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22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可是对朕给你安排的亲事不满?”
封衍不说话,高位之上的皇上有些忍不住了。
“封衍!”
“朕在同你说话。”
他看向自己那位皇叔,“皇叔既然知道侄儿会生气,又何必问?”
“若是您真的疼侄儿,为何不问问侄儿的意愿,趁着侄儿在外就迫不及待得下了圣旨还闹得人尽皆知?”
“放肆!”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直接说出来,半点不留情面。
看他一副倔强得想要个答案的样子,终归心有不忍,“非是不让你知晓。”
“镇国将军亲自求婚,朕徒步去城外通天道观求仙,张仙师言明了你与镇国将军联姻,于你于大庆都只有好,没有坏,你年幼丧父母,朕也是心疼你。”
看他能把事情说的全是为了他好,封衍更觉失望,收敛了神情,“皇叔勿怪,侄儿也是一时不平。”
“朕理解,只盼你不要记恨朕。”皇上走下高位,伸手抚向他的背来安抚。
封衍并未动作,“是。”
出了宫门,马车已经在等着了,掀开车帘准备上去,余光瞥见了一边的江离。
还没有走?
“外祖父,我明白您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解决的,柳羡是柳羡,您是您,正月十八,还请您来府上,过两天我会送请柬过去,只是柳羡就不要让他过来了。”
“这……”
放下帘子,封衍已经坐上了马车,耳边也安静了下来。
张仙师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包括京中的流言,他都已经一一查过,其中少不了江离的手笔。
不过,江都城外,她待自己情真意切,此事即便用些手段,也无伤大雅,不过是为了一个他罢了。
江离此时压根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回府之后洗漱完就躺下睡了,累了一天了。
第二天,书铺各大掌柜的又登门了,不为别的,话本第一册已经打出了名号,京中不少人都在为话本中下属的死而神伤。
如今更是不少人来问第二册什么时候出,他们也是实在拖不下去了。
江离应了他们第二日一早来取,又进了书房开始执笔。
上一次写到,下属死于战争中,回京之后皇上旅行了承诺,为她与闲散王爷赐了婚,她因为沉浸在从小陪伴的下属身死之事中无心其他,压根不知道外界都在传她不知羞耻,还借着战功强迫王爷娶她。
不久之后,婚期如期而至,一身大红衣袍出嫁,王爷高头大马亲自来迎,给足了她面子,她想他果然心里还是有她的。
岂料,新婚之夜,他压根没有回房。
故事写到这里,她就想到上一世的自己,真是对他太不了解了,整日朝夕相对都没有发现他有那么大的野心,若不是最后他透漏出来……
第二册书一出,五两银子一册,还是照旧请人来讲,印了五百册,一个时辰就卖空了。
但是因为卡顿的地方太过于难受,不少人看完话本之后天天去书铺催下一册,而江离却怎么都不肯继续写了,只说再等等。
不知不觉,就到了大年三十,各个铺子也已经送来了盈利,别的铺子暂且不说,只是书铺就有整整两万两银子的净利润,江离收下之后又拿出一部分给掌柜的,让他们回去了给下面人分分,也让他们过个好年。
掌柜的一个个都替下面的人感谢。
母亲的陪嫁庄子上也早早的就送来了年礼,将军府都收下了。
今日的京中,几乎所有人家都放弃了日常的吃食,改成了吃饺子。
京中的习俗,多年以来的传承,大年三十吃饺子,而这吃饺子的时辰也是有讲究的,一般要在年三十晚上子时之前包好,等到子时再吃,也就有“更岁交子”的意思。
将军府也不例外,天色微黑,江涛与江离挥退了伺候的人,两个人开始动手包起了饺子,往年都不得团圆,今年好不容易一起过个年,往后都不一定有了,江涛才不愿意有人影响与妹妹团聚。
江离其实并不太会包饺子,可以说是一边学一边包,还好江涛的技术很不错,还能看得过去。
“不错,终于包完了~”江离满脸的面粉,坐在了一旁凳子上,看着一边放着包好的饺子,以及还在灶台忙活的江涛。
感觉比打仗还累,不过心里很是满足。
“哥哥,什么时候可以煮呀。”她都饿了。
“别急,等快到子时就可以煮了,到了子时准让你吃上。”江涛笑了笑,继续包着。
“嘭!”不知等了多久,外面不知何处燃放起了烟花。
“哥,快看,烟花诶。”在边境可是很少看到烟花的,江离无比稀奇。
“可以煮饺子了,还要吃吗?”
听到可以吃饺子,江离瞬间跑到灶台旁,当然是填饱肚子更重要啦。
虽说包饺子她不会,不过烧柴火她可是会的,在军中这种事没少干,有时候打个野味什么的都是就地点了火堆烤了吃的。
“我来烧火~”嬉笑一声,熟练得点起了火。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世故事讲完就成亲好不好~
第21章 游玩
过了子时,外面的鞭炮声也响了起来,他们在鞭炮声中吃起了自己包的饺子,感觉格外的香。
大年初一,不用去拜年也不用出去,江离在家美美的睡了一觉。
初二,江涛与江离换上新做的衣服,准备前往外祖父家拜年,不管怎么说,这拜年还是要去的。
江离不习惯地拉扯着身上的衣服,不自然的道:“这是不是太鲜艳了?”
女子的服饰很好的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我看看。”
江涛拉过她,转了一圈“这不挺好的,多好看,这才像个姑娘家,以后成亲了可不能整日穿着男装,这让人怎么看啊,七王爷能愿意?”
江离耸了耸肩,小声嘟囔:“他才不会在意的。”他根本不会管她穿什么样的衣服。
“说什么?”江涛没有听清,看向她。
“没什么,走吧。”拉着哥哥就往门外走去。
往年江涛都是一个人去拜年的,他也不喜欢跟他们相处,都是放下拜礼就回去了,今年大不相同,两人一起上门,柳则拉着他们非要吃了午饭,推拒不得只得同意了,饭桌上不见其他人,柳则这才说道,“你们舅母他们去王家拜年了,你们表哥表妹一块去了。”
江离这才想起来,他们是回外祖家,那舅母肯定也是要回娘家的,没有其他人在倒也自在。
外祖母此次压根没怎么说话,只在一边自顾自的吃饭,江离也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直接无视了。
没有人打扰,倒是一派祖父慈爱,孙辈孝顺的景象。
吃过饭之后,拒绝了在柳府休憩的提议,两人直接回去了,她可不想碰到柳羡,而江涛更是住不惯不熟悉的地方。
说起来,大将军府的亲戚还真是少,父亲草莽出身,本就没什么亲人,也就柳府这一个姻亲,如今倒是省了他们不少事,不然像那些亲戚多的,只拜年这一项都能把人给累个半死。
趁着过年,将军府下面的店铺都关门,江离又窝在书房写起了话本。
上次说到,独守空房之后,江离这才注意到,或许他对这场赐婚不满,特意找他聊过,他只说志不在此。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