银子未免……”
“话本虽好,不曾有人看过又怎会有人买呢,各位掌柜的也是看过之后才愿意投入精力的吧。”江离笑了笑。
看他们都不好意思了,一大把年纪了还看话本。
“一两银子也就和普通话本没什么区别,市场上有新话本,自然也不介意买回去看看,而后面的几册才是我们要赚钱的。”
“小主子英明。”几人这下是心服口服,没想到小主子还有经商天赋。
送走了几位掌柜,江离就闲了下来。
开始数着日子,这段时间封衍几乎不曾出门,距离正月十八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而年底皇上还要在宫中设宴,想必到时候就能见到他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离就去了最近的一家清阅书铺,只见书铺门前坐着一个说书先生,周围围了不少人,走进了听,原来在讲话本。
这老掌柜果然有两把刷子,找个说书先生讲书也要不了几个钱,却能带来客人,而说书先生讲的不过是话本的开头部分。
“掌柜的,外面讲的话本有卖的吗?”
“对啊对啊,有卖的吗?讲的也太慢了。”
有等不及的人,已经进了书铺开始询问,江离看情况不错,也就没有进去,又去了其他的店铺看看。
果不其然,几个铺子的掌柜都是领得清的,应该是互相说好了,每个铺子都请了说书先生,而且讲的还不是同一个片段。
几个人穿插着,若是有那没钱买书的人,只要来回跑动几个书铺,也能把话本给听全了。
而书铺也晓得生意兴隆,以后来习惯了啊,若是有需要书本笔墨的也会带一些。
真是不错。
临近中午,江离就近找了个酒楼,打算随便吃两口。
就听到旁边一个人看着不远处的清阅书铺,对着周围簇拥过来的人说道:“你们给我查清楚了,到底是哪里来的话本先生,竟然让他们给找到了,还有查查这书铺是谁家的产业,敢跟我们静心书屋抢饭吃。”
江离眉毛一挑,不动声色的看了那男人一眼,进了酒楼。
“小二,来几道你们的招牌菜。”
“好嘞客官。”
找了个靠近窗户的位置,看向楼下,那人还没走,但是身边簇拥的人都不见了。
静心书屋,难不成有什么背景?
说起来能请得动举人写话本,也确实不是寻常商人能办得到的。
不过,他们将军府也不怕,不管是谁,只管来就是了。
到了晚上,几家掌柜的凑到一块,“这话本卖的也太好了,一天之内竟然全部卖空了,看来还得多印刷些。”
下午打烊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吩咐人连夜赶工,他们另外付工钱了,不过一晚上也赶不出太多。
“是啊,没想到这方法这么好。”
“要我说啊,也不是我们的方法好,主要是咱们小主子的话本好啊,要是没有好话本,哪里能吸引那么多人来听呢。”
六家三百册,一家五十册,那就是五十两银子,除去成本一家净赚四十多两呢,那要是稳定的话。一个月岂不是一千多两,这个数字可是非常可观了。
京华大街的店铺也做不到一个月一千多两的收益呢。
第20章 过年前夕
之后几天,江离不再关注书铺,因为马上就要宫宴了。
皇上在年底设宴,犒赏众臣,江离也在其中。
此次设宴在后宫之中,大臣们与皇上在一处,官员的家眷们在另一处由皇后招待,而江离是唯一一个特别的。
虽说她不属于官眷,但到底是女子,一早到了宫里,还是要去见过皇后的。
一到宫里,封柔意就找了过来,“江离,你终于来啦,这几天都找不到你人。”
后面索性她都不去将军府找她了,十次有八次找不到人,倒是次次能看到那个江涛。
“这不是最近比较忙嘛。”摸了摸她的头,安慰道,“过两天就好了,等过完年我好好陪你玩,你说去哪就去哪。”
“真的?”封柔意怀疑得看向她,得到看肯定之后,就忘记了不开心,拉着她要陪她去见她母亲,也就是皇后娘娘。
皇后的景仪宫距离御花园不远,两人走过御花园的时候刚好看到官眷路过,身后还跟着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看向她的目光满是好奇。
“见过公主殿下。”领头那人率先行李。
“荣夫人安好。”
江离并未动作,看两人寒暄几句,那人身后一个穿着绿色衣服的小姑娘看向她的目光更是好奇了,似乎在猜测她的身份。
等人走后,封柔意才道:“那是户部尚书的夫人,后面那几个是她女儿。”
“户部尚书。”江离又问,“那个绿色衣服的是……”
“她就是户部尚书的嫡长女,名字叫荣焉儿。”
江离点了点头,并未多问,向着景仪宫的方向走去。
景仪宫不愧是皇后的宫殿,当真是富丽堂皇,四周的宫人无不谨守规矩,看到两人过来,行礼过后走出一人引路。
靠近殿内就听到一阵欢声笑语,“焉儿真是懂事,若是谁家娶了你啊,那真是好福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