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王爷总想夺我兵权 第27节(1 / 2)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到了正厅书房,封柔意回头道:“江涛哥哥,你派人去告诉江离啊。”
“来人。”江离并未回答,而是叫了人来,“看好公主,不可怠慢,也不可放公主离开。”
“你做什么?”封柔意看几个人上前围住了院子。
“江涛!”
江涛转身就走,他不知道该如何对她说,宫中发生的一切是她想要找的那个人做的,只得先把她禁于将军府,保她平安。
自封临退位以来,就被关进了大理寺地牢,由柳则看守,后宫嫔妃也都囚禁于冷宫之中。
御书房中,一旁的侍者太监低声道:“殿下,时辰不早了,明日就是登基大典,您该早些歇息。”
自从朝中诸事由封衍负责以来,他每每都在御书房批改奏折到深夜,便是江离,也很少见了。
“见过将军。”侍者看到江离前来忙行礼。
江离住在宫外,知道他忙,总是隔好几天才来见他一次。
“你们先下去吧。”
侍者退下,他们已经习惯了,总之听将军的话他们这位新主子也不会说什么。
“休息一下吧。”现在这时节,天还凉,拿了披风给他披上。
“阿离。”苦笑一声,这也是没有办法了,这奏折也太多了,世界各地的大小事,都来上奏,批完这个还有那个。
江离从桌案旁边钻过去,刚好到他怀里,阻拦了他看奏折的视线。
“今天你要陪我,奏折往后推推。”
封衍看着怀中的美人,咽了下口水,“你确定吗?不躲着我了。”
“夜已深,该休息了。”若不是逼不得已,她也不想用这种方法,实在是他不顾自己身体,再这样下去迟早玩完。
抱起江离就朝着一边的床榻走去。
……
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江离摸了摸身边,已经没人了。
今天,是登基大典。
“对啊,今天是登基大典。”江离赶紧坐了起来。
“喔,要命!”起的猛了,腰身一下子疼了起来,“这个封衍,下次还是让他继续看奏折吧。”
她实在是受不了。
强撑着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新皇登基,她躺在御书房睡觉,实在不成体统。
向着宫外走着,突然一旁传来声音,“皇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一登基就颁布了这样的法令。”
“就是,这女子怎可与男子平起平坐,这不乱了套了嘛,还入赘与嫁娶相同要一视同仁,我看咱们这位皇上是自己入赘给了别人,怕脸上不好看吧!”
两人愤愤然的离开,江离从一侧走出。
“他竟然颁布了这样的法令。”江离挑眉,提升女子地位,这是因为她吗?
……
将军府中,封柔意已经被禁好多天了。
起初之时,她还不吃不喝绝食以抗,江涛直接用嘴喂她,还扬言说,“若是公主日日不吃饭,那我便日日如此。”
只能妥协,这天,她又开始绝食,江涛听闻之后再次来到院中。
“公主这是又在闹什么?”
“我知道了。”封柔意满脸泪痕,倔强的看着他。
“知道什么了?”
“进去宫中的官兵,就是你们将军府的吧?”看向他,想了几日,终于想明白了,若不是她,江涛为何不让她出去。
“是江离,对吧?”
江涛沉默了,并未回答。
“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父皇那么信任她。”
“因为七王爷。”
封柔意迷茫的看向他。
“先帝死于你父皇之手,七王爷查明了真相。”
“这不可能。”她父皇向来温厚,怎么可能。
“我父皇现在怎么样了,他在哪?”封柔意看向他,目光中有着祈求。
“大理寺地牢。”最终,还是不忍心,说出了实情。
“你能带我去见一见他嘛?”祈求更胜,“我真的就见他一面,求求你了。”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我就见一见他。”
江涛叹了口气,同意了,“你等我消息吧。”
“谢谢你。”到了这个时候,封柔意才露出一点笑容,之后又衰败下去。
一天之后,大理寺地牢。
“您可快着点,这可是重犯……”狱卒压低声音叮嘱道。
封柔意穿着黑色披风,戴上帽子连脸都看不清,江涛在一旁道,“知道了知道了,这些你拿去喝酒。”
江涛毕竟是大理寺卿的外孙,再加上皇上小舅子这层身份,来大理寺走个后门,他们自然不敢拒绝,这下有好处拿,笑脸更深。
江涛并未进去,而是留了封柔意单独与封临相处,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什么,只知道她出来之后就一直哭,江涛没有办法,直接把人带了回去。
送她回府之后,江涛就去找了江离,他要探一探江离的想法。
“妹妹,有公主的消息了嘛?”
江离看他过来,也是叹了口气,“那天我故意放她离开,之后就没有关注她的去向,如今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是你放她走的?”江涛瞪大了眼睛。
“什么意思?”
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江离,“我以为你要追杀她呢,她到底也是封临的女儿嘛。”
“我怎么会追杀她,我又不是六亲不认,而且封临的事也与她无关,这么说,人是在你那儿了?”锤了他一拳,江离最后问道。
“嗯,她情绪一直不好。”说完又有点紧张,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开口,“其实,哥哥我喜欢公主殿下。”
江离看向他,嗤笑一声,“终于舍得说了?我早就看出来了,行了,现在人也在你手里,我告诉你啊,你可得好好待她,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怎么说封柔意也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好朋友了,虽说如今她并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但是也不能看到她被欺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